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欢迎会

@ 二零一二

刚开学的时候错过了我们院生研究室的新生欢迎会,后来去研究室的频率高起来,才慢慢跟大家认识了。不过毕竟没有机会互相了解,所以也只是见面打招呼的关系。

正好7月份轮到我们研究室打扫公共休息室,于是我们也顺便把自己的研究室大扫除了一番,还清理了冰箱里的过期食物。打扫完毕,年纪最长的谷口爷爷提议说大家一起去吃饭。但是最近正逢考试周,泰国的小姐姐和田端君都没法去,而我因为不想错过第二次跟他们混熟的机会(因为日本人实在太难认识了),于是迅速答应了下来。就这样,6点左右,我、谷口爷爷、相良君和室长黑川君一起到石桥的源树屋吃饭。

这顿饭一共吃了4个小时,但是结束后只有我和爷爷先走,因为相良君和黑川君留下来陪碰巧遇到的经济学研究科科长和其他老师们。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们研究科的老大,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名字我也不知道囧。

这顿饭取得的最大成果是,大家决定下学期开始办一个Japanese Cafe,就在我们研究室。契机是,我告诉他们能跟日本人交流的机会太少了,于是谷口爷爷帮我打抱不平似的说,人家千里迢迢过来读书,我们怎么能这个要求都满足不了人家。于是开始呼吁大家把这个项目做大做强,做得好就可以上报教务处批教室。我问,我能不能带其他中国小朋友一起过去交流,他们表示欢迎。黑川君说,对于日本人来说真是轻松,说日语就好。其实这是争对English Cafe说的。因为学校里学英文的cafe不少,日本人学英语的热情还是很高涨的。

席间,除了Japanese Cafe的事,我还把到日本以来发现的能记得起来的所有问题都抛了出来,果然有些东西不问日本人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刚开始我还比较拘谨,后来越说越high,我的话就开始多起来。虽然还是有很多听不懂,但是他们都很体贴。其实最近我也在反思,跟人说话不要动那么多脑筋,直觉就好,错了就改,记不住多错几次就记住了。本来语言就是用来沟通的,能沟通就OK了,流利度啊口音啊都不是问题。

谷口爷爷年轻的时候去过好多地方,阅历也很丰富,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说,我们在听。就像听故事一样的有趣。谷口爷爷会说他在美国的经历,提到很多不在美国无法亲身体会到的感受。譬如他说到下电梯时如果有人挡在你面前你应该怎么说,我就顺口来了句Excuse me。他说没错。那如果你这时候带着个女儿你应该怎么说呢。我们互相对望没有说话。我的脑子里闪过的是我跟我女儿一起说Excuse me。后来谷口缓缓地说,当时他乘电梯,有对母女刚好在他身后,那对母女就对他说,Excuse us。我们恍然大悟状。我突然想到,电影里也听到过,那时候也是一样的反应。因为我们学Excuse me的时候不是拿它当词组学,而是当单词学的,所以没想到还能变形。

后来又说到如何回答Have a nice day。我就又顺了句,You too,被爷爷表扬了,心里可开心了。爷爷说当时他听到这句话觉得好用又简单,好想用一次,但可惜都没机会了。他说到,有些话,你当时不说,错过时机的话就说不了了。我表示我在日本的时候也常常遇到这种情况。所以我不是没礼貌哇,我只是错过了表达的时机。因为错过了再说就会显得故意做作。

大家边聊边吃,最后喝了一杯茶作为结束。结账的时候他们说他们请客,就当欢迎我。我感觉特不好意思,但是被照顾的滋味真是爽啊。我就只有一个劲儿道谢。

其实有机会交朋友的话,日本人还是挺好的。可能要在大家都比较轻松的情况下吧。心情好,啥都好不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