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胡建人,“托台湾的福”,我从小也是历练过的。犹记得深夜被妈妈摇醒,拖着疲惫的身体揉着困倦的眼睛“逃”到了楼下新修建的宽敞的二环路上。对于闷热的夏天来说倒是不错的乘凉时光,暖黄色的路灯光下,附近的居民三五成团,收音机里的报道声和大伙的闲聊声此起彼伏。直到确定又是台湾“作妖”后大家才渐渐散去各回各家。 刚到日本不久,还跟语言学校的同学住在四人宿舍时,某天凌晨突然感到床铺剧烈晃动,我们都醒了过来,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待我们稍加镇定,地震也消停了,我们竖起耳听发现外面毫无动静,想了想跟着身经百战的日本人应该错不了,况且我们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便继续躺下。但那之后我再没睡着,直到天亮。 后来跟石页先生住进阪大宿舍,某天清晨也是一阵晃动,我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先生扑到我身上紧紧护住了我。那个下意识的举动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暖心,跟我爸妈说了以......
我的Life coach好友前阵子给我推荐了一个ZOOM直播,题目是「冲破兴趣的迷雾——爱好那么多,挑什么发展职业?」。了解我的人可能看题目就知道为什么好友会推荐这个直播给我,因为我就是一个爱好广泛但没有清楚职业规划的人!这个直播发起者也是一名Life coach,叫作Lily。她请来了一位曾经找她咨询过并在后来的日子里活出自己人生的学生来谈论关于兴趣和职业的话题。因为是对谈形式,所以听起来比较轻松,也因此内容比较松散,但优秀如我还是及时记录下几个对我来说比较重要的点以及相应感想。 完璧より完成。 意思是「不要追求完美,而要追求完成」。原话当然是中文,我也不懂为什么感觉用日语写出来更准确。总之道理就如同字面意思,也是处女座的我一路走来的心得体会,放弃偏执的完美主义,生活一下子开阔了许多。当然更重要的是分清楚哪些完美可以放弃哪些完美必须坚持。这就需要自己对自己充分了解......
码头 2018.04.26 / 05.10 / 05.17 5h - 近处深化细节,远处模糊处理 - 近处颜色深,远处颜色浅 - 不用想太多,就按照直观感觉画,刚开始可能看起来很丑,但慢慢增加光影颜色变化和细节之后一切都会突然立体好看起来 - 强化细节的做法之一是,用细笔勾勒边缘使之更准确,然后内部用水适当晕开,这样边缘会比较整齐 画完植物,我开始寻找下一个素材。偶然发现一本德国杂志,里面都是关于自然的信息,是我喜欢的风格。中间有一整面的码头照片,海平面将天空跟大海五五分割,伫立于黄金分割点的红白色灯塔在不知是朝霞还是余晖中熠熠生辉。太美妙的场景,使得绘画过程都令人心情愉悦。极简的风格也刚好撞上我的心头好。 打稿并没有那么顺利,我太低估透视了,最后还是靠铅笔的简单测量才让自己相信两处码头的倾斜程度。就在我即将发腻的时候,底稿打好了。得到了老师的认可,我便开始从上往下进行上色。 大片渐变色......
例行流水 04.29(日) 晚上到家 04.30(一) 上午去开元寺写瓦,然后到公公办公楼做客。中午去看石页先生外公外婆,中午一起吃饭。晚上石页先生堂姐携男友来家吃饭聊天。 05.01(二) 上午跟公婆去拍全家福。下午去我表姐家看她和小孩球球。晚上公公带我们乘滴滴游江滨。 05.02(三) 回娘家,见了我外婆以及姑姑和小侄女宇希。 05.03(四) 见高中同学,吃饭聊天大保健。晚上去看我表妹的二胎小益,也顺便见了柚子和另外一对双胞胎侄女大宝小宝。 05.04(五) 回娘家整理旧物,晚上双方家长共进晚餐。 05.05(六) 回新园新村跟儿时玩伴团聚,吃了每年回去有机会都要吃的新园小吃店。傍晚去看朋友的小孩。 05.06(日) 回日本 在家就是好,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每天早睡早起还有午间小憩,除了容易吃撑,余下完美至极。出门全靠父母朋友滴滴打车。 闪光点 石页先生的外婆对我说,「有你在他身边我特别放心。你们要多出去玩,没钱我给你们钱。」 儿......
时间过得好快,马上进入五月份了,四舍五入一下2018年已经过去一半了。四月到底,便是我新工作满一个月的时候,也是我参加绘画班整半年的时间。五月开始就是日本著名的黄金周,日语里有个词叫做「五月病」,指的就是黄金周结束后重新开始上班时精神萎靡不振的状态。通常来说日本是四月份开始新的年度,所以我是今年四月份入职,一年前也是三月底离职。因此不管学校还是公司,刚开工一个月就放大长假,人一下子又给拽回到自由的时期,提不起精神也情有可原。扯了这么多有的没的,难得写点生活水文,讲讲这一个月的工作吧。 日语能力骤然回复 家里蹲了一年,日语水平直线下降,要不是还有去画画接触老师和其他学员,估计就靠着不用说话也能生活的日本社会,我连找工作面试的勇气都要攒个好几天。我听在澳洲的朋友说去便利店买瓶水都要跟店员侃两句,想想日本还真是适合外国人生活,不仅服务态度好,不会......
间隔年快结束的时候思维再次活跃起来,刚好有朋友来找我谈心,又看了另一个朋友和她先生做的关于亲密关系的直播,在微信上打了大段大段的话。本想捋一捋整理出一篇“干货”,但那段时间总结太多有些心累,所以决定“遵从内心”不强迫自己。但同时又觉得这些“思想碎片”弃之可惜,所以决定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直接复制粘贴在博客里,就算备了一份安心。(我有删微信聊天记录的“好习惯”。) 直播我们刚看了前面半小时,吵架的那段还原特别有意思,因为我跟我先生也是这样的!当时你说到你以为带娃容易吗,XF说他理解你,然后我暂停跟我先生说,如果是我,我会回「可是你平常没有表现出你的理解啊」,然后点继续播放,发现一毛一样!总之就是我非常理解你的想法和心情,同时也震惊女生之间的想法如此相近,男女生之间的想法又是如此不同。 你们整理的工具——聊天三件套(我自己起的名字哈哈,你明白就好)(博......
间隔年结束后我仍然保持着思考的好习惯,也正因为要开始工作,故而对于时间的安排、判断事情的轻重缓急就更加重视。我一直在脑海中追求简单生活(之所以说在脑海中是因为一直没有付诸实践),时间少事情多的情况下,该如何取舍以满足最低生存需求和最高精神需求是我的当前目标。于是首先我从生存需求着手,把日常生活中需要跟石页先生共同负担的部分整理了一下。 逃不开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钱」是我、「豆」是石页先生的昵称 首先,为了保证生存需要,我们必须赚钱养家,这里面包含着对自己、对孩子、对父母的责任。其次,如果生了孩子,不论从情感上还是教育上,双方同时参与性价比更高,所以我推崇夫妻一同带娃。家务方面以前也有所规定,这次顺着习惯更加规范化并给出了执行时间,第一个月成功实施并且比想像得轻松很多。当然还是有考虑得不够周到的地方,比如每种家务的周期不同不能一概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