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做物理作业,遇到难题了,算了大半张稿纸,绞尽脑汁都无果,正欲放弃之时,突然发现了突破口,问题便随之迎刃而解。 相信很多人都会有和我一样的经历吧,遇到难题,或者难事,以为只有放弃这条路了,却又发现曙光,这种情况用陆游的一句诗解释为“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句诗本意是描绘陆游在游山西村途中遇到山环水绕的美景,好似前方已无路,谁知走上前才发现柳暗花明,一个村落在眼前。而现在,这句诗被引申为“在困境中又重现希望”,就如开头的例子。但在这看似偶然的诗句中,是否存在着必然呢? 比如说,小时候,爸爸带我散步,那时妈妈的单位离家很近,于是爸爸要求我找到妈妈的单位。我犹豫地向前走,穿过第一栋房子,不是,第二栋房子,还不是,于是我停了下来,转身看爸爸,爸爸只是叫我继续找,不要停下来。于是我在两栋楼之间跑来跑去,心生疑云,我明明记得是在第二栋呀,怎么会不见了呢?于是我......
一个细雨绵绵的日子,最容易发生意外的日子。 因为下雨,清水挤上了公交,这城市的使者,被派到各个角落,无所不及,无微不至。窗户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霜,车厢内有些躁热,不知是大家都着急着上班上学,抑或是人太多,二氧化碳浓度高的缘故。窗外不大却密如帛缕的雨丝,似在倾诉着这个旅程的冗长。 “清水!” 难得的这样一个雨天,难得弃脚踏车换乘公交,难得这么早出门,却巧巧遇上。 “你好啊,子棉。” “你今天……怎么坐公车……啊,对不起。”子棉边说着边向清水艰难地挪动步伐,一不小心遭了旁边一位提着装满食物塑料袋的妇女的白眼。 “小心一点。”清水浅浅地笑了笑,“今天下雨,骑车不方便。” “哦,呵!”子棉终于挪到清水旁边,轻轻舒了口气,接着就是一片寂静。不是车厢寂静,车厢还是一样的吵闹,小孩的央求声,妇女们的调侃声,还夹杂着不分明的情侣们的窃窃私语。 他们心却在这样一个喧嚣的环境中沉淀......
那天中午在阅览室,突然有些倦了,看着一撂撂的练习和一页页的空白纸,我已无力下笔。转头望去,阅览室整面的玻璃窗传递着冬去春来的信息。虽然大寒未到,天却已有些暖,哎,都是温室气体害的。窗外的景色称不上怡人,都是些七八十年代的破旧公寓了,老式的防盗网却勾起了我浓浓的乡愁。实际上我怀念的是过去,过去那种生活,过去那种味道,过去那种感觉。我一向是革命意志薄弱的人,禁不住诱惑“噔”地就奔向窗边,想好好欣赏一番美景,勿误了这大好的冬情。 当我沉醉在冬日暖洋洋的午后时,身后的位子上突然传来了抱怨声,一个男生: “搞什么,挡住我的阳光了。” 我愣了一下,决定“正确”处理这种突发的尴尬情况。我微笑地转过身,对离我最近的男生欠了欠身,极其有礼貌地问: “先生,请问您是在跟我说话吗?” 他显然是吃了—惊,哈哈,没想到我会出这一招“以德报怨”吧,看你那小模样,脸上那怪表情就知道你“如......
你是个活跃的人,你是个出色的人,从学习到生活。 你无所不能,你呼风唤雨,从学习到生活。 记得学生时代已远近闻名的你,一张俊俏的脸上镶着浓眉大眼,永远在唇边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笑起来的嘴唇扁扁的,扁到如果从你的头顶望下看去,只能看见飞甍似的鼻梁,却遮盖了小巧的嘴巴。 你并不是绣花枕头,你是校篮球队的队长,也是校足球队的队长,这总让老师很能头疼。于是每次篮球赛与足球赛撞车时,两边的老师会因此激烈地从一个月前就开始争论,还是你最后笑着站出来捏了捏手说,这样,一边一次,行吗? 那时候,我常常想,就再没有别人可以分去你一半的职务吗?没有。我奇怪我也找不出和你一样优秀的人。 每次的年终奖学金都毫无悬念地被你拿了去,而又都被你的朋友们分了去,你是被逼的吗?你不需要钱吗?直到后来认识了你,我才知道,你真的不用钱。 你唯一的爱好是画画,是国画,我很惊讶,外表如此时尚的青年会是弄墨一......
我们一直是朋友 可那一次我叫你唱歌给我时 你拒绝了 你拗不过我的坚持 从你口中飘出的悠扬的音符 拼成一幅冰上垂钓的画面 我却沉默了 因为从未出现过的慌乱 在你静静为我歌唱时的慌乱 我不知道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也许你早就不是了 而我现在才知道 意外还是注定的分离 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 但感情却日渐稳定 相信我们永远是朋友 cuiting:刚开始还以为写我,吓死了,还以为“我伤害了你。”一个写那么大,一个那么小,万一没看到你不就伤了一个幼小心灵了吗?为什么这么写,是说她唱时不带任何的情感吗? 作者:干嘛,就是你!!!不是你,汗死你……很难理解——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 cuiting:但我只有一个,所以你只需给一个回答。
“大家好,欢迎来到莱昂斯贵族学院。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温比新。在接下来的四年学院生活中,我将全权负责你们的一切学习生活。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本校……”温女士扶了扶眼镜,滔滔不绝地介绍了该校的历史、校规、课程及饮食住宿等方面内容,可谓是面面俱到,无微不至。 “每个人可以选修三门课程,当然,要多学是相当欢迎的。待会散会后大家到大厅选课程和教师,然后领取课表。哦,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因为你们都是贵族后裔,故本校设定了基本课程,每个人都必须通过,否则……”温老师还未讲完,就被一个清亮带点不羁的声音打断了。 “老师,请问基本课程有哪些?”一个面容清秀却在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的男生微微抬起头,叼着一根精致的过滤型香烟问。 “校规第八章第十九条规定,在校学生不得吸烟、酗酒、吸毒,不得打架、斗殴……,严重者可勒令其退学。”说完,温女生瞪了他一眼。“听明白了吗?需要我......
那天你说要走 我却无力挽留 难道时间还不够 你说希望我等 约好一年之后 可承诺会飘流 那天你突然离开 我想时间已足够 可是五分钟后 你让我哭了好久 我隔着大大的玻璃窗 看着你的飞机看着你 心里默念着这个约定 可是你却毁了约 只不过五分钟的分离 我看见你笑着说对不起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我们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那天你就这样离开 找不到残骸 从生离变成死别 我还反应不过来 谢谢你的爱 我也会笑着离开 cuiting:好像旅行的意义这一篇(突然想到)后记! 作者:因为和那篇都是从一个小故事改编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