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镜

1,524字 252阅

我是初三那年近视的,虽然当年我对真假性近视有些朦胧的认知,但同时我也深深地意识到,初三是不可能克服假性近视的,于是一点挣扎没有就去配了眼镜。福州那时候有个连锁店叫「宝岛眼镜」,我不知道跟台湾有没有关系,反正logo是繁体字,店铺多看着也挺正规,我妈就领我去了。因为关系到备战中考,当时坐在班里偏后排的我根本不敢怠慢,虽然才100度,还是煞有介事地做起了「文化人」。我还挺美,因为班里戴眼镜的不多,从小就喜欢特立独行的我心中的虚荣被满满满足。后来随着身体的发育,近视度数也在不断上涨,以一年100度的速度节节攀升,直到青春期结束的高二,稳定在了300度。彼时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开心于近视不会再加深了,一方面又失落于我的青春结束了。

无论如何,这些年也换过好几副眼镜。小时候爸妈带我去挑,但主要还是价格导向。长大了自己依旧保持着勤俭节约的好品格,反正都差不多,我戴眼镜都差不多好看(这里比个✌️)。大概是因为我中庭比较长,有副眼镜调和一下脸蛋看起来更周正些(朱一龙同款面相(臭不要脸)),所以我也一直甘之如饴。大学时期跟风尝试过隐形眼镜,佩戴技巧之高超连我自己都想鼓掌。即便如此,因为隐形眼镜事儿太多,后来就被我“断舍离”了,这也许就是懒惰的快落吧。对框架眼镜专一起来之后,我逐渐开始在意美丑。虽然我适合戴眼镜,但还是有「合适」和「更合适」的区别。日本有两家比较有名的高性价比连锁眼镜店,分别是Zoff和JINS。最早我都在Zoff买眼镜,早到我一点想不起来买了啥样的了。后来在JINS看到金边圆框眼镜,一整个爱住,配了防蓝光镜片,结果发现色差对于以视觉为生的我非常不友好,所以不太爱戴。再后来我怀孕生子,在家也不怎么戴眼镜,所以倒也没啥大影响。直到坡坡出生,我推着她逛街散心时又在JINS对一副墨绿色渐变黑框眼镜一见钟情,纠结了几周买了下来。这次我吸取了经验教训,配了普通镜片,色差没了,我又可以开心地P图做设计了!因为两副“爱镜”都是JINS配的,间歇性断舍离上头的我后来便把Zoff踢出了购物圈。前阵子逮着个机会时隔数年进去小溜了一圈,发现设计还是有些进步,反正跟JINS差不多,那就还是维持专宠现状吧。

我的眼镜全家福
一副比一副大

墨绿色渐变黑框眼镜的镜框偏细,看着比较洋气。镜框形状上方下圆,很好地修饰了我的菱形脸,我对它可谓是爱不释手。但前阵子我突然发现不戴眼镜看得比较清楚,这才意识到这副眼镜可能要寿终正寝了,于是又跑去JINS挑挑拣拣。可惜这次运气不太好,没找到一见倾心的。其实这副框架还在卖,但自从我决定穿衣风格all white之后,我就想配个浅色的眼镜,所以最后挑了一副透明亚克力镜框搭配淡金色金属镜架的眼镜,并配上了最近十分流行的「调光镜片」。调光镜片,顾名思义,它能根据紫外线强弱改变镜片颜色深浅。在紫外线非常微弱的地方比如室内时,镜片是完全透明的,就跟一般眼镜一样。而在紫外线较强的地方呢,镜片就会变成你指定的颜色(我选了棕色),虽然到不了墨镜的那种深度,但做个“有色眼镜”还是绰绰有余的。实际使用下来体验还不错,能过滤掉点强光,眼睛能好受些。但是因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尴尬定位,我大概率不会回购了。平时乖乖带个帽子不比啥强。

现在的眼镜框架和配色我都很喜欢,但形状还是更喜欢上一副,鱼和熊掌总是难以兼得。不过有一说一,新眼镜就是清晰,甚至可能因为我适应了“镜片一塌糊涂”的旧眼镜,视力竟然好转了一些。旧眼镜戴了近三年了,我上网查了查眼镜的寿命差不多就是两三年。像我这种天天戴还老爱擦眼镜的人,磨损只会更快,甚至镜架本身都有点歪了,所以我打消了只换镜片的念头,老老实实挑了副新眼镜。旧眼镜现在被我放在公司里做备用,过个一年半载就准备丢了。金色圆框还在,也确实挺适合我,但因为我在圆形墨镜上栽过跟头,所以这次想要调光镜片的我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还是选择了面积更大的方形眼镜。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圆框的,下一副我打算换成「防起雾镜片」,圆框就能安排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