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一转眼又过了一个署假,该走的都走了,不该走的也走了,只留下孤零零的我。”雪貂无奈地叹息着。当她从澳大利亚度假回来后,又想起自己的朋友——灵狐已经从中国消失了。她们同样都是北京四中的学生,同样都被保送,可雪貂选择了北京大学,而灵狐却只身飞往彼岸的日本东京大学了。都是大学,都有一个“京”字,可一个在东,一个在北,“好远呐”,雪貂重重呵了一口气,穿过冒起的白雾,忧郁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今晚她还要整理从澳大利亚带回来的东西。 回家后,开了电脑,雪貂为自己泡了一杯浓郁的黑咖啡。她一直喜欢黑咖啡,因为人生像咖啡一样,有苦有甜。对于同伴的“迁徙”,雪貂似乎已经不那么难受了,毕竟还有网络,况且她们的心会紧紧地在一起。 雪貂随意地滚动着鼠标,那一张张笑脸金晃晃地闪过,忽然,她发现一张照片似乎有异样。 “怎么会有模糊的人影?什么姿势?是相机坏了吧,不管......
延续上文:命运的休止符(一) 又是新的一天,虽然已渐至夏末,但太阳公公没有丝毫想要退休的意思,仍精神抖擞地在天空持续14小时的站岗。窗外的枫叶已有些要干熟的样子,一片片红的如火,黄的如金。雪貂一觉起来看了看钟,九点四十,心想周末最好的消遣也只有写字了,可又转而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的长篇小说竟已落入贼人之手,纵是心有不甘,又能奈何?但她还是打开电脑,到邮箱中搜寻灵狐的回音。自从上次她突然掉线,雪貂就一直很担心,不会出什么事吧!上帝保佑你平安! 幸好,雪貂在邮箱里发现了灵狐的回信,可是这份放心未持续多久,只到她看完信的内容之前而已。信文如下—— 雪貂: 太糟糕了!那天下午我不知道怎么晕了过去。就在灯下看了那鬼东西之后,我就觉得无法自拔,好像后面的“太阳”浮了上来,在我脑子里不停地旋转,我陷了进去……醒来时,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不过我没什么大碍,你不用担心。 对了,你和仙井怎么......
延续上文:命运的休止符(二) 说实话,雪貂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一点儿都不了解仙井——那个像迷一样的男人,他也从来未提及在日本的生活。更甚的是,连莲生都不得不承认即使是青梅竹马,可是仙井单纯的外表下面似乎总藏着些什么,虽然他的女朋友成为植物人后他成熟也沧桑了许多。 雪貂对此表示不解,莲生说:“仙井有个女朋友叫坎儿,是一个很可爱娇小的日本女孩。他们很相爱,但她在过去的一场重大车祸中变成植物人,可肇事司机却畏罪潜逃,凭着在车祸现场遗留的一枚北大校徽,仙井对她许下承诺一定要找出凶手,所以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寻找仇人,他想将他亲手……” “处死?”雪貂不安地问。 “不是,是缉拿归案,仙井才不是那种人,凭我们十八年的交情”,莲生微笑地说。 “切,怎么说一样的话。”雪貂努了努嘴。 “咦?”莲生突然皱了皱眉。 “怎么了?”雪貂将目光聚集在屏幕上,因为上面写着:有关又系的案件:2条。......
延续上文:命运的休止符(三) 去年冬天的一个午后,街上人烟稀少,因为天冷,大家都懒得出门。在街上的也一个个全副武装,看不到一块肌肤,只留下两个“气孔”,呼呼地往外喷白烟。就是这样一个安静的午后,在这样一条与世无争的道路上,发生了一场严重的车祸。 那天下着小雪,路上有些滑,一辆娇小的旅行车在路上小心翼翼地开着。此时正在愉快地哼着小曲的她却不知在前方路口有一辆红色跑车正疾速飞驰而来。就在一瞬间,天旋地转,红色的血液喷射在跑车鲜红的漆面上,分不清是血是漆。血液流过的地方留下一条条暗红色的痕迹,染红了雪的血向远处漫漫渗透。 伤者被路人送往医院,而肇事司机却已不在现场。 伤者是坎儿,肇事者是又系。 “被诊断为植物人的我一直都在昏迷中,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听见仙井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把坎儿害成这样?那个人,我一定要亲手抓到!’我意识到我已经在恢复知觉,但我不希......
“你知道吗?我们系里有校草!” 叶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兴奋,真是无聊,女人没了男人就不能活了吗? 大学开学前一天晚上,我们宿舍的姐妹因为脱离约束与马上就要开始的新生活而激动不已,当然我也没能睡着,因为我忘了大学与高中不同。 果然不同。 早上起床后,桌上摆着一盒牛奶,底下压着一张纸条: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我们几个翘课去逛街,看你睡得熟,没敢惹你,自己去上课啊,乖! 我喝掉牛奶,揉掉字条,收拾好书,看看手表,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他一定会大声谴责“你个变态,这么早到教室干吗?”然而对于像我这样百般可爱,万人仰慕的大学生,这就是应该的,令人乐意接受的。 这就是不同。 然而事实总是无情地击碎梦想。大学的课堂不仅大而且满,黑压压的一片只剩下最后几排位子。众所周知,那儿是接收不到秃头教授的“真言”的。 我无奈地抱着书,“爬”到倒数第五排(这已经是我能找到最近的座位了),然而......
现在是北京时间2007年1月1日0点,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 又是新的一年开始,我已经19岁了,完全看不来,我竟是这样一个感伤的人。 凌晨零点零分 又是新的一年开始 窗帘上斑驳的影子 那是窗外的焰火在讽刺 新年的钟声在沉默中响起 当人们欢歌笑语的时候 我却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悄悄地哭泣 为我的过去 也为未来担心 一个人窝在家里 逼自己做不想做的事 与热闹的人潮形成对比 是我孤独而脆弱的内心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只有接受无法更替 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就必须学会很多很多 若是跨不过这道坎儿 也许人生将会完全不一样 我不想出乎自己的意想 只是不要碌碌无为便好 做不了最厉害的人我想 但也没有人能真正做到那样
当你的心灵感到劳累,挤一份雅心,品一杯奶茶,吟一曲不成谱调的词阙,让心灵在词海中领悟出一分悠哉与闲适。 当你的心灵感到困倦,留一份空白,躺一把藤椅,放一段优美古典的音乐,让心灵在琴音里衍生出一份恬淡和明静。 当你的心灵感到紧绷,找一份闲趣,寻一处美景,画一幅意境悠远的图画,让心灵在色彩间涂抹出一分轻松与自在。 当你的心灵在生活的重负下变了色,那么就让它去旅行吧。 风起云涌,草木瑟瑟,天柱山上正旅行着一颗被官场抛弃的心。心灵在这里得到了休憩,它喝着美酒哼起了小曲,恣意地在天地间邀游驰骋,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它曾“散发弄扁舟”,也曾“且放白鹿青崖间”。它的旅行地点换了又换,吸收着新鲜的空气与灵感,充实着自己。李白就是这样让心灵去旅行的。一切从心所欲。 而在遥远的赤壁,又有一颗蹦蹦跳跳的心灵在旅行。它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了,但感觉已全然不同。它翻山越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