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新家(四)

2,220字 80阅

前情回顾:我们的新家(三)


上一篇介绍了在设计师的的帮助下给我们的新家进行了中等规模的改装,成果令人满意。但这只是硬装部分,要达到理想中温馨舒适的北欧风格,还需要软装的加持。这也是个特别漫长的过程,从搬家之前一直持续到入住之后,并且仍在进行中。此篇文章乃本系列的第四篇,也是最后一篇。终于要完结啦,喜大普奔!

  1. 选房条件
  2. 邂逅房源
  3. 内部改装
  4. 搬家和软装

搬家

搬家咯
搬家咯

新家2019年2月底交房,我们验房无误后付清尾款做了最后的交接。因为担心刚装修完对身体不好,在父母公婆的远程强烈要求下,我们开始了给新房通风换气的流程。如果是我跟豆哥两人也就算了,因为坡坡还小,所以我们也不敢冒险。于是我们开启了大雁般的生活——几乎每周末都要去新家看看。一来检查窗户有没有被风吹得太开,雨天要去关窗;二来做点卫生,毕竟一直开着门窗通风,高层的灰尘也不少;三来进行软装部分,当然主要还是我来负责。坡崽也很喜欢新家,因为没家具,够宽敞,她可以自由地跑来跑去。后来我们才发现了这个通风换气时期的第四个优点——让坡坡熟悉新家。这个时期需要多久没人知道,我妈建议过个夏天,因为夏季炎热,墙壁里的易挥发物质会更多地释放。因为我们的涂装都是用的无害的水性涂料,所以其实并没有什么异味和不舒服,当然日本规格也更让我们放心。不过保险起见,我们接纳了父母的建议,毕竟我们也还没准备好搬家。

随着软装的进行,新家变成了可以入住的状态,于是我们开始“蠢蠢欲动”了,毕竟旧家没有新家方便。酝酿了一个多月,我们决定秋天搬家。考虑到搬家之后需要时间整理,我一个人带着坡坡不方便,所以需要找豆哥放假的时候。查了一下豆哥的年度安排,要么九月要么十一月,那还是早点儿吧!于是定在了9月19日,我32岁生日当天。这里有个隐藏狗粮,就是豆哥每年都会在我生日那天请带薪假,嘻嘻~结果今年生日“充公”了,哭唧唧。

决定了日期,我们在网上查了搬家公司,准备多找几家对比决定。没想到搬家行业竞争竟如此激烈,第二家打电话的公司听说第一家公司约在当天下午两点,表示早上十一点就过来。然后通过不停打折、拉踩竞争对手、放出过期不候狠话等一系列层层递进的骚操作,成功征服了怕麻烦的豆哥,在签约之前还需要当面打电话取消下午那家搬家公司的预约,搞的天真无邪的我俩心中暗暗拍手称赞,商场厮杀太好看了,好久没看到这么外露的日本人民了。签好契约书,销售小哥立刻把空纸箱搬了上来,还有一部分特殊的箱子会在搬家前几天再送过来。于是坡坡睡着后、周末空闲时,我跟豆哥就开始哼哧哼哧边整理边装箱,我负责扔扔扔,他负责装装装。

与此同时,在公园溜娃时跟熟识的妈妈们讲了快搬家的事,去儿童馆也跟其他妈妈和儿童馆老师都说了,得到了很多祝福。第一次不舍得搬家,因为生娃之后得到了太多帮助,也因为有了娃,感觉在日本的根扎得更深了。大家曾经一起聊育儿烦恼、交换信息,也从儿童馆老师那里得到很多建议和安慰,第一次育儿且在异乡育儿的我感受到的温暖于我而言是非常珍贵且难得的。全世界的妈妈们应该都能因为育儿迅速建立共情,世界难题哈哈哈!最不舍的还是一起住在公司宿舍里的妈妈朋友,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认识了,才没玩几次,就要搬家了。不过大家都陆陆续续准备搬走,毕竟公司宿舍太老旧了,有的屋子还漏雨。下雨天没法去公园打发时间的我们,常常聚在一起聊公司八卦聊老公聊育儿,于我而言,育儿疲累之时能痛快聊天真的很治愈。这也是为什么即便很累我也还是坚持带坡坡去公园遛弯,一来能消耗她的体力平稳她成长中的波动情绪;二来可以消解我的压力,特别是聊得来的妈妈,嘻嘻哈哈一阵能忘掉一天的烦恼。

一切打点妥当,2020年9月19日,我们搬家啦!当天的分工是这样的,豆哥负责搬家,我负责小坡。婆婆特意叮嘱,一定要护坡坡周全(古装言情派)。早上我们一起吃完早饭,拆空调的大叔先来了。因为正值炎夏,所以刚用过的空调拆下来还得沥个水。眼看快中午,豆哥遣我们先走,于是我带着小坡买了午饭就去新家候着了。新家客厅装了新空调,所以我们都很凉快,苦了最怕热的豆哥在没有空调的旧家苦苦等待搬家公司前来。正午时分,搬家公司终于来了,搬箱子倒是很快,但大型家具需要拆掉后再搬比较费时费力。全部搬完已经一点多了,豆哥才终于去买了午饭,吃完给旧家做卫生。搬家公司说路上堵车会晚点到新家,我就顺势哄坡坡睡午觉等待。下午三点半,搬家公司到新家了。先前跟公寓各方面都打好了招呼,加上最近也挺多住户搬家,所以一切都很顺利。我事先将家具摆放都做了安排,所以搬上来时直接让他们放在指定位置,也省去我们自己移动的力气。空调因为有点脏,在他们的建议下加钱洗了一遍。最后剩下的箱子全部叠在客厅里。素闻日本搬家服务细致体贴,确实如此。从公寓门到电梯门、房门、地板、墙壁拐角处都做了保护措施,防止磕碰。晚饭时间到了,搬家还在进行中,豆哥跑去买了便当,我跟坡坡先吃了起来(吃了一整天便当的我的32岁,男默女泪)。后来善解人意的婆婆还提点豆哥,要带媳妇儿吃点儿好吃的,所以在之后三天紧张的“开箱活动”中,豆哥仍旧没忘还了我份生日大餐。六点半左右,搬家正式结束,付了12w5的搬家费和1w5的空调清洗费,接受了带头小哥的脱帽致敬后,漫长的搬家日终于画上了句号。豆哥连夜把生活必需品都拆了出来,并在之后的几天里非常努力整理,他说要在去上班之前至少把基本生活打点好,让我带着坡坡不至于不方便。这可能是我那阵子听到的最实在的情话了。

新家越住越爽,坡坡也适应得很好。父母仍担心换气不够久,好在初秋适合开窗,而我也因为立刻带着小坡去了附近的儿童馆和公园所以不怎么在家。之后我们利用坡坡睡觉和周末时间一点点整理,虽然现在还有箱子没整理完,但没什么影响。偶尔东西找不到也就算了,多么大气随意!

软装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