Seminar欢迎会

这是一篇回忆。因为当下我并没有勇气记录下来。

我为了考取阪大,按照老师的喜好改变了自己的研究方向。顺利合格后我曾非常庆幸自己做了这个选择,也没有怀疑过“投其所好”这个决定。然而经过一周的适应期,我逐渐发现老师的研究方向是我不喜欢而且不擅长的,每周老师的课任务繁重,而老师更是要求严格,导致我那段时间心理状态一直很差。

由于课业较重,老师并没有开始研究生的研究班,而是让我们有时间的话参加他大学生的研究班。但老师也并没有因为我们课业多而松缓我们的研究进度,某次课上他发了一份材料给我们让我们看完过一周发表自己的见解。事情就是发生在那一天。

我们到了一个大教室,由于我的数学功底不好,又是外国人,老师就让另一个工科的日本人讲解。对于这部分的讨论结束以后,老师让我上讲台给他和那个男生说说我要研究的题目。

我按照之前备考的时候所说的稍微扩展了一点,但由于并没有在进行研究,所以没有更多实质性的内容。我不知道我在讲台上站了多久,我只记得之前积攒的压力在老师的责怪声中爆发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滑落。我不屑去擦它,我还在讲台上,下面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但我这是在自欺欺人,因为我的眼泪想必他们也看得清清楚楚。老师说到后面语气也缓和了些。结束后我立刻躲进卫生间,但还是没法缓过气。我一边哭一边想,晚上还有大学生研究班的欢迎会,我要不要去参加。最后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擦干眼泪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而且这也可以成为我日后的谈资!

当我迷路的时候,刚好接到那个男生的电话。男生理所当然地问我是不是不来了,那一刻我竟然又犹豫了,心想找不到干脆也不要去了。但我不想让他和老师觉得我矫情和脆弱,我假装意外地回答:没有啊,可是我找不到在哪里。后来还是欢迎会的干事——一个大学生来接的我。他骑着自行车赶过来,脸上写满了歉意。我礼貌地谢谢他,便跟着他走。路上我们寒暄了几句,但我实在没心情。我不知道这样强迫自己到底有什么意思。

到了店里,大家都就坐了。老师一如往常,我们打了个简单的招呼,我做了自我介绍。因为我和老师距离很远,而且这次的主角并不是我们,所以我也得空不会那么压抑。席间,老师叫到我说,他边上的男生很喜欢学英文,然后跟那个男生说我英语很好,我赶紧谦虚地说哪有哪有,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师的表情变得很尴尬。我不知道老师为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叫我是不是为了试探我,但我想起码我在这件事没有丢脸。我爱哭、我怕苦,但我不能被人看不起。其实这中间也不是老师的错,细想来都是自己做错了选择走错了路。

曾经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中红着眼怎么也褪不去的自己,拍拍脸颊让自己坚强,告诉自己没事的,但眼泪还是猛烈地涌出来,即使稍微平静下来,只要一想到讲台上的那一刻,胸前还是剧烈地起伏着。我第一次感到无力控制自己,我是真的无助了。那段日子,说我不气老师是不可能的,但事后想起还是觉得自己欠老师太多,给老师添了那么多麻烦感到很过意不去。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