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2021年的我

1,628字 134阅

现在是2020年12月31日22点35分,这次的「致一年后的我」系列卡点超准,完美扣题。坡坡已经睡了,今天在面包超人博物馆玩了一整天,甚是疲累,睡得香甜。豆哥被坡坡传染了感冒,咳嗽挺厉害,今天也努力了一整天,现在也去睡觉了。最近我们总是在陪睡时一同睡着,于是自觉提前刷牙洗脸,第二天早上再起来洗澡。

特别的2020

去年年终展望未来时还想着可以带坡坡出去旅游,没想到文章写完没多久,新冠肺炎就开始超出预期地肆虐了起来。我们2019年底回国的时候一切还在可控范围内,以为就是一场跟自己不太有关系的小范围传播的疫情,2020年初回日本后没几个月,口罩的脱销让我们切实体会到“它来了”。它不仅来了,还赖着不走了。眼看着新冠在国内被抑制住,在日本、澳洲、欧美大规模传播开来,一波又一波,变异再变异,到现在竟然习惯了与之共存的生活。朋友戏谑,会不会我们的下一代觉得出门戴口罩跟穿内裤一样自然。

说完无法忽视的国际大环境,再来说说我们的小家庭。坡坡这一年也在飞速地成长着,我也变成了一个带娃能力超群的全职妈妈。坡坡第一次在中国跨年,吃得又多又好,回日本之后回归日常生活,每天跟着我逛公园、去儿童馆唱歌跳舞,生活平和安宁。一岁多一些,坡坡会走路了。她在公园在儿童馆努力模仿大小孩的行为,学着递东西、学着跑步,直到新冠在日本的第一波流行之前。日本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儿童馆关闭了,但坡坡需要户外运动才能睡得好,于是我仍然带着她去各处公园溜达,只是更注重错开人流高峰时段,也跟大家保持距离。一岁半坡坡突然开始认生,倒也顺应了时势。“孤独地”玩了几个月,夏天来了,儿童馆重新开放,坡坡的认生情况有增无减,粘着我不放令我烦恼了好一阵。那段时间我去个厕所坡坡都要爆哭,我只好边上厕所边陪她玩,画面太美不敢细写。九月份我生日那天,我们搬家了。住进新家后感觉一切都好了起来,我也利用娃睡觉的时间断断续续地布置着新家。与此同时带娃的疲累减轻了不少,跟坡坡发火的次数也少了许多。新家离豆哥公司更近了些,他也有了余力与我分担更多的带娃任务,我们都庆幸还好搬了家。安定之后,我开始带着坡坡考察幼稚园和保育园,十月底递交入园申请,十一月分批招待了不少好友来家里暖房,十二月坡坡正式进入保育园,踏出了她独立的第一步。经过半个月的习惯保育,坡坡和我们都适应了新的生活方式。我因为有了更多的独处时间,带娃时更有耐心,也终于有时间开始找兼职重出江湖。运气好很快就找到了心仪的工作,因为还要筹划坡坡转园以及其他各种准备,暂定明年三月开始上班。届时又会有新一轮的适应,不得不说有了娃之后生活方式的变化频率高了很多,适应能力再次得到磨练,我们也得努力跟上娃的步伐呀!

2020年虽然因为新冠很是坎坷,但我们想做的事基本都实现了。昨天我还问豆哥为什么会这么顺利,豆哥说因为我们都打有准备的仗。虽然没去成中短途旅行,也争取在豆哥生日时去奈良二日游了。积累了不少经验的我们在这次旅行中终于睡了好觉,也算是个宝贵的里程碑了。

加油2021

年末长假,日本的疫情愈发严重,本来这时候打算回国的我们也取消了计划。出国十年,第一次超过一年没回去。新闻里不停呼吁大家stay home,周围平日里“野心勃勃”的朋友们也乖乖待在家里,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了。长假伊始,坡坡和豆哥就双双中招感冒,这是继坡坡刚进保育园感冒之后的第二次,再次重现我一人拉扯俩病娃既视感。好在放假,好好休息了三天就好多了。附近公园逛一逛、超市采购些年货、给坡坡过两岁生日,有张有弛,在家待着也挺开心充实。写到这里,时钟走到了23点30分,估计我能醒着迎来2021年的第一秒。

为了倒推出新年目标,昨天我回顾了自己的理想人生状态:上午工作、下午充电、傍晚运动、晚上放松。接下来,我将尽全力把现在的生活往理想状态上靠,同时更加简化生活,所以我(理想化地)制定了如下的新年目标:

现在是23点47分,我不行了,太困了,看来得在睡梦中迎接2021年的第一秒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祝大家新年快乐!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