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奶嘴

1,227字 163阅

坡坡打小就是睡渣,最近总算是“平反”了,两年了,我跟豆哥终于能好好睡觉了。因为睡觉闹,所以都顾不上奶嘴混淆,还没满月就给了奶嘴。姑奶奶安稳了几个晚上又开始了,但小打小闹塞给奶嘴便能平息已经令人感恩戴德,当然大哭大闹还是得上“人力车”。一岁多,终于在我的“威逼利诱”和苦口婆心下学会了自己趴床上入睡,所以半夜醒来也不总是要我们抱起来了,运气好的时候给个奶嘴拍几下就能接过去。搬家之后彻底跟我们睡一起了,夜里给她找奶嘴也不用起床了,只是还是得起身。在此强烈感谢NUK的夜光奶嘴,拯救夜盲症,还我好睡眠。再后来感觉坡坡睡得挺好,反而在醒来发现奶嘴掉了而闹,彼时也快要去保育园了,保育园睡午觉是没有奶嘴的,所以我想要不趁此机会一并断了吧。

在此之前也有过几次失败经验。第一次生病鼻子堵了没法好好吃奶嘴闹个不停,我就想干脆别吃了,豆哥表示不要,至少别在生病的时候。深觉有理,但主要还是我自己经不起折腾,因而迅速落败。第二次蓄谋已久,好几个午觉都成功了,但在夜觉仍有奶嘴与反复期的夹击下还是以失败告终。第三次,就是这次,为12月1日入园提前打响战鼓,心理建设加耐心陪伴,我做好了万全准备,誓要硬刚。

几天前开始谆谆教导,坡坡白天好好好晚上不听不听,于是先采取缓兵之策,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实在闹得不行了再给,减少与奶嘴的相处时间。坚持了两三天,头都快秃了,情况一点儿没好转。于是下定决心,一步到位。跟豆哥协商之后把奶嘴藏在衣柜高处,并告知坡坡奶嘴回自己家找妈妈了。坡坡刚开始有点懵,待理解能力上线后便开始了她的“悲伤五阶段”:

  1. 否认:拒绝接受奶嘴再也不回来的现实,哭天抢地;
  2. 愤怒:生爸爸妈妈的气,暴风哭泣;
  3. 讨价还价:可怜巴巴地恳求奶嘴回来,小声啜泣;
  4. 沮丧:停止哭泣,沉默无言;
  5. 接受:自己说出“奶嘴不在了,回家找妈妈了”。

这可能是坡坡第一次深刻体会到哭泣也没法改变现实,也是一次伟大的成长了。我在豆哥的支持下,每天晚上先洗好澡,跟坡坡同睡同起,因此心态平和。做好了一周都没有好觉睡的准备,没想到戒掉奶嘴的第一个晚上坡坡睡得还行,没有变好,但也没有变得更差。夜里醒来还是会叫,但因为浓烈的困意和一点点关于奶嘴回家的记忆并没有闹太久。我也用最大的努力和耐心包容她拥抱她,给她唱歌转移注意力,把她的情绪说出来帮她舒缓压力。经过第一天的苦战,第二天就轻松多了,第三天更是基本平静地接受了奶嘴已经不在的现实。但我还未彻底放松,因为可能会有反复。好在之后也都在可控范围内,一切都按照预想,戒奶嘴行动也顺利迎来了曙光。豆哥感觉不可思议,我也为坡坡的努力感到欣慰。一周后我把藏在衣柜里的奶嘴扔进了垃圾桶。

彻底跟奶嘴拜拜之后夜醒少了也好安抚了,虽然入睡时仍旧习惯性吧唧嘴,但现在也基本没有了。我也慢慢撤掉主动拥抱,转为被动拥抱,所以如果她夜里接不过去便会自己爬到我身边钻到我怀里接着睡。而我虽然还是要醒的,但可以不用动弹,等她睡熟了我便可以直接接着睡。豆哥因为睡在外面,完全听不到坡坡叫,倒是自己跟坡坡一唱一和,坡坡叫醒我,豆哥的呼噜让我无法重新入睡。即便如此,我还是被豆哥和坡坡给出的无条件的爱深深俘虏,觉得自己是全宇宙最幸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