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真的很难吗?图书馆、书店中一架架、一排排,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的写作技巧大全,新概念作文,90秒让你入门……这些真的有用吗? 俗话说:“师父引进门,修行靠个人”。若只是生搬硬套“抄袭”来的好词好句,张冠李戴“剽窃”来的美言美文,这又有何意义,对个人风格的塑造反而有害。但这并不是说写作就要胡编乱造,不接受他人的益处,而是应该有选择地把适合自己的或自己有感觉的词句记录下来,这样不仅因为兴趣所在而容易记忆,也会因为适合自己而创造出自己的个人风格。文学积累仍是十分重要,诚然,那些著名的作家都有一定的写作基础,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在为自己写作,而非全为读者。 用心去写作,写你想写的,写你会写的;写可以表达你心情的,写能够宣泄你情感的;写你偶尔拾掇的,写你蓄谋已久的;这些都可以是你的写作素材,而从这些素材中找出乐趣,找出闪光点,找出重点显得尤为重要。 日常生活中有太多灵......
今早2:00因为灵光闪现,摸黑爬起来记录,结果被妈妈发现了,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对更加独立空间的迫切愿望。 为了让自己晚上能早点睡,所以把闹钟定在8:00。 不过8:00我是醒来过,也只是醒来过。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9:45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不过有意外的收获——又一个幸福的梦。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梦。 我好象在做一个实验——闭着眼睛在群杆之间窜来窜去。旁边有一女两男保护我不受杆的毁灭性碰撞。我就这样转啊转啊,与现实生活中不轻易闭上眼睛的我截然不同,因为我不相信别人,不管是谁,闭上眼睛我都会害怕,也许是人的本性吧。不过在梦中,我记得自己是150个放心地转,因为我知道他们会保护我。 终于,我发现自己转的路线一致,也得到他们的证实,于是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高二政治书上的知识):内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根据,外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条件。所以相对于外因,内因显得更加重要。 在实验结束前......
毒药 from MSN Space 前几天看到毒药的 SPACE,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像是幸福与希望的感觉。看不到其他人的评论与留言,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对他的感觉。我的感觉并不是网络上说的只是单纯地喜欢,那种小女生似的的肤浅的表达我有所耳闻,而我也自认为我会比她们高尚一点。看不到评论也好,事物都有两面,重要的是个人心态。事物的存在都有其价值。病毒也不例外,只是它到底看中我电脑的哪一点呢?其实有些遗憾,这也许就是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吧。 人很奇怪,喜欢一件事,不想打破它美丽的外壳,却又被好奇心怂恿往里窥视。看到符合心意的固然好,但若是违背意愿的呢?我也是人,我也有这种矛盾心理。其实只是随意搜了一下有关毒药的事,想多找些他的照片来调浓希望的感觉,但是事情完全在意料之外,没有走上我预期的轨道。 照片没找到,却找到什么“大揭密”?也看了很多不同人的不同观点。其中最强的应该算是“某人”(具......
相信很多人都疑惑过,但最后还是会找到答案。我也会找到,只是时间还未来到。 现在谈这个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这个年龄,对爱情的憧憬是正常的,只是如果不是爱情是什么呢? 从小我就喜欢长得帅的男生,真的是从小开始: 幼儿园 班上有个小男孩,现在忘了他叫什么,也不记得长的啥样。只知道有一次元宵节,幼儿园组织大家拿着自己的花灯,排成两列到街上“游行”。一列是男孩,一列是女孩。当时我就希望能和他分在一起,这样我们就能手牵手了。愿望实现,我很满足。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的小小的满足。 小学 上了小学,我“看上”一个叫XXX的男生,原因还是一样,当时我觉得他长的帅,可是现在“泯然众人矣”。悲呼~我很希望很希望能和他做同桌,这样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而我的愿望又一次实现了!记得他调过来的第一次“上课起立”,坐在窗边的我起身后望着窗外的落叶,心里异常激动啊~ 可是,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
印象中的“蠢蠢欲动”指的是,心急着想干某事而燥动不安的样子,比如:当老师提问并许诺给回答正确者以物质奖励时,底下的同学们都会蠢蠢欲动,此时“蠢蠢欲动”近似于“跃跃欲试”,这种解释在我心中根生蒂固了好多年。我从未怀疑过其准确性,似乎这种解释来源于阅读不少文章中的提示,所以当我抱着这样的解释去看其他文章时从未遇到过阻碍,然而今天…… 当语文老师在课上警告在底下自我活动的同学时:“喂,你们几个不要在底下蠢蠢欲动。”大脑用我的逻辑把收到的语言翻译成信息传递给神经中枢,于是我得到了这样的解释:“喂,你们几个不要在底下跃跃欲试。”跃跃欲试?感觉有点别扭,于是我请求大脑再处理一遍,结果仍是这样。大脑不但没有使别扭的感觉消失,还和记忆细胞“串通”好把以前模糊的记忆给抽调出来,以前语文老师似乎也有过这样的表达。当我大脑中的疑问不断累加终于爆发之时,我......
与巨蝇“搏斗” 看到刘墉笔下的他的女儿是一个怕虫子的人,心理暗暗地有些瞧不起她。“连小虫子都怕,真是没有用。”然后又联想到虫子是一般女人最难以应付的东西,即便是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在政界里威名远播,是女人就有软弱的一面,如此想来,对于不向一般女人看齐的我来说,虫子不算什么,也不能算什么。的确,我不怕蚕、蚱蜢、蜻蜒这样“长”得还可以的,但我怕蟑螂、蜘蛛、飞蛾这些相貌恐怖的,而且他们大多数都“可以貌相”,令人发指的外表加上深不可测的实力,使他们成为我这个勇敢小女人的克星。然而,平日里我不怕的苍蝇,今天却活活“整”了我一把。 我家的窗户都安有纱窗,但今天我为了吹吹凉风,连纱窗也敞开大半面,让视野更清晰。怎料一只“巨蝇”飞入,停在我的另一扇未开的纱窗上,我怔了一下,吓了一跳。这体型着实令人叹为观止,于是想把它赶走成了我心中的一个疙瘩。怕它太过活跃(苍蝇......
我叫纪郁,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女孩。 我提着行李箱匆匆地走着,突然间一个车轮从我的脚上轧过,惊慌中,又一个车轮从我的脚上再一次轧过,于是我急忙记下肇事司机与车辆特征,一个全身红色耐克的男生和一辆更加红的捷安特。哼哼,美女报仇,十年不晚…… 一转眼,十分钟过去了,我来到新生报到处,远远地就看见“一团火焰在报到处熊熊燃烧着”,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个小红,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的心里早已设计好了一套堪称完美的复仇计划,代号为“打倒小红”。计划的具体内容如下:先假装被小红拌倒,然后与他结识,等到他完全信任我以后,哈哈哈哈……我不禁对着天空狂笑起来。 “同学,你没事吧?” “啊?哦,没事,谢谢关心。” 打发走热心问候的同学,我便准备开始实施计划,第一步…… 不好!竟有人捷足先登! 一个穿着卡哇伊的女生“一不小心”扑倒在小红的脚下,只见小红伸手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