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2字 × 0阅

太阳与飞机

太阳与飞机

虽然足不出户,更别谈寻求什么灵感。不过偶尔也会在阳台上眺望。住在走廊的尽头,唯一的好处就是阳台两面开阔,比其他人愣是多了一面。我们寝室楼靠着学生河,这也算是我身居5层楼的灵感源泉。

有的时候,宅寝室里也会被透过窗帘的阳光辐射,于是起身一探究竟。拿着相机腾腾腾往外冲。阳光和浮云呐。有的时候,云层厚一些,连天都被埋得严严实实的。最近上海阴湿寒冷,被阳光蹂躏的日子已经渐渐为人淡忘。所以太阳更显难能可贵。

那天一个巧,拍太阳的时候,飞机飞过。在松江看到的飞机都特别大,因为我们离建在荒野的机场十分近。可惜没有准备充分,让飞机飞过太阳好远好远才按下快门。

最近在思考,没有好机器,怎么拍出好照片。得到一个答案是 内容好。可我现在都缺。

在荒茫而美丽的马勒戈壁上,生活着一群顽强的草泥马。(因为草泥马是主要物种,所以马勒戈壁又叫草泥马戈壁。)草泥马们克服了戈壁的艰苦环境,顽强地生活下来。戈壁上缺少水缺少食物,草泥马能进食的只有一种草——卧草。然而卧草一般生长在人类的聚集点附近。所以草泥马一生都是与人类相依为伴的。 在一个草泥马群居点,笔者认识了朝泥族青年,朝泥两次。他告诉笔者部族里只有成年男性才可以配有一匹草泥马。草泥马分为三个品质。最下等才叫做草泥马。中等的叫做卧槽泥马。而最上等的是狂槽泥马。狂槽泥马是马王,要部族里骑术最好的人才能获得。朝泥两次说自己因为骑术好,还没成年的时候就获得了狂槽泥马。说完他立刻露出腼腆的笑容。随即笔者来到了朝泥两次的家。他的母亲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喝了些许马奶,我们就睡着了。醒来后发现朝泥两次的父亲朝泥大爷也回到了家。我便......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