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国记

@ 二零一三

一月份的某个周三中午,我跟人力资源的同学们吃完午饭,走在沐浴着冬日温暖阳光的校园里,偶然听到薛桑说她过阵子要回国。我忙询问日期才知道,原来她是趁寒假和男友一起回去。我本来以为期末考试结束的那个假期是寒假,没想到寒假从12月24日放到1月3日,考试结束后的假期是春假。估摸着春假也来不及回去过春节,外加还要找工作,于是就筹谋着跟薛桑差不多的归国行程。

虽然提前不到一个月才开始订机票,得到大家的消息说在HIS或者PEACH上预定方便又实惠,我们赶紧搜索起来。辗转几趟总算是定下了12月21日(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到1月4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世界末日之后,本博没有继续更新的原因。并不是被末日了,而是回家后舒坦中带着繁忙,繁忙中享受舒坦,所以没空没心情写博客。

在这大约只有两周的时间里,除了参加周六的定期文体活动以及钱豆两家的友好交流活动以外,还有些非常重要的任务,那就是2012年12月23日晚的订婚酒和2012年12月25日的领证。这些我之后将会另立篇幅介绍。

结束了这两个大任务,假期变得更加轻松,每天都沉浸在《甄嬛传》和与亲朋好友的“亲热”中。叫了几个闺蜜唱歌聚个会,来我家串串门,还用微信远程传递喜乐招来羡慕嫉妒恨。回国以后相当于完全隔离式的度假,可以把另一面的生活完全抛开,什么都不想,就想着怎么玩。临近元旦,上班的同学们也个个懈怠,但更大的假期春节还在后面,想必那时候的年味肯定是浓得一塌糊涂。

这次回国还有一个大收获是看到爸爸同学的小孩的小孩(好拗口)。同是88年生人,而且人家还是男生,已经抱娃了,还是美国籍。现在小孩在国内给奶奶带(由于这个奶奶实在太年轻了,以至于豆哥的表姐还以为她是小孩的妈妈),过阵子就要去美国回到爸妈身边。虽说他们俩还没毕业,但这一步到位也挺不错,省得工作了再请假生娃挺麻烦。

说到娃,我的表妹也传来了喜讯。他们在我回日本的那一吉日(2013年1月4日)领证,1月19日结婚酒席也办了。本来想跟他们一起在“爱你一生一世”领证,结果时间不刚好,在豆妈的提议下,定在了圣诞节,也是个好记的节日。我爸说我和表妹差不多时候结婚,但是我在年末,她在年初,听起来就像差了一年,被我这个做表姐的合算了。反正呐,我身边的兄弟姐妹的婚礼我是都错过了,所以错过表妹的婚礼我也没有那么懊恼了。另一个小表妹似乎也要结婚了,在这里就祝福所有的亲人们都幸福快乐!

要说回国有什么觉得不适应,那可能是路上车开得太凶。现在想想,如果在日本,像我小时候那样的车祸应该就不会发生了吧。

1月4日我们早早出发返回日本,因为豆哥晚上还要打工。我曾经说过:走得越远,越想家。还有位日本推友帮我翻译成了日语(遠くに行けば行くほど、家が恋しい),听起来同样美好。亲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家在哪里,心就在哪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