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63字 × 165阅

四不像的水彩

连老师都问为什么有种微妙的中国风

2018.04.05 / 04.12
3.5h
- 每幅画要有一个中心,突出那个中心,引导观者视线。突出方法:更鲜艳的颜色,局部点缀……
- 选画有理由,记得表现出理由。每个人选画的理由都不同,比起如何还原原作,更应该注重如何表达自己。

这次最大的变化是不再害怕,大胆地玩了起来。选画→线稿→上色,一气呵成,不追求准确,而是按照感觉作画。应用了上节课老师指导的调色法,在画山的时候不小心搞出了中国风。第一堂课的两个小时效率高得吓人,结束时已经算是一幅完整的画作了。第二堂课就在此基础上细化,比如加深远山的颜色、优化山体之间的境界线、鲜艳化最前方的红叶部分,使之更加突出等。

下次准备画个非常简单的物体,比如一片叶子,北欧风那种巨大的绿色观叶植物,想借此加深对水彩颜色变化的理解。现在毕竟还停留在「大概画一下」的阶段,说好听点就是依靠着天生的才能(简称「天才」)在作画,说难听点就是在乱画。不过我还挺享受这种感觉的,因为以前的我画画时有点畏首畏尾,太过追求完美但达不到所以很容易忧伤。即使是现在放飞了自我,也还是会在看到别人精细的画作时涌起羡慕之情。有趣的是,作者声称自己并不细致,后来仔细听了她跟老师的对话才明白,她说的细致指的是把画画得跟照片一模一样的「超写实主义者」的画法。

老师说,来上课的同学并不是按照老师的指导而形成个人风格的,而是画着画着自己就确立了风格,这是件好事同时也是件坏事,因为很多人就被风格束缚住了。摇摆不定如我听到这里反而有些窃喜,也许即喜欢细致又喜欢乱涂乱画的我,能够实现自己心中那个跨越画法的自成一派。不被画法和材料束缚,外表看似截然不同,但中心思想都是一致的。不是只能画一种画,也不是完全没有个人风格。不过现在想这个还为时尚早,不框定自己是我接下来的目标。

最近看《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说到一点特别有感触:当把房间整理干净,就有种和本我赤裸相见的感觉。以往都以不整理房间而逃避,但房间变得整洁以后却不得不面对真正的自己。也许此时会更明白,到底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上周画完画跟一个大伙伴在附近吃午饭,她得知我为了思考人生而辞职深深感叹我勇气非凡,而她踏进画室也是因为客观上进入了间隔年想做些喜欢的事时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失去了判断什么是喜欢的事的能力于是从画画开始尝试起。

其实之前我也有点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画画。我只知道小时候是真喜欢,不然也不会面对班主任的奥赛班邀请时大声说出想要参加美术班,也不会在所有课里最期待美术课,也不会在朋友开玩笑说我画的是正版别人画的是盗版时沾沾自喜。但高中参加课外小组毅然选择了素描之后又觉得自己似乎「泯然众人矣」,因为特别在乎天分而遭受了不小的打击。到现在我才明白,喜欢画画跟其他无关,当我不再介意有否天赋、有否经济压力、有否时间,我才能真正窥见一点自己的真心吧。我真的太老油条了,连自己都被骗了去。总之一句话,且画且珍惜。

瓶子给了我巨大惊喜 2018.04.19 / 04.21 3.5h - 想要突出重点,就要细化重点,画得越详细越能引导观众视线,反之则随手勾勒。 - 一幅画要有张有弛,才不会无聊,才不会拥挤。(跟人生是一样的,要有取舍。) - 尽量用三原色调出自己想要的颜色,而不是从颜料中选择相似的颜色。不要被过多的颜色控制,丧失了自己的创造力。 - 除了三原色以外的那些被事先调配好的送到眼前的颜色,它们也有存在的价值,就是颜色漂亮,可以直接使用。而三原色直接使用挺丑的,主要用于调色。 - 不着急学习水彩技法,按照自己的方法画,去尽力表现更重要。到了无论如何都画不出想要的效果时再去求助于各种技法。(技法也是前人靠自己发明的。) 我有个喜欢的水彩画手叫鹿菏,我记得某次在他的Instagram上看到铺满草坪的各种观叶植物的水彩画,非常美好。于是在画完了“复杂”的山之后,我跟老师说想画个简单点的东西,就想到了龟背竹。其实龟背......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