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琐事

现实生活中不自嘲都没法说出真心话的我,终于变成了这样的大人。有些话欲言又止,欲说还休,但还是过不了心里的坎儿。那就写在博客里,祸害我的读者好了。

不想生孩子

昨天爸妈把外婆接来家里过母亲节,我妈开了视频聊天。外婆年事已高,不自觉啰嗦了起来,于是我华丽丽地被催了不下十次关于生孩子的事。本来每周五的视频也从半年前开始变成了催生大会,上周回国的时候我自认为合理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也被“批斗”说态度不好。“说‘你们越催我越不想生’就是态度不好!”一盆冷水扑面而来,我也只好苦笑着作罢。晚上看公众号推送的母亲节专题,竟然是一篇不按常理出牌的文章。上网搜到了知乎日报,标题是赤裸裸的《小事 · 不想生孩子》。看了原答,不论真假,我都认为很有教育意义。于是转发到朋友圈,不意外地,爸妈都回复了。

本来打算直接回复我妈的“奉献论”,后来怕影响不好就转到家庭群里,但打了一长串还是没按发送。写在这里被父母朋友看到的几率虽然很小,但起码是个出口。我能理解想法不同,但不能理解想法不同却一直要说服对方的人。所以我也不愿反驳什么,因为再平静再理性,也会因为内容不被接受而被说成是“气话”。

我没有不想生孩子,我只是不愿意因为生孩子而影响了生活质量,想等我有能力了做好准备了再生。别说年纪大了生不好,那没准备好就生对妈妈对孩子对一个家庭才是真正的不好!

我说的是实话,越催我越谨慎,这是我在领证上那一跤的后遗症。石页先生说过,不是着急不好,而是在着急的情绪中做决定不好。我也渐渐意识到自己有时会破罐破摔地做了错误的选择,于是格外注意情绪不佳时自身的举动。我现在基本能够做到在不良情绪来临时及时抽身,所以当我被催得烦不胜烦时,我的本能反而在提醒我不要随波逐流,要遵从内心。感谢“进化了的本能”,让我觉得自己此生还有跃步的希望。

听话的代价

最近石页先生开始刷剧,《人民的名义》之后是《外科风云》。他的生活很简单,上班看剧玩游戏,偶尔来点小爱好,比如弹琴。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不爱受累,生活舒适就好。有挑战的事不是不会做,但非常看重性价比。他剧刷多了我开始有些不愉快,内心偷偷责怪他怎么不来陪我。后来想想我也没说,按照他的木讷是永远不会意识到的,于是开了口。没想到他爽快答应,接着就陪我看综艺。

于是我对他的这种责怪变得很复杂。因为我是那种会主动体贴别人,善解人意的人。但也因此在我的判断中,如果此刻自己的事情更为重要,可能就不会那么“听话”。而石页先生虽然不主动,但很听话,我想这大概跟他的家庭教育有关。从小爸妈就帮他安排好一切,所以起初一起来日本的时候我一直嫌弃他什么都不会,也完全没主见。

小时候经常听说学校里的坏孩子最后都比好孩子混得好,我想大概是坏孩子们都更勇敢,更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吧。而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并不是活出自己的价值,而是活出别人眼中的价值,所以在这种教育中获胜的我们俩,好像少了点什么。

我曾对石页先生有很多很多的话,每次跟他说多了他就有些走神,我也觉得自讨没趣。于是当时计划在博客上写出来,连专栏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有些道理想要讲给你听》。一来我的文章比说话来得简洁些,二来即使现在不想听,以后还能看。我还想着把对孩子的话也写在里面,那些我觉得好重要但是他觉得没所谓的话。我怕我说太多遍反而起了反效果,我也怕我不能确定他到底听进去了没。

大部分时候我都不希望现实中的亲朋好友看我的博客,因为在博客里有很多非常真实的我,我不想引起无谓的争端。但偶尔,比如现在,我多希望父母能看到这篇文章,更理解我一点。我妈未雨绸缪地劝我不要在孕期跟婆婆吵架时候说,你要记住,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我当时只回答了前半句,我知道。

我就是知道才必须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请原谅我的“不听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