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7° 20172,517字评论

在日申请申根签证(芬兰)

在旅行这件事上,今年确实有着长足的进步。刚来日本那会儿,怀揣着日本签证兴奋不已,但因为还是穷学生,最多只是走一走周边城市。后来攒了点钱出了省,也足够治愈我的旅行缺乏症了。再后来成为了苦逼的上班族,终于去到中国和日本以外的国家,虽然都蹭着过境签或免签政策。倒是去宝岛台湾时办理了进入许可,但并不算复杂。最大的打击来自于申请澳洲签证,两次都因为客观原因没能成行,但踩着这薄弱的经验,在今年六月成功申请到了新加坡签证,给我的自由行策划魂打了一剂强心针。

身为福建人,对于签证总是谨慎不已,即使人人都说「哎呀你在国外申请签证容易得多啦」。新加坡的签证只用了一天就批下来了,我不意外,毕竟都是亚洲国家,而且新加坡跟中国那么好。但申根签证也只用了一天还是令我十分诧异的,倒是真的体会了一把人人说的那种「容易得多」。

申请材料(旅行签证)

申根签证要去哪个国家的大使馆递交申请有两个规则:①如果去两个以上的国家,哪个国家待的时间长去哪国大使馆(算住几晚);②如果都一样,去第一个进入的国家的大使馆。

起初制定行程时是芬兰进出及芬兰三晚、挪威四晚,后来我查了一下两国申请手续,发现都得去东京录入指纹,但材料上来说芬兰的简单一些。(还有一个细节,芬兰大使馆的网页没有挪威的新,怕挪威申请的人多,更严苛。纯属猜想,不负责任。)后来我打电话咨询芬兰大使馆,得知不需要在职证明,简直要欢呼(澳洲签证搁浅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石页先生无法拿出英文版在职证明)。甚至也不需要特地去银行开具存款证明,直接带存折过去给他们复印就行了。于是后来我更改了行程,变为芬兰四晚、挪威三晚,所以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办理申根签证都得去芬兰大使馆。

以下是我根据芬兰大使馆的官网记载及电询后准备的申请材料(英文或芬兰文):

我下载了申请表,用Adobe Reader输入信息并打印了出来。然后上网预定了旅行保险,打印出保单。最后整理好机票、酒店的预订单并打印。因为这次行程一直在移动,所以为了串联所有机酒行程,我还写了个Itinerary,逻辑清晰到签证办理人员频频点头。

另外在申请天数里我按照实际情况填写了8 days(整个旅程共十天,砍头去尾在交通上,所以在申根区待八天),这是申请新加坡签证时的经验。当时办理人员跟我说去几天就写几天不要多写,去一次就不要写多次,至于最后给你批几天,那就看他们的决定。最后新加坡拿了两年多次,申根签证则多给了两天,为十日一次,有效期是前后十天,加起来一个月。虽然给得紧巴巴的,但看到他们多照顾的两天,竟然有些感动。

签证办理体验

办理时间:周一至周五 09:00~12:00;周三 13:00~17:00
办理地点:芬兰大使馆、东京

虽然材料并不复杂,但必须本人上京办理还是费了点功夫(和钱)。幸运的是石页先生之前刚好请了一天假,但为了省钱+赶时间,我们还是决定坐夜行大巴奔赴东京。本来预定到达东京是早上七点,结果路上遇到三四处道路施工或事故,导致大幅延迟,最后的到达时已经快十点。石页先生笑称如果赶最早的新干线也已经到了。于是我们顾不上洗漱和吃早饭,戴着口罩直奔芬兰大使馆,终于在十点四十到达门口。因为我们去的那天是周四,签证办理业务只在上午九点至十二点,而办理需要半小时,所以最迟十一点半之前必须到。

大使馆大门紧闭,上前仔细一看,原来有门铃可按。说明来意后,门咔嚓一声解锁了,我们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根据指示进入建筑,看接待处的小姐姐正在讲电话,我刚好去拿准备好的材料。小姐姐挂了电话让我填写基本资料,问我在网上预约没。我说我是中国人,办旅行签证,好像网上没有让预约。说着一个外国人大叔走了过来,他们用芬兰语交流着什么。大叔随即开口问道,你俩都是去旅游的?得到我们的肯定答复,他一个帅气的甩头说,去边上的小房间吧。

我们来到像银行柜台一样的桌子前坐下,隔着玻璃窗递上了准备的材料。大叔仔细翻看着,不时地点点头,我且当做是对我的万全准备的赞叹。他边看材料边跟我们聊天,确认职业,或者说着哇你们要去这里等等。最后把该复印的复印好,除了护照归还了其他原件,并开始录入指纹。

「十只手指都需要,先从食指开始。」大概我压得太用力了,过程比石页先生曲折很多。根据先生的说法,把手指轻轻放在指纹扫描器上就行了。顺序是食指到小指,最后大拇指。我们都是先右手后左手。全部结束后,大叔拿出一个快递信封给我填写家庭地址,为了寄还护照。然后收了8000日元/人的申请费和500元的护照邮寄费。虽然我跟石页先生都有些犹豫护照似乎不能直接邮寄,好像是违反规定的,但也没说什么,还是选择相信大使馆和日本邮政。

最后大叔跟我们说护照应该一周后会寄还,我听了很开心,毕竟官网说审查需要三周或者更长。后来我看护照上的审批日是递签的第二天,也就是说一天就批下来了。不过我猜当天就批了,因为第二天是日本的「文化の日」,是个休息日,怎么会上班呢?之后的第三天第四天是周末,直到第五天的周一护照就从东京发过来了,周二到我们手上。如果我们在东京玩得久一点,说不定护照还比我们先到家。

后记

录入指纹的时候有个小插曲,石页先生非常顺利,大叔跟我打趣说哇你看他多快,急得我仰天长啸——What's wrong with my fingers!(扎心)不过我也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先生录入完指纹,大叔特别走心地跟我说:There is no wrong with your fingers,好体贴的大叔,对芬兰好感度+1(动态up)。话说对外的工作人员真是自己国家或地区的第一印象,像台湾的办理人员就让我很失望,而马来西亚的工作人员则令我想要下次不通过过境签而是好好去玩一玩。

拿到签证之后我狂笑了三声,然后上网找到了为我们办理业务的大叔——領事、二等書記官ペッカ・ ソンマルベリ(比心)。整个申请过程很愉快,气氛也好,当时就估计会顺利下签。反正都住在日本,干嘛还要黑在其他国家?或者外国驻日大使馆的人压根不知道福建人的“可怕”吧。

总而言之,三十岁来临之际终于要「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了,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希望旅途一切顺利,能够有幸看到极光。

EOF
212°
来啊,折腾啊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