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20201,401字评论

致2020年的我

现在是2020年1月10日凌晨0时39分,豆哥加班回来晚了,坡坡也睡得晚,我才刚洗完澡躺在床上,豆哥做完家务正准备洗澡。其实这篇文章在去年圣诞节已经开篇了,但因为是趁坡坡午睡的时候写的,写了一半她醒来后就再也没机会接着写,直到现在。彼时的状态是「豆哥在上班,坡坡在睡午觉,我在写博客。列位圣诞快乐!再过三天就是坡坡一周岁生日啦,time flies!」拖一拖,坡坡生日都过了,我们回国了又回来了,日子终于又回归平静。那就接着写吧!

回顾2019

2019年就一个质朴的目标:好好带娃。又简单又困难的任务,我觉得自己还是完成得挺不错的。感谢公婆爸妈鼎力相助,虽然因为签证问题不得不提前面对独自带娃的终极副本,但回归了简单的三口之家,心态上倒也轻松了许多。

坡坡是个饭神,七个月的时候就自己吃手指食物了,十一个月的时候学会了用勺子,也因此除了哄睡,白天就是个天使本使。戒奶瓶计划也在顺利进行中。回国之前已经固定第一顿奶在餐后用吸管杯喝奶粉,另外两顿仍旧用奶瓶。回日本之后第一顿直接给小盒装的牛奶,第二顿改为吸管杯奶粉,第三顿仍是奶瓶。接下来准备按照这个pace把第二顿第三顿都逐渐替换为用吸管喝牛奶。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坡坡同时又是个睡渣。好在晚上豆哥有在,他为了让我轻松点,主动扛起了值夜班的大旗,所以睡眠一直不好,我很心疼他。有时候坡坡实在太闹了,我气得睡不着,倒还要豆哥来安慰我,叫我不要生坡坡的气,他没事。豆哥通常周末就歇菜了,有时候因为太累也会惹我生气,但因睡眠不足而产生的不良情绪还是主要被他的同事们吸收了。

最近坡坡可以不用抱哄睡觉了,自己躺在床上我给她马杀鸡助她放松。回国后某天晚上跟坡坡硬刚了好久,回来日本以后开始每次都自己在床上入睡了。虽然得陪一个小时,但总比抱着一个小时好太多了,晚上也不怎么醒了。就这么突然,睡眠问题解决了,她从睡渣毕业了!果然一岁就是不一样!

一切都在变好,我们俩崩溃的次数也少了许多。现在的我经过多次试错,基本可以在崩溃前夕对自己进行干预了。最容易使我崩溃的事是换屎和哄睡。换屎通常看坡坡心情,大部分时候还是很好的。现在哄睡也解决了,简直不要太开心!坡坡赛高!

(话锋一转)说起我最爱的旅行,今年只在坡坡八个月的时候去了东京,面了她的基友。不过摄影还是搞了一些的,多亏了坡崽,我进军人像了(捂脸)。博客也在写着,虽然还欠了好多,但也写了好多。博客真是我的一个通气口,难过的事情写下来就瞬间好了许多。因为带娃很少录歌了,但也因为带娃听了好多新歌,学了新歌没法录也挺憋屈的哈哈。

至于新事物也是有的,也都跟坡坡有关。一是我开始卖闲置物品了。因为坡坡很多东西都是新的却再也用不了了,丢了实在可惜。作为带娃的调味剂,搞搞自己的事心态能变好很多,更别说还同时实现了断舍离,还能有点买零食的小钱进账。另外一个是我们买房在重装了。最近终于被逼到不能拖延,花了一个周末把装修的事情都想清楚了,接下来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坐等收房了。对了,因为装修的事,我决定今后往室内设计方向发展一下,等坡坡上学了有时间了再想吧。

综上所述,2019年是个特别忙碌但也极其充实的一年,挑战多到乱了阵脚,也都挺了过来,还蛮佩服我俩的。以前知道带娃辛苦,没想到这么(脏话)辛苦。总之因为睡渣坡坡,我们已经完全打消了二胎念头,也想把钱省着自己用。关于别人的劝说,我有一整套自洽的逻辑可以回怼,可把我给牛逼坏了。

展望2020

也许这些愿望都会成为下一年的复制黏贴,但梦想还是要有的,起码让自己觉得还保留了一点点自我。另外坡坡睡得好了,我们也可以大胆地带她出去旅行了。

EOF
83°
坡坡成长大事记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