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20191,502字评论

育儿日记之崩溃是常态

现在我的困境在于,我并没有那么爱她,却又不能(不敢)承认这个想法并以最低限度养育她。我分不清身体里那个必须对她方方面面上心的想法到底是外界给我的还是我本来就有的,抑或是我内化了外界的声音?我害怕自己的过失给她带来一生的伤害,我害怕做不好母亲这个角色,但若真的叫我全心全意付出,我又抵触且确定压根做不到。不是能力问题,是意愿问题。我不想失去自己,可我又同时知道不失去自己可能没法养好孩子。
 
大家都尽力了,要不是豆哥,我可能连仅存的一点点自我都会被淹没。可是也只能到这了,豆哥也到了极限,我不忍心,我也心疼他。我心疼所有人,我的孩子,我的丈夫,还有我自己。孩子是无辜的,是因为我们的选择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却没法给出我们原本想给出的那些爱和包容,令我十分愧疚和自责。这对矛盾根本无法消解,不知道时间能不能给我答案。
 
一定一定要克服所有障碍给自己留时间创造和输出,只输入是不够的。出门放风算、运动算、买衣服算、写博客算、拍照P图也算,但看公众号和刷知乎不算,除非看完马上思考记录内化实践。陪着孩子的每时每刻尽量挖掘美好的一面并享受,累了就休息,不要觉得对不起孩子。如果倒大霉遇上自己累孩子也闹,那就顺其自然吧,该咋咋滴,自己优先吧。

以上是独自带娃两周后崩溃时的内心活动。我史无前例地「离家出走」了,但还是保留了最低限度的理智给豆哥发了条信息。不想走太远,就上到五楼,想看看更高更远的风景,舒缓一下情绪。几日后,在关注的公众号「大J小D」里看到一篇文章叫做「先把母亲的位置坐稳了,孩子的生命才能更安稳」,正好契合当下的疑惑,算是又有了点长进。现在心里常常出现文中的一句话——不管你怎样不OK,我都会坚定温柔地引导。因为坡坡还未到需要教导规则的年纪,所以这句话暂时变身为——不管你怎样不OK,我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把这些思考告诉豆哥,豆哥叫我不用太过勉强。父母也是人,人无完人,该难过难过,该生气生气,过度压抑害人害己。于是我又想起另一篇公众号「满曰成长记」的文章「做不到“温柔而坚定”,就不是好妈妈了吗」里面说的,如果压抑情绪,孩子反而更加疑惑,妈妈到底是生气还是不生气,难过还是不难过,我该怎么办呢,于是更慌更乱。这么巧,在日本订的巧虎手册中也有相关内容,对于孩子来说,因为不明白而不高兴是常有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世界太大了。而父母情绪的不稳定也是他们所无法理解的事,偏偏父母总会在「生气——反省不该生气——压抑自己导致更生气」的恶性循环中往复不停,故而不由得使事情变得更糟。现在,当我和坡坡都不高兴的时候,我会换个环境,给她新鲜的刺激,也给我一个喘息的空间。

昨天,坡坡满九个月了。按照豆哥的话说,是四分之三岁。时间又快又慢地流逝着,接下来的任务也变得更加繁重了,我要再努力一把,争取一岁解放!


后记:如果坡坡长大看到这篇文章,我想跟她解释一下。我写下这些感受并不是想抱怨她难带,相反,我觉得她属于挺好带的那一类。只不过只要是带孩子,该做的事情就是那么多,不管好带难带,只是难带可能会更“雪上加霜”一些。我写这篇文章,一来想记录育儿路上的思考,二来想给坡坡将来的决定做个参考。正因为生了孩子之后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些变化是我之前一无所知的(没有主动去获知),所以我希望将来坡坡在考虑孕育下一代的时候能够在了解大致信息的基础上做出相对符合内心想法的决定。当然作为父母的我们是完全尊重她的选择的。

生养小孩是需要准备和学习的,如果犹豫或者没准备好,我不建议先生了再说这样的行为,因为等到孩子降临,那些措手不及可能会毁掉一个不够坚定的成年人的基本认知。但,不破不立,好自为之吧。


后后记:豆哥说我们之所以会在生养小孩上跌这么多跟头,并不是因为我们不适合,而是因为二人世界时期的我们过得太嗨了,以至于由奢入俭难。

EOF
87°
母乳和奶粉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