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刚看完《医生杜明》却不想做作业,于是来写读后感。本来想回寝室对着电脑一口气搞定博客与生活随笔的,结果一个不情愿,还是操着不熟练的所谓的正确的握笔姿势在纸上哗哗留下痕迹。同时也在等着豆儿的短信,先看短信。

回来了继续。我发现自己很容易被书本内容或作者挑起写作欲。记忆中这个现象从第一次看刘墉的《花痴日记》开始,那个时候满脑子都是在美国无忧无虑的自由生活。所以整个高三,我的笔都没停过,除了以每周三十支笔芯的速度写作业以外,我还会挤出时间写日记以及看完各种小说以后的读后感。它们之中大部分仍是小说,而且蹩脚。幸而还有一两个看得懂并体贴我的人不断地鼓励我,所以到现在我才能继续不要脸地继续自己对臆想世界的描述。

脑中涌现太多东西,写来不及,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意识流。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变得很啰嗦,说话也是,写字也是。豆儿那天点出了我的这一缺陷,说是我的确说话很有技巧,但是冗长,其实究其原因,我发现一是因为我总生怕听话者听不懂,所以我在结论之前就会埋下亿万个铺垫,结果到最后连我自己都不记得我当初想说什么。也许这种记忆力锻炼才保我有现在的学习激情吧。特别在期末抱佛脚的时候,这种平素就不乏锻炼的能力变得更加闪闪发亮。第二个原因被我给忘了,所以每次语文考试写作文前我都要列提纲。更何况这种意识流一般的东西你一不意识就流掉了。

话题重回。高三写了那么多东西,但大学里“毫无建树”,后来发现是因为太久没有精神食粮的补给了。我从小不是个爱看书的人,甚至邻居来我家玩,不理我独自看书,我都会生气,并且“记恨”到现在。身边一直不乏爱读书的人,也明显察觉到读与不读的天壤之别。在我觉得我真正喜欢上读书是在大二下学期,可能更早却没有察觉。开始迷恋经济类图书,这让我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听妈妈的话去考上财,听爸爸的话去香港学工商管理。我已经记不得当时怎样一个稚嫩的孩子怎样坚定地对着她的爸爸妈妈说:我不喜欢经济!现在豆儿问我毕业后的打算,我甚至想过考商学院研究生。我想我确实开始喜欢上经济了,它的确很神奇很迷人。但是看《谁动了我的奶酪》《一分钟经理人》,我仍没有提笔的欲望。根源所在,我的笔,或者我的思绪还是与通俗小说类联系较紧密。这不看完《医生杜明》,泉思奔涌,不禁下笔感叹造化弄人。看完后发现自己瞬间就拽得跟杜明一样。看小四的书都没有这么真切,可能是因为小四的书离我的新越来越远了吧。他前期的作品还是能让我浮想联翩的,但现在就不行了。不是我思维退化就是他文风与我疏离了。事实证明是后者。

好久未写中文。好些字写不顺畅了。现在的课全日文的,除了计算机和体育。有时候我都怀疑日语学院给教室开电脑的阿姨都会日语,不然她们跟要用电脑的日籍教师怎么交流。后来发现原来是日籍教师会中文。反而是两个中国老师在一起还得飚日语,听得讲台底下的我们一愣一愣的。不是听不懂,是搞不懂干嘛这么复杂。还不如阿姨单纯。

事情往简单里想,是豆儿告诉我的。日后试试还真管用,少掉不少烦恼,也轻松了许多。反倒是他开始忙起来,夜里常常失眠,没关系,以后我负责帮他摆平不就了了。因为想简单,于是低智商地服从感性,说俗了就是跟着感觉走。所以我看到什么喜欢的就想要,就毫无隐藏地流露出来。这让有的朋友说我太善变,太容易动摇。可我记得上上个学期还是她跟我说觉得人的生长应该顺其自然,不愿强求。结果我们都变了。不过她的话确实没错。比如现在我就想变成杜明,也变成杜明了。想毫无保留地表现自己的想法,不要藏藏掖掖太女人气。然后引来他人奇怪的目光再拽拽地抛下一个“怎么样”的背影。

不好意思,思维又跳跃了,而且同时涌出成千上万个 ideas。择其一说。从来欣羡文笔好的人。一种是可以华丽到你窒息,叹为观止;一种是可以真实到你掏心掏肺都觉得不为过;一种是洗尽铅华的朴实;一种是被幽默伪装的无奈。其实这种分类有点不科学,但又如何。意识流嘛随波逐流咯。回归。我是定然写不出明灿灿光亮亮的句子了,总觉从小积淀不够,墨水不够吐。真实也未能尝试,因为我看的书大部分虚假或者文学处理过,另外我也未到那么真实剖白的年龄,所以还未拥有此等阅历。所以我向来朴实幽默,却也从来诞生不出一两朵小蘑菇,虽然平常我有意无意都在收集生活笑料。比如刚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舍友的一句“一场大雨,楼道里就开满小蘑菇”。上海最近阴雨绵延加阴风阵阵,天气破烂得像猪一样。这座城市向来让我欢喜让我忧。今天下午就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天上阳光透过图书馆高大的玻璃屋顶照下来,地上人儿说着上海话从我身边经过真是太不和谐了。这个想法一跳出来,我的脸就跟地板一个颜色了,因为随之而来的就是曾经的那句“这位同学,如果你不喜欢上海可以团一团圆润地离开这座城市了。”我可不想被驱逐,况且大部分时间我相当热爱上海,证据是我把我最美好的青春都我献给了它。豆儿都没有得到多少呢,我爸妈分到的更少了。

我发现自己写的东西有点前言不搭后语,这可能是意识流在作祟。哪天我得借一本《墙上的斑点》来拜读一下,体会下真正意识流的精髓。

后记:这篇文章我没有打完,因为它与我的心境已经大不相同。那时候开心,现在忧郁。性格转变太快,也是我容易动摇的一个表现吧。沉默是金。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