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抑郁想到的

@ 二零一七

前段时间偶然在网上遇到一位博友,照例我开始翻他的旧博文,得知他刚刚摆脱抑郁症的魔爪,不禁唏嘘。他说春天就要来了,抑郁的人度过寒冷冬日终于能在春光中鼓起勇气自杀,所以每个春天都会迎来自杀潮。我被这想法震住了,原以为过了冬迎来充满希望的春天会让病情有所好转。石页先生说他以前在中华料理店打工的时候,每到春天店里就会出现很多“怪人”,想必也是类似的原因。

最近娱乐圈里因为抑郁症自杀的演员歌手摄影师接二连三,可能是因为压力大,工作强度又高,还没有太多自由的时间可以宣泄心中的愤懑,于是久而久之,郁结于衷,渐渐陷入泥沼。于是我以为容易患上抑郁症的人总是细腻多情玻璃心的,等查了点资料才知道,很多外表开朗逗比的人,其实也深受抑郁症的骚扰。甚至累坏了都可能引发抑郁症。这不得不让我想到日本这个自杀率居高不下的国度,大部分选择了极端的人应该或多或少都有抑郁症吧,在他们心里,死才是解脱。

听说抑郁症患者最需要的是有人倾听和关心,但因为他们时常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病理性),所以越是关心他们的人他们越在意,反而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最后就不愿意跟人打交道。不想伤害喜欢的人,也没办法花精力在不喜欢的人身上。我的一位朋友谈笑般在群里说看了心理医生以后被诊断为抑郁,那时候我没太在意,因为虽然她得了挺严重的病,但是一直乐观,也常常跟我们联系。现在突然意识到,她的病给她带来的压力可能比我们想像的要大得多,在而命悬一线之后的淡然也实属无奈。但我这个“远在天边”的朋友除了传达对她的爱和支持,什么也做不了。

我也曾有过一段抑郁经历。那时候石页先生刚工作需要参加为期三个月的研修,平时不在家,只有周末才回来。一直以来标榜独立自主的我不知怎么的,那段时间非常难受,受不了这物是人非的刺激。起初以为只是普通的难过,情感丰沛的时候就用手机记录下当下的心情。后来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像被黑暗笼罩般,心里一惊,开始有些害怕了。事后再翻看当时的文字,觉得应该是有些轻度抑郁了。

最难过不是分别的那一瞬,而是看着你转身后远去的背影渐渐缩小。即便难过,也想目送你离开。可是路太长,我没法在泪流下来之前看完。
05/10

当你太想念一个人的时候,根本没有能力去想念他。因为一想他就痛得要死,大脑会本能地切断思绪。原来最想是想不了,就像最悲伤的时候哭不出来一样。
05/11

愿泪水流干是便是你的归期。
05/11

我比平时更用力地笑,只为暗示自己我还好。
05/11

原来哭得太伤心,太阳穴会痛。但总好过心痛。
05/11

分开后,我好像瞬间变成了实力派演员,因为我可以分分钟落泪,只要想起你。
05/11

分别的那一刻,我还没有实感。直到看着你的背影渐行渐远,才发现眼泪快要掉下来。
分开的第一天。只要一想到接下来的时间见不到面,鼻子就会发酸,眼眶噙满泪水。
分开的第二天。穿你的衣服会痛,从冰箱里拿出你临走前给我买的猕猴桃会痛,吃完了旧米看见你说怕我重帮我事先准备好的新米会痛。连觉都不能睡,只能哭。
05/12

让自己忙碌,或者,让自己空虚,这样才能不让自己有想你的缝隙。
05/12

累的时候好想他,就会发一条加油,也权当鼓励自己。
05/12

好想你,顿了两秒又删掉,改成了晚安。衷心祝福你好梦,最好梦中能相聚。
05/18

终于了解抑郁症患者的那种“走不出来”的感觉了。一直处在悲伤的情绪里,很容易波动,很难维持稳定。自暴自弃,什么事都不想做,什么事都不想想。
06/01

那时候石页先生周五晚上回来,周日下午就要出发。后来因为我太过难受,他为了让我能开心一点,改成周一早上一大早出发。即使如此,我的“开心”也只能维持到周日入梦时,因为第二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坐在床边大哭。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想到他就会飙泪。晴朗的天气不会让我开心,整理博客也毫无动力,像行尸走肉一样,昏昏沉沉。只有上班的时候还好一些,回到家一个人就不行了。动不动就哭,晚上也睡不好。好在这是个有期限的困难,我最终还是熬出来了。

这样的“小打小闹”我都承受不住,可想而知那些重度抑郁症的人该有多痛苦。难怪想要寻死,因为生不如死。活着,可能本来就是一个最难的问题。不过困难也是机遇,“那些没有杀死我们的,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了”。真心祝福每一位从抑郁症中挣脱出来的人,也祝愿仍在挣扎的人可以找到出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