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20191,103字评论

坡坡人生中第一次发烧

2019年5月11日,一个普通的周六,本来我们说好去御影吃午饭,顺便去akachan honpo逛逛,再去无印良品转转。我爸妈也有了自己的目的地,一早便出发了。通常,我们都会在坡坡第一个小觉后出发,大概是十点半到十一点左右。

那天早上我睡了懒觉。因为平日都是我在带娃,豆哥体恤我,主动承担了周末的工作。据他描述,坡坡一早醒来跟平常无异,真要挑刺,好像确实没有以往那么开心,但总体来说还是正常的。也因此我爸妈按照计划早早出发,留我们共享难得的三人时光。

喝完奶没一会儿,坡坡突然开始爆哭,我一个激灵,赶紧去哄她,心里还在想是不是我刚刚睡懒觉接触她时间少了,她想妈妈了(什么),可奇怪的是怎么哄都哄不住。因为竖抱,我的脸贴着她的头,下意识觉得温度不对。当时我们有一个专门买给她的额温枪,可以一秒测体温,但实际用起来感觉有些不准确。不论如何我们用额温枪测了一下体温,38.2℃。豆哥觉得不可信,翻出另外两个体温计。一个是最早之前买的腋下五分钟实测体温计,一个是我当时备孕用的舌下二十秒预测体温计。我们用二十秒预测体温计放在坡坡腋下,测出来35℃多,觉得不可能就放弃了。而另一个因为要测五分钟,只好由我抱着安抚,豆哥固定体温计。坡坡一直在大哭,体温迟迟测不好,我看她难受自己也流了眼泪。总算测量好,37.5℃,但我们都觉得如果是低烧坡坡不会这么闹腾。

因为前一天刚打的疫苗,有可能是疫苗反应,我便打了电话给打疫苗的医院咨询。接电话的儿科医生说最好过来检查一下,于是我们预约了下午赶去。本来我想马上就去,一来医院没有空位,二来正好是午饭时间,豆哥说我们得把自己弄好才能照顾得了坡坡。

吃了外卖,我们打车赶到医院。虽然心里明白,坡坡能吃能睡哭声大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看她那么难受还是心疼得不得了,因为从来没有听过她哭那么长时间。到了医院,量了体温,38.2℃。小儿科医生检查了一下说,喉咙没问题应该不是感冒,可能是疫苗反应。如果她能吃能睡精神好,回家观察一下。如果明天还是高烧则需要进一步检查。

有了医生这番话我们安心许多。回到家后豆哥赶紧开了空调,因为婴儿的体温调节能力有限,而本来坡坡就很怕热,再一发烧就更觉得不舒服。而我爸妈已经回来了,他们看到桌上没来得及整理的外卖盒和体温计,瞬间明白了。坡坡在空调房里不那么热了,也不哭闹了。豆哥趁机跑去附近药局买了腋下用的预测体温计,只要十五秒。大概空调真的起了作用,又或者疫苗的反应慢慢消退,体温开始下降,坡坡也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后来又睡了一觉以后,体温终于恢复了正常。

经过这件事我们也终于切身体会到坡坡不舒服时候的表现,她哭必然有原因,一岁之前她并不懂得用哭声要挟,她只是诚实地表达出自己的难受。做好父母真的是世上最难的事,毕竟这关系到孩子的一生。如何把握“度”将是永远的课题。希望我们能帮助她更好地成长,然后体面地退出。

EOF
坡坡疫苗记录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