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我们系里有校草!” 叶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兴奋,真是无聊,女人没了男人就不能活了吗? 大学开学前一天晚上,我们宿舍的姐妹因为脱离约束与马上就要开始的新生活而激动不已,当然我也没能睡着,因为我忘了大学与高中不同。 果然不同。 早上起床后,桌上摆着一盒牛奶,底下压着一张纸条: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我们几个翘课去逛街,看你睡得熟,没敢惹你,自己去上课啊,乖! 我喝掉牛奶,揉掉字条,收拾好书,看看手表,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他一定会大声谴责“你个变态,这么早到教室干吗?”然而对于像我这样百般可爱,万人仰慕的大学生,这就是应该的,令人乐意接受的。 这就是不同。 然而事实总是无情地击碎梦想。大学的课堂不仅大而且满,黑压压的一片只剩下最后几排位子。众所周知,那儿是接收不到秃头教授的“真言”的。 我无奈地抱着书,“爬”到倒数第五排(这已经是我能找到最近的座位了),然而......
现在是北京时间2007年1月1日0点,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 又是新的一年开始,我已经19岁了,完全看不来,我竟是这样一个感伤的人。 凌晨零点零分 又是新的一年开始 窗帘上斑驳的影子 那是窗外的焰火在讽刺 新年的钟声在沉默中响起 当人们欢歌笑语的时候 我却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悄悄地哭泣 为我的过去 也为未来担心 一个人窝在家里 逼自己做不想做的事 与热闹的人潮形成对比 是我孤独而脆弱的内心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只有接受无法更替 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就必须学会很多很多 若是跨不过这道坎儿 也许人生将会完全不一样 我不想出乎自己的意想 只是不要碌碌无为便好 做不了最厉害的人我想 但也没有人能真正做到那样
当你的心灵感到劳累,挤一份雅心,品一杯奶茶,吟一曲不成谱调的词阙,让心灵在词海中领悟出一分悠哉与闲适。 当你的心灵感到困倦,留一份空白,躺一把藤椅,放一段优美古典的音乐,让心灵在琴音里衍生出一份恬淡和明静。 当你的心灵感到紧绷,找一份闲趣,寻一处美景,画一幅意境悠远的图画,让心灵在色彩间涂抹出一分轻松与自在。 当你的心灵在生活的重负下变了色,那么就让它去旅行吧。 风起云涌,草木瑟瑟,天柱山上正旅行着一颗被官场抛弃的心。心灵在这里得到了休憩,它喝着美酒哼起了小曲,恣意地在天地间邀游驰骋,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它曾“散发弄扁舟”,也曾“且放白鹿青崖间”。它的旅行地点换了又换,吸收着新鲜的空气与灵感,充实着自己。李白就是这样让心灵去旅行的。一切从心所欲。 而在遥远的赤壁,又有一颗蹦蹦跳跳的心灵在旅行。它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了,但感觉已全然不同。它翻山越岭......
前几天做物理作业,遇到难题了,算了大半张稿纸,绞尽脑汁都无果,正欲放弃之时,突然发现了突破口,问题便随之迎刃而解。 相信很多人都会有和我一样的经历吧,遇到难题,或者难事,以为只有放弃这条路了,却又发现曙光,这种情况用陆游的一句诗解释为“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句诗本意是描绘陆游在游山西村途中遇到山环水绕的美景,好似前方已无路,谁知走上前才发现柳暗花明,一个村落在眼前。而现在,这句诗被引申为“在困境中又重现希望”,就如开头的例子。但在这看似偶然的诗句中,是否存在着必然呢? 比如说,小时候,爸爸带我散步,那时妈妈的单位离家很近,于是爸爸要求我找到妈妈的单位。我犹豫地向前走,穿过第一栋房子,不是,第二栋房子,还不是,于是我停了下来,转身看爸爸,爸爸只是叫我继续找,不要停下来。于是我在两栋楼之间跑来跑去,心生疑云,我明明记得是在第二栋呀,怎么会不见了呢?于是我......
一个细雨绵绵的日子,最容易发生意外的日子。 因为下雨,清水挤上了公交,这城市的使者,被派到各个角落,无所不及,无微不至。窗户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霜,车厢内有些躁热,不知是大家都着急着上班上学,抑或是人太多,二氧化碳浓度高的缘故。窗外不大却密如帛缕的雨丝,似在倾诉着这个旅程的冗长。 “清水!” 难得的这样一个雨天,难得弃脚踏车换乘公交,难得这么早出门,却巧巧遇上。 “你好啊,子棉。” “你今天……怎么坐公车……啊,对不起。”子棉边说着边向清水艰难地挪动步伐,一不小心遭了旁边一位提着装满食物塑料袋的妇女的白眼。 “小心一点。”清水浅浅地笑了笑,“今天下雨,骑车不方便。” “哦,呵!”子棉终于挪到清水旁边,轻轻舒了口气,接着就是一片寂静。不是车厢寂静,车厢还是一样的吵闹,小孩的央求声,妇女们的调侃声,还夹杂着不分明的情侣们的窃窃私语。 他们心却在这样一个喧嚣的环境中沉淀......
那天中午在阅览室,突然有些倦了,看着一撂撂的练习和一页页的空白纸,我已无力下笔。转头望去,阅览室整面的玻璃窗传递着冬去春来的信息。虽然大寒未到,天却已有些暖,哎,都是温室气体害的。窗外的景色称不上怡人,都是些七八十年代的破旧公寓了,老式的防盗网却勾起了我浓浓的乡愁。实际上我怀念的是过去,过去那种生活,过去那种味道,过去那种感觉。我一向是革命意志薄弱的人,禁不住诱惑“噔”地就奔向窗边,想好好欣赏一番美景,勿误了这大好的冬情。 当我沉醉在冬日暖洋洋的午后时,身后的位子上突然传来了抱怨声,一个男生: “搞什么,挡住我的阳光了。” 我愣了一下,决定“正确”处理这种突发的尴尬情况。我微笑地转过身,对离我最近的男生欠了欠身,极其有礼貌地问: “先生,请问您是在跟我说话吗?” 他显然是吃了—惊,哈哈,没想到我会出这一招“以德报怨”吧,看你那小模样,脸上那怪表情就知道你“如......
你是个活跃的人,你是个出色的人,从学习到生活。 你无所不能,你呼风唤雨,从学习到生活。 记得学生时代已远近闻名的你,一张俊俏的脸上镶着浓眉大眼,永远在唇边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笑起来的嘴唇扁扁的,扁到如果从你的头顶望下看去,只能看见飞甍似的鼻梁,却遮盖了小巧的嘴巴。 你并不是绣花枕头,你是校篮球队的队长,也是校足球队的队长,这总让老师很能头疼。于是每次篮球赛与足球赛撞车时,两边的老师会因此激烈地从一个月前就开始争论,还是你最后笑着站出来捏了捏手说,这样,一边一次,行吗? 那时候,我常常想,就再没有别人可以分去你一半的职务吗?没有。我奇怪我也找不出和你一样优秀的人。 每次的年终奖学金都毫无悬念地被你拿了去,而又都被你的朋友们分了去,你是被逼的吗?你不需要钱吗?直到后来认识了你,我才知道,你真的不用钱。 你唯一的爱好是画画,是国画,我很惊讶,外表如此时尚的青年会是弄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