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户的夜 随着新加坡之行的照片整理完毕,2017年的摄影合集终于可以封口了,朕心甚慰呐!现在还剩2015年和2016年的照片未动手,同样遗失了不少,还需多花点心思。2018年的照片也未及时整理,慢慢来吧。 以往我在整理照片的时候,通常会把无法成册的独立照片们合集为「生活」,后来觉得没意思就废除了,但禁不住整理过程中还是会跑出来一些不忍舍弃的,于是换了个名头,改为「其他」进行收纳。此篇博文便是为了2017年的「其他」而成,只是为了满足一个处女座的整理癖好,所以文字内容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随便说两句。 2017年的「其他」只有两张照片,是去看神户灯展的时候拍的。左图为神户市政府大楼,右图为在大楼24层俯瞰的神户市区街景。 在出口处我们看到一张告示,写着神户市政府大楼24层免费开放,于是我想反正没机会去市政府,不如趁此机会上去看看,就拖着先生过去了。电梯直达24层,出来是四面开阔的展望台......
早晨上班路上的夏蝉已不再 取而代之的是晚饭后散步时草丛里传来的秋虫鸣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 还不是北海道秋天的云 还好,还有时间 在我人生的第三十载 我还不想放弃去努力的意愿和勇气 也祈祷 永远有能力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永远有能力度过每一个悲观到快要放弃的夜晚 永远有能力说服自己相信睡一觉就好了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 还不是北海道秋天的云 还好,还有时间 我热泪盈眶 我热泪盈眶 (注:第一个热泪盈眶:在以为没有时间时发现夏天还未过去而欣慰;第二个热泪盈眶:为自己的眼眶仍有泪水而感慨......
前情回顾:新加坡之夏(四)(17P1V) 转眼就到了新加坡之旅的最后一日——7月19日,午后时分的回程飞机正中我们下怀,准备好好享受在滨海湾金沙酒店的惬意早晨。于是前一晚查好日出时间为七点,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就勇敢地起床了,拉开窗帘,天还没亮,淡淡的朝霞飘在天边,是我最喜欢的薄暮色。我们速速换好泳衣披上浴袍,带着装进防水套的手机直奔57层的无边泳池! 朝霞映照下的无边泳池 上到顶楼拥有了360度视角后才发现,原来朝霞已然红彤彤。然而太阳在无边泳池的另一侧,故而池水仍是冰凉,我们便跑去另一边的热汤泡了一会儿暖了暖身子,顺便晒晒朝阳。慢慢地阳光逐渐晕染开来,我们也积攒了些热量决定正式“挑战”无边泳池。在无数个寒颤和狗刨式的交错间我们终于适应了水温,然后便迫不及待地开始我们的“拍照打卡大业”。 不好意思,放错图片了。来,下一张! 无边泳池标准拍照姿势 一直遭受热带气候蹂躏......
前情回顾:新加坡之夏(三)(12P) 经历了三园暴走的一天,我们回到宾馆整理完毕后便秒睡,确实是累了。不知不觉旅程进入第四天——7月18日,这天的安排虽然轻松,但疲惫仍然限制了我们的脚步。谷歌相册就要更新完了,提前撒花庆祝。 滨海湾花园温室系列里最喜欢的一张 今天就要告别狭小的旅馆进入享乐模式了。早就心水滨海湾金沙酒店,因为有大大的无边泳池。早些年我那热爱旅行的表姐曾在暴走新加坡时住过一晚,这回也没少向我安利。于是我们打算“先苦后甜”,遂预定了最后一晚的“狂欢”。因此早上七点我们就退了房,拖着行李到车站百货吃亚坤——新加坡有名的早餐连锁,还不错。随后坐地铁到金沙寄存行李,然后才正式开始一天的行程。 滨海湾金沙酒店 今天的第一个项目是鸭子船。时间尚早,我们便慢悠悠步行去换票地点,顺道走了螺旋桥拍拍照。鸭子船是个水陆两通的交通工具,是周游新加坡著名......
虽然我的更新频率不算太低,但对比以往的我来说,这段时间确实有点沉寂!最近突然打鸡血奋起,想着把消失的近况汇总成文,在博客留个纪念。 石页先生的德国差旅 出自石页先生的iPhone 四月底,石页先生被派去德国参加一个工业展会,去年他也曾参加过类似展会,那时候是在上海。虽然有任务在身,但海外的business trip还是挺有趣的,一个人不受限,可以按照自己的步伐安排工作和生活。不过常态其实是累成狗的每天。我也曾经有过一个珍贵的出差游玩机会,自由自在,好不惬意。石页先生这次也匀出了半日闲,在不莱梅走走逛逛,一改往日动不动就喊累的形象,果然内在驱动力才是王道。 年初我们刚从北欧回来,没想到石页先生的第二次欧洲行这么快就来了。他对德国的印象很不错,城市发达街道干净,总之很符合我们原本对于德国与日本很像的先入观。只是缺点也和北欧如出一辙——对于中国胃打击最为严重的——没有好吃的......
前情回顾:新加坡之夏(二)(5P) 长颈鹿镇文 时间来到7月17日,我们到达新加坡的第三天。逐渐习惯了这里的炎热气候后,我们重振旗鼓,八点吃完早饭九点出门。因为打算在一天内逛完三个园区,所以做计划时我特意避开了人满为患的周末,虽然也不了解平日的客流量,但总比周末会好一些吧,我心里这样安慰自己。三个园区按照游览顺序分为动物园、河川生态园和夜间野生动物园,我提前在官网买好了套票。套票其实还包括另一个叫做裕廊飞禽公园的门票,但不像前三园紧挨在一起,这个鸟类动物园隔了大半个新加坡,无论从时间上还是内容上都没有去的必要,就被我Pass了。即便如此,四园套票还是便宜过三园单价总和,最后以150.1新元/人取得了通行证。套票中还含有以下优惠: 动物园:游览车免费无限次乘坐 河川生态园:普通游船、亚马逊游船 夜间野生动物园:游览车免费无限次乘坐(中文需另外预定+10新元/座位) 猿猴和喜......
前几天在为数不多的订阅号「新生大学」中看到一篇文章,名为「《少年说》:打击式教育为何“有毒”?」。一看标题我就毫不犹豫地点了进去。看到面对孩子的“痛诉”妈妈的回答时,我仿佛膝盖中了一剑,毫无意外地躺枪了,因为我从小也是这么被打击长大的。但好在我也并非没有得到过赞许,只是现在回头想来,太少了。又或者在表扬之后总会得到一个令人厌恶的“但是”。即使前不久父母还“嘲讽”过我「只爱听好话」,我除了感到无奈,已经无力争辩。 在叛逆期最盛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时常有这么一个念头——我要把现在的想法记录下来,等到以后我的孩子跟我“对着干”的时候,我就翻一翻这些记录,找回对青春期想法的理解。虽然最后并没有付诸行动,但我一直坚持的想法是,如果我有小孩一定要用鼓励教育。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在跟石页先生早期的相处中不自觉流露出被潜移默化的说教姿态,即使对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