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41字 × 147阅

人生第二次滑雪体验

人生第一次滑雪是在2017年元旦,小伙伴约我们去神户六甲山的人造雪场。六甲山我们去过好几次,但冬天到访却还是第一次。那时还在博客休止期,所以很可惜没有留下博文,不过照片都整理在谷歌相册里,偶尔翻翻也觉得有意思。第一次滑雪全是倚仗着来自北方的小伙伴,学了几招基本姿势,也初生牛犊不怕虎般滑了两次中级道,摔到怀疑人生,第二天妥妥躺尸在家。不过有了一次经验,当另一波小伙伴再约我们的时候,也是毫不犹豫地干脆地答应了。

本来说也去六甲山的,后来又换成了可以远眺琵琶湖的びわ湖バレイ滑雪场,早上得很早赶大巴,结果有位小伙伴不幸睡过头,再加上另一位不慎感冒的小伙伴,滑雪队伍骤减至五人。好在大家顺利汇合,于是3月3日,我开启了第二次滑雪体验。

琵琶湖边的滑雪场
照片都不是我拍的,所以我都站C位

为了这次能够多点进步,我在去程的大巴上看了一些教程,结果反而胆子小了许多,外加不熟悉滑道,所以第一次挑战初级道的时候就摔了个人仰马翻,手杖都被遗落在半坡上。还好有位好心的小姐姐给我送了过来,我也是瘫坐了好久才站了起来。经此一役我的胆子越发小了,石页先生心疼我,就让我在平地上练练感觉,他也陪着我。而其他三位小伙伴因为都是滑的单板,所以早已跟我们“分道扬镳”。

其实我最害怕的是撞到人,上午雪场人很多,我一不会减速二不会转弯,就像教程里说的,妥妥一枚“鱼雷”。摔倒了以后也没能像说的那样轻松一蹬就起来,又兼具了“地雷”的功能。想起第一次滑雪我们上了中级道,石页先生摔倒后一直站不起来,好不容易起来了,我身负使命冲去救他的时候再次把他铲倒了,所以我们可以说算是一对“雷公雷母”。

终于在午饭前,我好了伤疤忘了疼,顿悟到减速和转弯在平地上是练不会的,于是一鼓作气乘上缆车重上滑道。我们照例扛着装备下了第一个最陡的坡,然后滑下第二个缓坡,再过渡一段平地,冲下稍陡峭的最后一个坡。在缓坡上速度适宜,我还顺势练习了转换重心转弯法,也小有体会。最后一个陡坡因为不会S型减速,我又感觉滑得太快,看到前方有人心一慌就往地上一坐,停了下来。也因为这一坐,我终于学会了在无数次偷师时看到的刹车绝招。像滑雪这样高危运动,懂得怎么摔倒是非常重要的,能在危急时刻“以毒攻毒”,最大化减少对自身的伤害,才能专心享受滑雪的乐趣。

这次成功体验让我重燃了对滑雪的热情。吃过午饭后并没有太多时间我们就要赶返程大巴了,这反而强化了我的勇气,我们再一次坐上缆车到达坡顶,此时人已经少了许多,我也更有余力放心思在体会和学习上了。依例我在缓坡上稍稍滑出了S型,甚至在平地部分用手杖加强速度不至于停下而顺利过渡到最后一个陡坡。原来一直减不下速度的犁式滑法也在实践中找到了诀窍,和后来石页先生告诉我的经验达成一致——先收回平行再打开,那么速度就会一下子降下来。虽然我知道最正宗的减速还是得靠转弯来实现,转得再急一些就能有个帅气的刹车,半坡都不怕停不住。但在速度太快的时候我的反应还跟不上,而石页先生却说从第三者看来我慢得不得了,看来还是需要时间适应速度(跟开车差不多)。另外根据其他三位单板小伙伴的话,我发现双板要学如何减速,单板要学如何加速,从这个角度来说,似乎单板更适合女生?有机会也想挑战看看。话说日本滑单板的人好多。

滑了两圈也到了该回家的时间。我们五个人汇合后又补拍了些照片,然后排队下山。回到大阪市区后一起吃了个晚饭,可以说是非常圆满的一次玩乐了。好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聚会了,我的逗比属性又回来了,仍旧是热场的主力。这次之后我也更是感受到朋友的重要性,虽然平时体会不到,但拥有的时候才发现,真的太快乐了。

所以说我的朋友们,你们为什么都在东京!(突然暴躁)

说到日本就不得不提温泉。虽然我的家乡也有温泉,但国人没有泡温泉的习惯,所以只是小时候有过尝鲜性质的玩乐,属于最熟悉的陌生泉。来了日本以后惊讶于公共澡堂之多,温泉广告之盛,似乎日本人不仅热衷于泡温泉,就连热汤都爱,也就是我们说的泡澡。而他们的认真程度在于对泉质十分讲究,甚至有泡温泉的规矩,比如要先把身子洗干净再下水,泡完之后不要冲掉而是让天然物质留在身上更有效果等等。我也从对温泉无感到渐渐喜欢上它,也不知是年纪大了还是耳濡目染,总之入冬后感觉天气阴冷,或者旅途疲惫工作劳累时,第一反应就是去泡个温泉吧。 城崎温泉站 第一次在日本泡温泉还是六年前,研究生入学前跑到著名的温泉之乡伊豆。当时觉得泡个温泉怎么能这么贵,现在倒是习惯了这个价位,毕竟包吃包住屋子里还带有私人温泉池。而真正意识到爱上泡温泉,或者说爱上这种度假性质的短途旅行应该是从热......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