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正式上课第一周

这周算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周了吧,前两周都是试听课,而这周是按照登录好的课表上课。

周二去工科上课的时候,发现樱花都掉光了。于是周三注意了一下我们校区,不知道何时地上的花瓣都消失了,只剩下好多杉树的花粉。因为这个,上午上课时还好好的高木君,下午上组会的时候突然就抽着鼻子戴着口罩出现了。不知缘由的我还以为高木这是发了什么急性感冒。高木一副很悲惨的样子说,今天学校的花粉实在太多了,实在太多了哎呀我的妈呀,吸吸。

周三第一次正式的日语发表,有惊无险,总归还是得至少看两遍书才能大致讲清楚。日语基础的巨大差异真是让我痛不欲生啊。下午参加了指导老师的学部生组会,一群年轻的大三大四的孩纸啊,质量上乘。今天在校车上跟豆说,为什么学部生比大学院生质量好,因为好质量的早找到工作了,还需要继续读书么。那些又帅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升学的人,太完美了我也遇不到。

周四的课我是一次都没去上过,为了攒足工科的十个学分,就冒然选了。结果早上遭遇尴尬。早上老师没有来,这节课的内容是根据上一次课分好的小组进行讨论。至于孤单一人的我,这堂课的过程是:玩手机半小时——问同学、找教务、联系老师、跟那里唯一的中国留学生聊天半小时,然后就灰溜溜回教室拿书包,跟帮助我的同学 say thanks and goodbye。最后只留下了姓名和学生证号码就走了的,说是下节课再来想办法怎么弄吧。其实我本来只是想来听一下,万一真的觉得上不了,就还是退出,工学的课程还是很不适应。

工学部都是日本人不说,还都是日本男人,所以常常出现我是班里唯一一个外国女子。这时候画面应该是这样的:我一个人坐在教室中间,身着暗红色上衣,我的周围坐满了男生,但都是黑白的,只有我所在的中心是彩色的。甚至连讲台上举着油性笔写白班的老师也是黑白的,因为老师也是男的,工科男。

今天跟 BE 专业的唯一一个中国人宋桑谈了一下,我说,你们都是搞工科的,都是机械、仪器、高科技,我一个做市场的,实在是格格不入。他安慰说,这课还是挺好上的,没关系。正好我们把产品弄出来,你给推广呗。其实宋桑,你是不知道,你们的知识都是实打实的,我忒心虚,其实我什么都不会,也不愿意被自以为懂技术很了不起的人看不起。撑着面子,有些累了。

忽而发现这学期待在工学校区的时间比待自己校区还多。好在跟豆豆见面的机会也多了。工科豆。在他们校区,我俨然一位希贵的工科女性。可惜我剪了头发了,胡乱看一眼是不会发现我的真身的!豆说你三个晚上都要上课,回来很晚会不会不安全。我表示四周民风淳朴的样子,应该没问题。豆说,好在你剪头发了,我也放心一点。

你个强盗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