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小事记

@ 二零一四

论文

终于把研究生论文交上去了。接下来几个月是审查期,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所以大家到了交论文那天都疯了,研究室洋溢着年前轻松的气氛。当然,作为标准女汉纸的赛恩,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把论文交上去,肯定得过把瘾!于是赛恩拜托小伙伴在导师办公室里拍了一组照片。

论文 style
论文 style

博客

自从第一封咨询邮件发出去以后,赛恩跟 FarBox 君便你来我往好不热烈。在 scriptogr.am 和 calepin 都停止开发的背景下,真心觉得 FarBox 还是挺努力的。另外得益于能够用中文沟通,赛恩问问题更加肆无忌惮了。

前几天 FarBox 更新了写作规则,因为文章都是静态的,所以改起来有点麻烦,但是能看到他们在进步也算些许欣慰。最近遇到了同在 FarBox 写东西的博友更是惺惺相惜,就像当年遇到个写 Blogger 的感觉一样。

其实不是赛恩问题多,是制作主题过程中有些后端的东西完全不明白。比起 WP 满屏的搜索结果,直接问个活人可快多了。同时处女座毛病犯起来,愣是整理了一套对博客的要求,没想到这些要求 FarBox 君也帮着实现了!有了后端的支持,赛恩在前端也得心应手起来。主题代码整理好上传 Github 了,现在就等着 FarBox 君帮忙理一理,人生第一个正式的主题就要诞生了!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

博客评论

可能细心的人已经发现了,现在赛恩乱记上没有评论的地方。是的,之前纠结了好久选择了多说,后来发现多说显示评论需要依靠每篇文章的 url。这些都没关系,关键是多说后台不提供评论对应文章 url 的修改功能。也就是说如果换了 url,评论就显示不出来了。这可是个隐患啊。在问过多说工作人员得到此功能确实没有的答复后,赛恩犹豫着要不要换回 disqus。不过现在文章还没整理完,所以不想弄旁的。

献血

15号去见了个创业团队,回来路上看到校园内有采血车,就顺道献了个血。其实以前大学里也有献血活动,但那时候不足50kg,就没去成。来日以后大概是年纪渐长生活无压力吃的又好,所以体重飙升,经过测试被鉴定为能够献血。

大概也是发现鲜少女生献血,又想着这真是一件好事,于是贱贱地拍了照发了微信想炫耀一下。结果直接被老妈批了,久违地吵了一架。个中缘由不详说了,总归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哎下次,没有下次了。

打工

12月24日是在 WWS 实习的最后一天。两周前主动找 BOSS 面谈说了将来的打算。考虑到公司现在的情况也养不起闲人,自己在公司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就主动请辞了。

倒数第二次去实习的时候,藤冈问我是不是要离开了,我肯定后问他怎么知道的。一旁的山田说是 BOSS 在大阪全体会议上说的。全体会议?我重复了一遍,听起来好正式的感觉。山田点点头。不过后来仔细想想,大阪也就10个人不到,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

没了实习就没了收入。于是我投了个无印良品,面试过后觉得跑偏了,估计希望不大,等到约定通知期限一过,马上再投。

摄影师

在 WWS 实习的最后一天中午,不知道是不是觉得之后很难在一起吃饭了,山田早早地下来和我一起吃午饭。她问我是不是想做摄影师,我想起前两天看的有关梦想的视频里重申的那一句:有梦想一定要大声说出来,于是便点点头。山田说她最近在一个摄影教室学拍照,那个老师是一个 freelancer,说正在招助手。我一听来劲了,求她帮我问问。

周六山田回复我,那个摄影师要求助手会开车,于是我就遗憾地出局了。山田安慰我说,这次虽然失败了,但是起码你知道了什么东西是重要的了。是啊,本来只是想学会开车也不错,现在看来还是很必要的。不过作为向摄影师迈出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步,我已经心满意足。

“无论如何先做做看”,是我和山田那天讨论的最后结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