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欢迎会

6月12日晚上7点半是新社员山田的欢迎会。我比预定时间早些来到公司,大家正准备下班。由于日野和本居得了感冒,所以没法出席。其余包括山田一共6人,来到了木下预定的居酒屋。虽说是居酒屋,但更似餐厅,内装洋溢着高级感。伊吹说,不愧是木下选择的地方。木下曾经在法国留学,隐隐透露出法式气息。

就坐后不久,饮料就上来了。大家举杯欢迎山田加入这个大家庭。虽然我只是个实习生,但有吃有玩他们都没有落下我,由于我毕竟比山田早进公司,我仿佛像看到后辈一样想要帮助她疼爱她。

山田来公司面试那天我并不在,但我还是从日野和本居口中得知她毕业于一所大阪比较知名的设计学校。由于大阪支社巾帼稀少,所以他们更偏向于招一名女生。我原以为他们当时肯录用我是因为我是个外国人,现在想想,因为我是女生的原因似乎更大。

山田来上班的第一天,快到吃午饭的时候,日野叫我多和山田聊一聊,还笑称为日中交流。于是我在休息室主动“搭讪”,我们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中午。更重要的是,我发现她是少有的声音偏低沉的日本女生。一直以来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声音低,直到大学加入合唱团试声分声部的时候,一开口就直接把我打入低声部。来了日本以后,我发现日本女生的声音普遍偏高,特别是在接客的时候,一下子提高8度。这点我在公司里听他们打电话都听出了端倪,而且不论男女。后来的一次小聚会,木下告诉我,日语和其他语言相比音调稍高,而且走的直线,不像英文有曲折,更不如中文抑扬顿挫。于是我把自己日语不够好的原因分了一部分给低沉的嗓音,甚至纠结过说日语的时候要不要提高声调。然而遇到山田以后我就安下心来了,更有一份亲切感,因为我们都曾因为声音太低而让人听不清我们在说什么。

马上就是社员旅行了,伊吹说山田和我没去挺可惜的。不过山田既已是正社员,明年后年大后年都是机会,而我之后又会在哪。前几天的女子会,看得出来有些人留日的架势,可我还是抓不着根。要是面试的时候有人问我今后如何打算,我想如果不能撒谎,那我只能说不知道了。

伊吹喝了一口啤酒问山田,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在三个人里面选择了你吗?这是个设问句,因为还没等山田开口,伊吹就接着说,因为面试你的日野和本居都说你是真的喜欢这个行业。山田微微地点了点头,而我却恍然大悟。面试时我一再强调自己喜欢网页设计才是真正使我合格的重点,而并不是因为我是什么外国女生。

伊吹接着说,还是喜欢这份心情最重要,你看桃田,刚进来的时候可能基础还没有你和藤冈好,但是他是真的热爱这份工作,觉得有趣,所以花了很多心思在里面。还有我们这里的本居,她刚来的时候也不会编写网站,但是她的成长速度惊人。所以你不要有负担,慢慢适应,慢慢成熟。我和山田边听边频频点头,我想,我也要更加努力才行,起码不再畏惧这个行业的辛苦。

菜陆续上来,饮料也止不住地续,酒过三巡,伊吹和山崎开始讲趣闻。虽然之前有所耳闻,但我还是第一次从伊吹口中听到他那段关于英文的轶事。伊吹小的时候曾经因为爸爸工作的关系到了国外,住了几年又回来日本。据说他在迷醉之际能说一口标准的英语,而不是我们所知的日式英语。木下就曾经听到过。连熟识英法文的木下都默认,看来这口音的变化之大着实会使人惊一跳。

伊吹说,年轻的时候常在有很多外国人的酒吧玩。有一次跟外国人聊天,那个人夸赞他的口音不错,特别是日本人苦手的R字母,他都能发得比较标准。伊吹说到这里,像打嗝一般发了一个意味深长的R。大家笑成一片。伊吹说,他其实不太记得跟那个外国人说了什么了,但是过了一周,那个外国人打电话过来确认下一次酒吧活动的时候,他想起来,原来他不仅顺利地跟外国人交换了手机号码,还把一个活动的时间地点内容都解释清楚,另外叫外国人再给他打电话。所以伊吹说完狡黠地看着藤冈说,这才叫做会英语知道不,你只会说 Hello 和 Fine, thank you 有什么用。

大概过了2个小时,东西吃完了,饮料也喝完了,伊吹从谈笑中恢复过来结了帐,我们一票人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