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工作小结

前几天表姐 qq 问我最近在忙什么,我说在找工作。但说实话,对于找工作,我还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日本的惯例是,毕业前一年半开始就职活动。也就是说,我这两年的研究生刚考上还没缓过来就面临就职了。当第一学期把我重重压垮之后,对于第二学期的安逸生活我是非常自得其所的,这间接影响了我找工作的积极性。不过究其首要原因,我自认为还是因为自己没有想清楚。

关于找什么工作有两派说辞。一说先找到工作,再谈职业规划;另一说先打理职业规划,再据此找工作。其实这件事根本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先找到工作不至于没饭吃,再慢慢调整方向,这听起来挺不错。但是如果能先设定好目标然后前进,这也非常酷。于是我这个瞻前顾后的人就迷失在这两种说辞中。不知不觉,就职的火车头12月份就这么呼呼开过了。我安慰自己把手头事情(期末考试)做好,然后回国一趟,再轻装回来找工作。那时候已经1月初了。我以为我迟了1个月机会都溜走了,于是消极怠慢,又托到了2月份。我曾妄想依靠豆哥在日本剩下的一年以陪读身份留下来,但仔细想想,豆哥在读书没有能力供养我,加之不找工作只打工收入微薄,我们之间的大梦想不知何时才能实现。于是我清醒片刻,准备开始认真就职。周围询问了一番都说来得及,便在2月底参加了第一个说明会。

说明会后的例行投简历和网上测试,我自知测试做得一塌糊涂,特别是给我四五句日语叫我排序,我好想骂脏话。结果不出所料,第一关就被刷了。于是我消沉了一阵,试图理清楚我到底要做什么工作。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都头昏脑涨过,我那时候就把新仇旧恨一起呕出来了。记得曾在高考前夕追着将叠好的衣服放入衣柜的妈妈后面说,我要做摄影师!我妈笑了,让我安心高考。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真的傻,什么都不懂,不了解摄影,不了解摄影师,更不了解摄影这个行业,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经过4年将卡片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大学生活,我并没有为当时的一句看似玩笑的话心痛过。只是到了真正该择业的时候,我突然又被所谓的梦想击垮了。我兴奋、激动、热血沸腾,我开始找人咨询,长篇长篇的英文不在话下。但是现实残酷得跟数九寒冬似的,我妈没有直接否定我,只是建议我还是安安稳稳找份力所能及的工作。我突然发现,自己对于摄影还是不了解,想进入公司以后再学习这些都是鬼话,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做,我开始不懂我自己。

我找了一个网络公司应聘摄影师,对方给了我一次面试的机会。可是当我胡言乱语地介绍完之后问他们对于摄影师的要求时,他说最重要的是沟通能力。那时候正是我对自己的日语最自卑的时候。网上测试过不了,自己说话太含糊别人听不懂,而我也已经不主动学习日语了,只是靠平日生活练练听力罢了。我听他这么说,心里沉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否这个原因,最后我没能进入下一轮面试。于是在彷徨中3月4月也过去了。

在最近的一次和实习公司直属上司面谈的时候,他终于主动揭开了就职这层纱。我实话告诉他,我之前想做摄影师,但是这类工作机会近于零,而且我也不是科班出身,周围也没有这类职位的资源提供。于是我还是打算好好把网页设计做下去,摄影作为业余爱好先残喘着吧。听完我掏心掏肺的心里话,上司说,首先,你如果要从事摄影只能去东京了,日本除了东京其他地方几乎没有(这个事实我后来从专门针对创意类行业的就职网站上也体验到了);其次,你既然已经决定要走网页设计,多尝试不同公司,经过他们的选考也算对自己的磨练。如果你遇到比我们更好的,不选择我们也没关系。我也不知道是自己多心,还是被日本人练出来的,我觉得留在实习公司的希望也只有一点点。不过好歹也是有希望,我重新打起精神,好好计划接下来要完成的事情。

6月份,我又打鸡血一样突然苏醒,参加了说明会,还体验了人生第一次 Group Discussion(几个人分为一组就给定的题目进行讨论)。我有幸得到面试机会,但是面试前要做测试,还是一样,日语测试一塌糊涂,紧张得什么都看不进去说的就是我当时的情况。之后的面试我尽人事,听天命了。落选还是在意料之中了。第二天我和几个中国的女同学聚会吃饭,席间免不了被就职活动占掉大半时间。两个同学已经拿到内定,一位决定回国,剩下的几位还在努力。看她们都比我努力还没有找到,我是又安慰又惭愧。找到的那两位在我看来目标明确,行动敏捷,也是情理之中的中选。我没有羡慕,因为我目标不明确,我一直相信有一天我会确定一个答案,然后为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不要暧昧,我不要得过且过,我要我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我以后会怎么样。也可能这都是借口吧。

这周我找了三家小公司。我钟情于小公司一来不需要测试日语,二来人少感情好。本来挺在乎钱多钱少的,但跟没钱比起来,有总比没有好,我又能强求什么。公司给不了我明确的职业规划,我就自己规划。我一定会杀出一条血路的,只是这条路我还没找到。这一路跌跌撞撞走来,从日语到经济,从经济扭到设计,之后有没有可能再扭到摄影,我还是那句话,尽人事,听天命。天命指的是我能不能 hold 得住那些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