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坡第一次看牙医

1,224字 119阅

搬家过来也小半年了,查了家附近有两家牙医,都能看幼儿,遂预约了更近的那一家,打算自己先过去探探情况。一月份预约洗牙,因为新冠档期不能排太满所以最快只有2月9日。准时赴约,印象颇佳,感觉比之前那家更客观平和一些。立刻预约了幼儿涂氟,最快2月17日,周三,都做好了一个人带娃战斗的准备,没想到豆哥那天刚好休假,直呼lucky。未搬家前曾约过一次牙医,因为某天刷牙看到坡坡大牙上有个黑洞,拿牙签也抠不掉,紧张不已。约好后过几天黑洞竟神奇地消失了,估计是食物残渣,牙签抠不掉因为牙签太粗!总之早点看牙也好,没想到坡坡感冒发烧“逃过一劫”。

时间来到2月17日,动画片里绘本里妈妈啰嗦的话语里经常出现的牙科就在面前,坡坡很镇定。一如既往先由齿科卫生士为坡坡清理牙齿。成人plan此时是躺在躺椅上接受牙周检查、洗牙、研磨、涂氟一条龙服务,幼儿plan则是坐在妈妈腿上用葡萄口味的牙膏刷牙,然后拿小镜子照一照。齿科卫生士小姐姐非常惊讶坡崽的冷静配合,刚开始只是职业性夸赞,逐渐上升为由衷赞叹,最后直呼不可思议。我,一个半年前开始为坡坡做心理建设的妈妈,躲在坡坡的身后,深藏功与名。

清理好牙齿,卫生士小姐姐便喊牙医叔叔来看有否龋齿。成人plan也有这个流程,最后check一下牙齿是否bling bling,如果有蛀牙或者其他口腔问题,需要进一步探讨治疗方案。幼儿plan也是拿个小镜子,更加仔细地查看。牙医叔叔听卫生士小姐姐把坡坡的配合程度吹得天花乱坠,一下飘了,竟然提出让坡坡躺在他的膝盖上他好以最完美的视角进行检查。我,一个对坡坡性格知根知底的全职妈妈,从坡坡身后探出头来委婉地说,她,会,大,哭。牙医叔叔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同意保持现有姿势,稍微降低标准进行检查。结论跟一岁十个月市里安排体检在坡坡的暴风哭泣和剧烈摇晃中匆匆一瞥的牙齿检查结果一致——现阶段没啥问题。但为了体现本医院差异化战略,牙医叔叔还是给了几个实用小贴士:

  1. 继续保持现有的维持口腔卫生的好习惯:早晚各刷一次牙,小朋友刷完,爸妈要再补一下;吃完东西喝点水漱漱口;少吃零食。
  2. 牙膏要用儿童专用含氟牙膏,现在是啫喱状,吞点下去也没事;等三四岁可以很好地漱口了,就换成洗净能力更强的膏状牙膏;大概小学三四年级就能使用跟成人一样的牙膏了。
  3. 三岁之前半年来一次牙科;三岁之后四个月来一次。
  4. 不要让小朋友过早接触零食和饮料,特别是含糖量高的。

牙医叔叔走后,坡坡便要进行为母眼中最重要的涂氟项目了。自从这娃跟我们无差别饮食后,豆哥只要一吃零食她也要吃,豆哥一喝饮料她也要喝,我还是略微皱眉的。跟豆哥提了几次,他稍加收敛,但在几乎不吃零食不喝饮料的我看来,小坡还是在龋齿和肥胖的危险边缘疯狂试探。既然改变不了别人,那只能在共识上多努努力了,带坡坡看牙医,给豆哥按头科普科学道理。坡坡对于草莓味的氟素特别感兴趣,完美配合完成了(我)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小姐姐给了坡坡一个玩具作为奖励,坡坡大概在心里默默起誓:下次还要再来!

坡坡的第一次看牙医体验完美落下帷幕,希望她能一直保有一口好牙,吃嘛嘛香。也希望我跟豆哥都能在八十岁还留有二十颗自己的牙齿,这好像是日本牙科协会推崇的“八十二十”法则,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