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95字 × 6阅

筑地市场

2012年2月25日凌晨4点35分,我艰难地从被窝里坐起来,心里十分不愉快。前一个晚上1点左右才睡,4个小时不到的睡眠让我身心疲惫。但是豆已经在催促了,再不走就要赶不上金枪鱼拍卖啦。我心想,下雨天的还拍什么卖啊,私下里解决算了。这么想着,我穿好衣服洗漱好,摸着黑上路了。下雨极其不方便,而且又阴又冷。到了都营江户线的新宿西口站,我们才发现还得同线换乘一下,也罢,本来即使坐早班车也没法5点前赶到筑地市场,大概也排不上金枪鱼拍卖了。地铁上意外地人很多,大概是周五high了一晚上终于舍得回家了,另外还有些工薪族,也许是彻夜工作了吧,突然想到我们老师的老公,哎,我悲催地望了豆豆一样,仿佛看见了他的未来和我的未来。

筑地市场的正门和内部
筑地市场的正门和内部。

我的拖拖拉拉加上冷不丁的换乘加上风雨交加,我们到达时虽然天仍是暗的,但已经6点了。进了市场没有发现受付金枪鱼拍卖的地方,倒是看到不少游客排队排得一团一团的,大概天冷都想抱一起,就等着进店里掏钱享受一下暂时的温暖和美味的鱼肉。我们也不例外,逛了两圈实在冷饿交加,于是挑了家不太多人排队的店排了起来。我点了北海盖浇饭,浇头有金枪鱼、三文鱼、蟹钳肉、没干的干贝(经查询为扇贝的后闭壳肌);豆点了金枪鱼4点盖浇饭,浇头是金枪鱼、金枪鱼、金枪鱼和金枪鱼。非常好吃。可惜我们都不是合格的屌丝,忘记拍照。外面很多人等,一上来没多动歪脑筋一股脑儿就全吃了。吃饱以后出来,天已经亮了不少,我们站在市场的入口处拍了些照片,下着雨风也大,我不想多走,只好拜托豆豆赶紧回家。可到了车站的售票处,想着难得出来一趟,又决定去涩谷109大楼,结果太早了,7点半左右涩谷一片祥和,我吃饱开始犯困,于是还是决定回家开暖气睡觉。

七八点钟的涩谷
七八点钟的涩谷,虽然看不出繁华,但满眼繁忙。站内来来往往的学生和职员。

下午去freshness burger吃了午饭,然后去中介签解约书,由于前一晚去leopalace订房子的时候不巧看中的都被大阪那边的人订走了,估计也是阪大学生,所以万念俱灰还是得先解了这边的房子,走一步看一步吧,希望有转机。接着去剪头发,把刘海剪短。晚饭吃的すき家,本打算回家拿单反出来拍夜景,豆说难得雨停了,得带小宝贝(指的是单反)出外景,但回去以后我就不想出来了,好糟糕。

这次的主题是「台场」,摄于2012年2月26日。在台场的时候得到了旅游和摄影的统一。因为天气不好,海滨公园空空静静,一个人都没有,唯有大风吹着我们到处乱跑,从一个地方吹到另一个地方继续拍照。我们终于可以大笑大叫地肆意奔跑在草坪上,寒风吹尽初春的料峭。 2012年2月26日,睡了一个上午醒来后看到的第一条tweet是:周末都睡掉了真浪费,然后各种讨论得出:不睡觉才浪费。于是我满心欢喜地起床,毫无一丝愧疚感。接着我继续前一天晚上的活儿——整理照片。整理得正high的时候,豆说,下午不是要去台场么,快点!我只好放下心爱的活儿,有些忧郁得出门玩了。 我们先坐山手线到新桥,然后做百合鸥线(豆刚开始跟我说是“海鸥线”,我说怎么可能有这种名字的电车!事实证明果然是他记错了……)到台场海滨公园。在海边走了走,拿着小宝贝(指的是单反)各种拍,今天又增加了一倍的快门,不过距离极限还不到零头。接着......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