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 20181,145字

一些“黑历史”

在朋友圈里说了快一周要整理新加坡的照片,迟迟不肯开始的我又找到了一些老图,想搞个回忆特辑,好put them away。小F说「新加坡要哭了」,没办法,谁让它太“胖”了,照片那么多!然而在偶然得知北欧之行有近千照片时突然又对新加坡心生一丝愧疚。好的,我写完这篇就去整理,真的,虽然早上我也以这个理由刚修完超级月亮的图。

今天要整理的这些图片中有些来自很早以前的旧博文,早到我不想查博客存档来得出一个较为准确的数字,总之就是当时迁徙博客整理博文时没被排上的图片。估计是被手欠的我删掉了,所以才会“图文不符”。既然这些博客配图失去了“原配”,那我就给它们“重组个家庭”吧。时间顺序我已然不记得,还好有打logo的习惯(没打的现打),总之都是距今有点时日的“黑历史”。

2015年的自拍
2015年的自拍

你看,迎面向我们走来的是2015年的自拍。当时我们想要自拍婚纱照,于是在网上买了领结,我就自己穿着青春片标配小白衬衫试拍了几张。

2015年5月11日
2015年5月11日,我的眼神是不是很有戏

接着还是2015年的自拍,来自一个人到名古屋出差举目无亲工作疲累的某个傍晚。看,我的眼神里有故事,听,来自照片里的画外音。

第一次烫卷
第一次烫卷

2009年,衣着上来看是冬天,那就是大二或者大三。但根据我的长发历史,推断应是大二的时候。那一年杏花微雨我跟舍友心血来潮,找到学校边上的Tony老师来了一波一次性卷发,结果舍友变萌妹,我变Man。话说彼时我修图下手好重,看来我也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自拍狂魔
晒得黑到我妈都嫌弃的自拍狂魔

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微信公众号,没有朋友圈,不怎么上微博,上Twitter也嫌麻烦,于是课余活动里扮靓自拍占据大部分。可是一点也不靓是怎么回事?!不过由此可以看出,我的丰富表情不是整的,而是与生俱来。

不会喷麦的麦克风
不会喷麦的麦克风

一直都很喜欢唱歌,大学的时候也录过几首,但多是寒暑假独自在家时自嗨,在宿舍毕竟也不方便,就算碰上舍友不在这样小概率的事件,隔壁还有同学,面子还是要的。到日本以后自己的家自己做主,于是买了个麦克风折腾了起来。但是我喷麦严重,于是按照“民间配方”裹了层丝袜,事实证明,没啥用。现在则直接用手机录歌了,录歌软件那么多,手机自带的耳机麦克风效果也更好。

亚洲四大邪术之PS术
亚洲四大邪术之PS术

石页先生被我玩得这么坏还对我不离不弃简直真爱。

扭着
扭着扭着

研究生旅行的时候跟朋友一起扭着,另一位朋友见状及时记录下来,回家做成了动图。眼光独到啊旁友!我们的搭配被她戏称为“番茄炒蛋组合”,我也被自己谜一样的鲜黄色长裤审美震慑到了。现在这条裤子已经不在了,去哪儿了呢?

好了,写完了,我去跑步了。不是,说好了修新加坡的图呢?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