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10字 × 5阅

搬入阪大国际交流会馆

从2011年7月份登陆日本国到现在,我们一共住过四个地方,包括现在所在的“新家”。今年四月份,豆哥正式入学。之前我从朋友那边听说学校宿舍的夫妻室很多空房,于是让豆哥试着申请一下,然后就给批下来了。分析了利弊,我们还是决定搬家。其实从“过新生活”这点来看,还是很值得期待的,虽然旧家还没有生活腻。

平面图
之前找房子一样,贴个平面图

搬家这天,风雨交加,之前联系的一个中国人搬家,他来了以后还说担心搬不成,因为今天渔船都返港,有些电车也停运。好在下午一点钟的时候风雨不算特别强烈,外加距离也不远,我们在风雨中奋战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把重点行李都运了过来。接着我们又折返旧家,等待停煤气的人。办好以后,我们稍微整理了一下,留下厨房和卫生间等明天再来打扫,又冒雨回新家了。

第二天豆哥去打工,我吃了午饭开始刷厕所。厕所在我们用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干净,要走了反而刷得闪闪发光。关于这点被豆哥嘲笑了好久。后来收房的人来了,我还在拔粘在厕所门上的双面胶残留物。我想,作为外国人就更应该弄得干净,让他们觉得我们是很有教养的。因为是外国人就要更努力,这点我在看《星跳水立方》的时候也从金小鱼身上看到了。

最后手续做完,我发现还有一个钩子没拔,那个工作人员就帮我拔了下来,留下了难看的印子。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我想下次我还是适可而止吧,还不如把力气留给整理新家。

这几天折腾得感冒也迟迟不好。我们拖着病体,终于在周五晚上把新家整理好,总算有了个整洁的家!这次的新家面积比较大,豆哥直呼过瘾,虽然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手,房子有些脏旧,但宽敞度在那里,还是比旧家伸展得开些。豆哥搬进来以后,似乎对于未来的家的定义更加明确了,比如一定要有床,比如一定要大一点,比如厨房的台子一定要够放东西。

新邻居 每年四月都是搬家的旺季,因为上学上班都从4月开始,所以地点移动频率也比其他月份大。就在我们准备搬走的时候,有一天,电铃响了。从摄像头看出去,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由于偶尔有日本电视台来收费,所以现在我们都比较谨慎,我观察了一会儿,便让豆哥去应门。听到他们啪嗒啪嗒说了几句,然后就是关门声。豆哥拿着一个包装好的盒子进来说:那个人是新搬来的,过来打招呼。 以前在课本上学过,日本人搬家以后一般会和左邻右舍打招呼、送礼物。最常见的是そば(荞麦面),被称为“引っ越しそば”。至于为什么送荞麦面,我查了一下网上有说因为荞麦面有聚集金钱的含义。不过我个人觉得可能是因为“荞麦面”和“旁边”在日语里的发音相同。 之前刚到东京找到房子以后,我还问中介需不需要跟隔壁人家打个招呼,她说无所谓(中介是个中国人)。后来搬到大阪,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十几户,我们更没有一户......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