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大家好啊!”井董事长的突然造访,让棋小姐在内的所有员工们都吓了一跳。尹经理出去吃午饭了,看来他也不知道今天董事长要来。井董事长笑着跟大家寒暄了几句,找到一个位子坐下开始工作。

除了棋小姐所在的这家公司,总公司还有两家国内分公司,一家海外分公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这些都与棋小姐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她只是一名实习生而已,一周上两天班,所以客户的案子她是接触不到的。现在她倒是习惯了这种“游手好闲”,但刚进公司那会儿,她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做,环视身边的同事,要么对着电脑努力敲打着键盘,要么跟客户打电话打得不亦乐乎,看大家忙成那样,也没有提问的勇气。最近公司新招了一个姑娘,第一周上班很紧张,这些棋小姐都看在眼里。午休的时候她主动找新同事聊天,用自己相似的经历鼓励她。现在她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新来的姑娘叫田小美,个字不高,中长发,大学的时候曾经组过乐队,是队里的鼓手。由于棋小姐并非天天在公司,所以有时候消息还是从田小姐那边打听到的,比如公司终于开始盈利了。但是董事长今天为什么来,她也不知道。似乎没有人知道。

棋小姐想过毕业以后留在这家公司,她喜欢这份工作。虽然她现在没有做过正式的案件,但前一段时间刚好公司要开发软件,尹经理就让棋小姐负责设计用户界面。说到尹经理,他一直对棋小姐照顾有加,像兄长一般总是在棋小姐有些怀疑自己能力的时候用力推一把,有好玩的活动也不忘叫上她,即使她一周有一半时间不在公司。

公司每三个月会进行一次上下属的面谈,为了总结前一期的工作,设定下一期的目标。棋小姐也不例外。面谈时她向尹经理表达了想加入公司的意愿,尹经理面露难色。棋小姐知道自己并非专业出身,如果不能拿出些证明自己实力的作品,其他同事未必会承认。尹经理像看穿她心思一般说:“我其实也跟井董事长谈过这件事,他有意让你去海外分公司做市场,毕竟你没有系统学过设计,想留在设计部有些难以实现。不过还是看你怎么想的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市场。”尹经理说得很诚恳,棋小姐一字不落地全部记在了心里。

面谈后几天,井董事长来和大家一起吃午饭。席间尹经理婉转地提了一下棋小姐毕业后的打算。井董事长问:“你不想做市场吗?”棋小姐顿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还是比较喜欢设计。”尹经理试图引导她:“你是只想做设计,还是产品策划、开发都想试试看呢?”棋小姐明白他的意思,但天生骨子里的倔强还是让她在一阵飞速权衡之后吐出了这几个字:现阶段我只想把设计做好。尹经理有些尴尬没有接话,倒是井董事长笑着说:“哦,原来是这个设计哦,我以为你说设计你的职业人生。”说完他们就换了话题,棋小姐也再也没有插上话。棋小姐也是明白人,她知道尹经理在努力帮她,但井董事长避开了正面回答这件事让她感到灰心。

今天井董事长突然在饭点前来,果然没多久就招呼大家一起吃午饭。尹经理吃过了所以没来,正好田小姐替补这个空缺。七个人分为三、四人坐两桌,前辈们把跟社长接触的机会让给了后辈们。于是井董事长、棋小姐、田小姐和另一位刚刚转正的刚先生一起坐在一个桌子上。也许是对象换成了新人、也许是错觉,棋小姐觉得井董事长不像之前那样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而是柔和了很多。他偶尔也跟棋小姐聊聊天,眼神的交流中她能感受到他态度的变化。“也许”,棋小姐想,“井董事长承认我了。”

软件界面设计工作完成也有一段时间了,棋小姐没有接到新任务,于是每次只好在晨会时毫无底气地说“今天我要做设计练习”、“今天我要学习代码”这些笼统的一日计划。有任务的日子难熬,没有任务的日子更难熬。棋小姐终于熬到了下班时间,回家前礼貌地向井董事长报备了一声。井董事长点着头说辛苦了,又突然叫住棋小姐:“啊,等一下,之前你负责设计的那个软件在开发了,应该在下次你来公司的时候就有进展了,这期间你先做其他工作吧。”棋小姐答应着,同时发现他竟然有些愧疚的神情。井董事长转过头问尹经理:“有没有什么工作给她做啊?”尹经理不同以往对棋小姐的热心,背对着他们并没有回头,盯着电脑屏幕等了好久才慢慢回答:“现在也没有什么工作可以给她的。”井董事长笑着打圆场说:“啊是这样啊,那么”,他转向棋小姐,“再见!”棋小姐没有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又纳闷又好笑地离开了公司。

棋小姐走后,井董事长开玩笑似的跟尹经理说:“不要欺负我嘛,好歹我也是你上司呀!”尹经理没有理会这个玩笑话,而是严肃地说:“您下午说的都是认真的吗?”尹经理指的是他和井董事长一起去买咖啡时的对话。井董事长笑了笑说:“我像在开玩笑吗?”尹经理听了有些激动但明显想克制住自己压低声音说:“那您刚刚那段是……?您唱白脸,我唱红脸?”井董事长用眼神示意其他员工已经竖起了耳朵不方便多说,接着拍拍尹经理的肩膀说:“你还太年轻!”说完就回去自己的位子了。尹经理没有回话,头有些沉重地重新转向电脑屏幕。在屏幕上,他看到的不是最新一期的公司财务报表,而是下午井董事长跟他说的那些话。那些字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白色背景下跳来跳去,有些刺眼。

“你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吧,为什么还要刻意躲开?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其他分公司的经理也是这么想的。我知道你很喜欢棋小姐,但是没有能力其余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