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洒

3,411字 131阅

2022年年末,祖国清零政策松动,国内的朋友家人们陆续🐑了,妈妈群里也“哀嚎遍野”。看着她们描述症状的文字,我感觉自己第一次离新冠这么近。

年底是坡坡生日,我们请了长假,准备带坡坡去面包超人博物馆、开生日会、一起去冲绳旅游。前两项我们都顺利做完了,但却赶不上1月4日出发的飞机了,因为12月31日清晨,我发现自己发烧了。

这么多年了,除了打新冠疫苗就没发过烧,我知道我肯定是中招了。全身酸痛,呼吸急促,豆哥醒来听到我异常迅猛的呼吸频率,摸摸我的额头,便明白了一切。流感疫苗我打了,奥密克戎第四针没打!因为怵疫苗反应忽视了日本政府寄来的接种推荐,现在自食其果。掰着指头数数日子,来不及去冲绳了。

豆哥跟坡坡都很元气,他还心存侥幸,可能不是呢?我内心一个刘浩存表情包。庆幸的是,坡坡生日会过完了,也还好只来了一个小朋友,后来我也跟她们打过招呼跟踪了健康状况,好在没有殃及他人。

我跟坡坡解释了情况——妈妈发烧了身子很痛,需要卧床休息,如果你想妈妈了就进来找妈妈吧。豆哥很给力地找了些游戏带着坡坡一起玩,还包了我的一日三餐。我也没闲着,趁清醒查了神户市相关政策,发现可以申请抗原检测,于是赶紧申请。晚上快递就到了,捅了鼻子,等了几秒,没🐑!我因为睡睡醒醒躺了一天,傍晚就退烧了,豆哥看着检测结果,心想冲绳有戏!刚聊完,一道浅浅的印子浮现。我们没经验拿不定主意,上网查,又发到妈妈群里问,得到的答案都是——🐑。我反而松了一口气,纠结了一整天旅行怎么办算是尘埃落定,只能取消了。这是我今年——好像也是有生以来第二次取消旅行,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没有那么难受了,毕竟罪魁祸首是自己,也没法怨天尤人。

晚上为了能睡个好觉,我吃了有退烧效果的感冒药,那是我白天遣豆哥去买的。但其实我傍晚就退烧了,所以吃了药整个人全好了。美美睡了一觉,我已经不烧了,就是身子有点累。坡坡看我能下地了,一直来找我玩,我陪了一会儿也没忘了正事儿——取消旅行。豆哥本来还在犹豫,但我一句“如果出发前你发病了咋整”给他拍蔫了。其实我知道他并不在意能不能去玩,他就是怕我难过,毕竟旅行于我的意义非常大。虽然我一直戴着口罩,病毒好像也不多(所以测出来是浅浅一道印子),一天就好了,但毕竟是新冠,其传染性心知肚明。不说违反了防疫法规,临行前出了幺蛾子再取消可比现在取消伤害更大。

抗原检测阳性
我弱阳,豆哥强阳。豆哥说我的身体是病毒培养皿🤦🏻

思前想后,我冷静地拨通了宾馆的电话,因为是新冠,他们没有收取手续费。我想也应该如此,不然心疼钱硬去不是“坏了一锅粥”。嗯,日本人这思想觉悟还是可以的哈!接着我又查了航空公司的取消政策,还好我们买的是可以部分退款的机票,就算没法因为新冠取消手续费,好歹能回波血,也不算太亏。幸运的是,航空公司针对新冠有独特政策,只要我提交阳性证明,他们就把手续费也退还给我。我问了神户市保健所,说是市里不出具阳性证明,但有阳性者登陆完了的邮件。于是我把邮件打印了出来,又附上了说明,顺利收到退款。至此冲绳旅行获得了全额退款,比起上一次血亏了交通费,这次算是非常幸运了。

取消了旅行,能安心养病了。坡坡毫不意外被我传染了。本来小朋友症状就轻,加上入冬以来三天两头生病而积累的亢奋白细胞护体,她啥症状没有烧了一天就好了。才烧了一天同志们,妥妥的轻症。也幸好她之前生病发烧我们囤了一些退烧药,所以心才能这么笃定。

又过了两天,全权照顾我俩的豆哥早上起不来了。也不知是照顾我俩累倒了,还是被传染了,他刚开始的症状很不明显。但逐渐地也烧起来了。好在我跟坡坡都好差不多了,这下换我们照顾他了。豆哥见我大病初愈,体贴地提出可以吃外卖。但以我浅薄的个人经验,生病了吃家常菜好得快,于是我还是奋起给全家包了一日三餐。结果也是累着了,某天中午想睡却一直被坡坡吵醒,我整个大崩溃,躲到卫生间里大哭。回到床上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豆哥无力安慰我,坡坡还在生气,就这样我们三个人默默进入了梦乡。我劝自己睡一觉就好了,果然好了!醒来天色已晚,豆哥掏出Uber Eats开始他的外卖时光,我们也就顺势看了起来。因为新冠,我其实对外卖很抗拒,但逐渐康复了之后又想吃了,这也是我判断自己好没好全的强有力依据。

之后的几天我们的作息都很规律,早上睡懒觉起来随便吃点——看电视——做午饭——玩——睡午觉——看电视——点外卖——看电视——睡觉。坡坡长大了懂事了许多,比起以前“伤痕累累”的长假,现在这点小崩溃根本不算什么。我自己也调整好了心态,大家顺利度过了悠长假期。豆哥虽然慢,也在逐渐好转,就是一直咳不停。而我因为之前被坡坡传染感冒诱发了「咳嗽哮喘」,所以一直在吃抗过敏和止咳药,因此并未受咳嗽困扰。新年伊始去复诊的时候,医生表示病情控制得很好,继续吃吧!

本来洋洋洒洒的新年长假变成了🐑🐑傻傻,居家久了也确实心累。我跟坡坡解封后逐步回归了正常生活,豆哥也在居家办公一天后迎来了他的解封日。我们都有在乖乖遵守防疫规定哟!虽然长假的后半部分脱离了我们的计划,但我们也有了不少其他收获。比如对于坡坡的成长又有了更深的体会,她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小孩。这么跟坡坡说了之后,她说因为爸爸妈妈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妈妈。嗯嗯,孺子可教也!

现在我们基本回复到🐑之前到生活状态了,除了豆哥还有点咳嗽。在国内决赛圈的爷爷奶奶一直很担心我们,而阳康的外公外婆则侧重于跟我们交流病情与阳康后的护理及注意事项。最后附上我们第一次🐑的记录,希望之后都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日期 🐑🐑🐑
12月31日 晚上睡不好,觉得很热。五点起来看电视,七点又睡下,忽冷忽热。九点多起来,热,全身疼,呼吸很快,喉咙有些不舒服,头疼,体温38.3。躺了一天,睡睡醒醒。中午喝粥,午睡后精神好多了,38.2。傍晚一觉睡得很好,因为身体不太痛了,37.7。晚饭吃面条,饭后吃了含退烧药的感冒药,37.1。睡前36.5,身体不痛了。上午向神户市申请的抗原到了,检测后显示阳性。各种挣扎后决定取消1/4~的冲绳旅行。
1月1日 晚上睡得很好,人好很多。容易累,容易喘。适当行动,注重休息。喉咙不舒服加重,但是不算痛。改吃主攻喉咙痛和咳嗽的感冒药。全天没烧。午饭喝粥,晚饭正常吃。胃口恢复。没有失去嗅觉和味觉。取消了冲绳之行的机票和酒店,重新定了春节去别府的旅行。收到神户市保健所的电话,被告知7号以后才能出门。临睡前坡坡发烧38.3。晚上照顾坡坡前半夜没睡好,后半夜睡得不错。半夜流鼻血。
1月2日 大姨妈来了,头有点疼,喉咙好多了,有点咳,有痰,继续吃感冒药,全天无烧。适当活动,恢复正常生活,仍旧注重休息,累了就休息。正常吃饭。午睡后精神不错。坡坡仍在烧,但没有超过38.5,中午一度降到37.5。胃口没有之前那么好,但也算能吃能喝能睡,一整天精神都不错,傍晚有点累的样子。
1月3日 坡坡早上退烧了,我也好多了,除了喉咙仍有点不舒服。轮到豆哥倒下了,37.5。上午抢时间洗了个澡,舒爽。豆哥下午烧上去了,38.3,也向神户市申请了抗原检测,一整天都躺着,因为身子痛睡不着。坡坡痊愈,我晚上睡眠质量很差。
1月4日 豆哥的抗原试剂到了,强阳,我归结于他是第二天测的所以明显,豆哥则表示因为我跟坡坡复制了大量病毒🦠所以浓度很高。我们开始了最不费力的生活方式:吃饭睡觉看电视。坡坡很乖很体贴,我的体力也回来了。如果没🐑,今天已经出发去冲绳了。但也没关系,反正冲绳去过了,我来了大姨妈也没法下水玩。豆哥还烧在38度上,基本卧床状态。
1月5日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退烧药的缘故,豆哥好得比较慢。之前疫苗反应也是他比较大,但今天终于退到了37度,身子也不疼了,开始咳嗽。我跟坡坡已经基本是可以复工的状态,我的喉咙也好差不多了。
1月6日 因为10号才上班,所以我们有充足的时间休息,倒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一直居家虽然有点闷,好在坡坡不吵不闹,我跟豆哥好像又回到了生娃之前的“糜烂生活”。
1月7日 我百思不得其解到底在哪里感染了新冠,最近唯一的变化就是去健身房,可是生病的人也没法去健身呐。更何况消毒做得不要太好,使用器械之前之后都要自行用酒精消毒,工作人员也会见缝插针地消毒,室内摆放着空气净化器,窗户也开着通风换气。无论如何,因为奥密克戎的传染性很强,我又偷懒没打疫苗,感觉中招在所难免。婆婆说我们在日本坚持了三年也算厉害的了。豆哥表示半年后体内抗体没了还是乖乖去打疫苗吧,我表示半年后说不定有新毒株把奥密克戎换下去了。我今天解封,坡坡比我晚一天,但实在是想出门,于是去了附近没人的公园散心。
1月8日 豆哥基本好了,就是不停咳嗽,很多痰和鼻涕。他的症状比我俩都严重,坡坡最轻,除了发烧啥事没有。我喉咙痛,嗅觉虽然还在但出了点问题,用卸妆油的时候发现的。得益于「咳嗽哮喘」的药,我基本没怎么咳。今天带坡坡出门骑滑板车了,为全面复工做准备!
1月9日 假期最后一天,除了中间有点小崩溃,一切顺利,谢天谢地谢自己。豆哥明天解封,所以他安排了居家办公。我们各自通知了自己的公司,却忘了跟坡坡保育园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