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坡的第二次&第三次理发

1,376字 117阅

秃头少女坡仔从小头发就很稀疏。刚出生的时候是伟大领袖的发型,后来连仅有的头发都在她不安分的睡姿中被磨光了。妈妈前辈说七八个月就能长出来啦,等到八个月大,被自己薅光的毛确实长回来了些,但也就是复刻八个月前的造型,着实看不出是小女孩。后来头发慢慢长长,逐渐裘千尺化,于是我第一次给她理了发。咱就是说虽然秃,也要秃得整洁、秃得有型。

两岁,终于有妹妹头征兆,于是又修剪了一次,从天亮到天黑,满身头发针。那时候我便暗暗下定决心,下一次剪头发一定要以准备洗澡之姿在浴室进行,好降低清洁成本。话说第二次理发一直想写但一直没空写,既然如此今次“一并端了吧”!

第二次理发
第二次理发

谷歌相册是个好东西,它告诉我第二次理发发生在2021年7月27日(约2岁7个月),距离第一次的2020年4月16日(约1岁4个月)差不多过去了一年三个月。基于这种间隔近似的情况,我实在想要把第三次理发时间提前写出来,满足一下处女座的完美癖好。第三次是2023年2月22日(约4岁2个月),与第二次相隔了一年七个月。不错,这个结果我很满意,可以进入正题了。

第二次理发也是因为头发参差不齐的原因,况且马上夏天了,就想给她剪一个清爽妹妹头。在阳台布置好简易理发店——上厕所用的踏板台当作椅子,前面立着iPad播放喜欢的动画片,舀水盆装满水用来打湿头发,给坡坡围上剃头专用半透明围帘,再预备好洗剪吹道具,一切准备就绪!

好不容易用手打湿了头发准备开剪,突然想起没拍before,匆匆用手机拍了前后,然后便专心致志地理着。天色渐暗,愈发看不清了,只好借着客厅的灯光,有点心酸是咋回事。刚开始按照原计划给发尾一刀切,想剪个妹妹头,后来觉得侧面衔接不够好,于是修成了圆圆的樱桃小丸子头。层次剪出来之后美感噌的一下上去了,坡坡的可爱度也突破了200%!坡坡本人也非常满意自己的小丸子头,以至于后来时不常提起说还想剪。再后来坡坡的头发越长越长,发际线也降下来了,虽然毛量不多,但起码能扎个马尾了。因我偷懒不想剪刘海,于是给她留了长刘海,大背头也逐渐能hold得住。她想做公主,我想偷懒,我们一拍即合,再没有理发需求。

第三次理发
第三次理发

四岁,发缝窄了不少,辫子明显粗了,前额也长出了小朋友特有的杂毛,女孩样儿跃然纸上。因为头发留得太久,发尾毛躁发黄干枯分叉,连斥巨资买的王妃梳和从国内运过来的洗护发套装也无力回天,于是我决定主导坡坡人生中的第三次理发。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次我把坡坡安置在浴室里,iPad当然也摆上了,只是因为网络不好没看成。于是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加上我的快手,坡坡竟也“挺”了过来,不得不感叹真是长大了懂事了。这次剪的还挺多,因为要把受伤的头发都剪掉,顺便剪了层次稍微打薄了发尾,刘海也修了一下,两侧做了平滑过渡,基本上按照我前一晚的预想顺利实施。事后收拾也很快,大部分头发拿塑料袋装起来丢掉,零星散落的用莲蓬头全冲进下水道了。整理好头发之后我们直接洗澡,真是又快又好!如果真要总结供下次使用的经验,那应该就是两侧衔接可以不用完全过渡,毕竟后面的头发那么长,而且前长后短的造型看起来更舒服。

不论如何,第三次理发完美落幕,按照之前的间隔计算,下一次大概会是一年半之后?因为坡坡喜欢长头发,所以我也乐得轻松。把受伤的头发剪掉之后,首先,头发明显好梳了很多,早上起来不再乱糟糟的了;其次,头发看起来健康很多,发色均匀,而且得益于豆哥的基因,阳光下呈现淡淡的金黄色。今后我应该还会继续剪下去吧,只要坡坡不排斥,我不腻,毕竟也算个蛮有趣的亲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