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的雪

@ 二零一二

大家都知道最近我比较“忙”。考试回来就是各种玩,以忘却对结果的担忧和填补内心的空虚。几次想要“站起来”都失败了。昨晚突然发狂把厨房洗了,全副武装,有图为证。这样心里才稍稍好受些,但是今晚又“沦陷”了,不然现在就不会在这里写日志了。(无关话题扯一句,前几天换版才知道 align="center" 的语法竟然已经过时了!天杀的,想想也毕竟是07年左右学的,快5年了都。)

做卫生的武装
做卫生的武装

最近一直发翻唱贴,自己也比较过意不去,同时心虚。对比一下之前发照片的积极,由于翻唱这个东西很微妙,自己对于拍照还是自信些,似乎发翻唱贴提不起兴趣了现在。但由于处女座的完美主义,肯定还是要发全的,以后就默默地穿插吧,不动声色~

话说距离东京下雪已经两周左右了(可见我多么荒废),照片还没有整理,但是由于我霸王硬上弓,所以刚刚全部 Instagram 了一遍,然后贴过来于君共忆2012东京的第一场雪

2012东京的第一场雪
2012东京的第一场雪

1月23日晚9点半左右,我透过磨砂窗看见路灯的反光下有大颗大颗不明物飞下的影子,结合天气预报东京有雨,我突然意识到是不是下雪了!于是立马拉开窗帘看出去,天呐,雪已经积起来了!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雪。我立马叫上豆操起手机就往外蹦,我知道自己不能重蹈覆辙!出门立马先一个twitter附图,以告知所有身在东京的孩纸们!然后就把一切抛开奋不顾身地冲入雪中,完全不顾后面拿伞的豆豆。

我们家楼下有个小公园,里面到处积满了雪,这可比之前在上海看到的厚多了。于是我跟豆豆戴着手套开始堆小雪人,一个雪人在公园的喝水台上,一个草泥马在沙坑边上。由于只有手机,拍出来的效果不如之前在上海的那次,但是作为回忆我想是足够的了。

雪人
I am boss, I fear who! 在喝水台上的“大BOSS”,很拽有木有!本来想做个长长的鼻子,结果弄出来像叼根烟……
雪尼玛
这是在沙坑(已经变雪坑了)边上的草泥马君,特别耿直~雪下得挺大,我们堆了个草泥马~不得不说我的雕塑天赋哇!有个日本人因为我们的草泥马分心,失足跌倒,对不起啊!不过她以为是小狗之类的,看来我得重新审视我的天赋!

堆雪人之前本来说去超市买菜,结果雪地靴全湿掉了,脚趾冻得够呛,于是走一半就折回来。回到小公园的时候忍不住又玩开了。豆负责找雪,我负责堆草泥马君。玩的时候就完全不觉得手脚冰冷浑身是雪了,后来回家以后我们的大衣都重的要命,全是化成水的雪,第二天挂到阳台上挂了两天才收进来继续穿。

2012东京的第一场雪
2012东京的第一场雪

堆完雪人,我还是觉得不够尽兴,于是随手抓了一把雪就往豆头上丢。房东家门前停了3辆车,我就从车上把雪都拨到自己怀里,然后追着豆打。他把手里的伞当做盾牌,边做掩护边也忙去车上拨雪。可惜他只有一只手攻击,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轻而易举地躲开他的攻击,冲上去就是一阵猛攻,有一坨雪都丢进他帽子里,粘在衣领上,还是后来要回家的时候我帮他拍下来的。就这样打雪仗又玩了好久,最后手套鞋子衣服头发都湿透透,也玩累了就回家休息。

雪猪和雪牛
雪猪和雪牛

第二天起来,外面的雪已经化了很多了。特别是路上,被很多人踩过变成薄薄的冰,走上去特别滑。当天twitter上就报道,东京滑倒事件一千多件,开车的人都很小心,怕哪里滑出一个人滑在他的车前面。我在路上走的时候也滑了好几次,好在没有滑倒。一路上也看到很多人走得很小心,连滑带走又掩饰不了匆忙上班的心情。

第二天早上雪尼玛化了
这是第二天上午我们拜访草泥马君的时候,阳光很大天气很好,草泥马君有点hold不住了。

几天后,除了个别角落还有剩余的冰,东京已经看不见一点雪了。最近天气暖和起来了,听说冲绳的樱花都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东京的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