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织的小毛衣

@ 二零一三

现在仔细想想,虽然我性格很像男生,但女生的活也一样不落,这多亏了有一个心灵手巧的妈妈做榜样。我记得小时候学着妈妈织毛衣,可总是越织越紧,最后连毛衣针都穿不过去。于是拆了织,织了拆,也没有在我的童年里留下什么丰功伟业。倒是到了大学,周围开始流行织围巾,有点功底的我决定挑战一下。没想到一口气织了三条(虽然有一条是妈妈帮忙织完的),分别送给了最好的朋友Linda,男朋友豆哥和舍友Echo。送给Echo的那条是我的最高杰作,所以那之后我也“金盆洗手”了,有自知之明突破不了(笑)。

妈妈织的小毛衣
妈妈织的小毛衣

有段时间姑姑钩了很多东西,比如拖鞋、包和小饰品。她送了一些给我们几个小姐妹,都是爱漂亮的小姑娘。那时候觉得钩这个活很神奇,它跟织不同,是用一个小小的钩针把花样勾勒出来。对于毛衣越打越紧的我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我也没有尝试过。某天我去外婆家,家里人准备打麻将,把罩在麻将桌上的一块精致的镂空雕花白布拿了下来。妈妈看到以后跟我说,那块布是她年轻的时候钩的。我当时就震惊了,我一直以为是买的嘞!其实姑姑送给我们的那些“作品”也是做好出去卖的,所以我身边的这群女人的级别不可小觑。

我记得幼儿园的时候我们就教过如何钉扣子。某天我跟同学聊天,她偶然说起自己衣服的扣子掉了一直没补,等到周末男友来了实在看不过去就帮她补好了。我很惊诧地问:你不会钉扣子?她苦笑着说,会是会,但是钉不好,还是她男友手活强些。想起豆哥用神奇的目光盯着我钉扣子的时候,他很不解当针从另一面上来的时候为什么不会戳到手,而且能准确地穿进扣孔里。我说,这都是经验,你补多了也就会了。说完这话,我想了想平时疯癫的自己现此刻拿着针线补扣子的贤淑样,自己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前几天豆哥的眼罩牛筋松了,买不到牛筋的我准备直接动手给他做一个。我拿了多余的毛巾剪成眼罩的形状,又用毛巾边做了像口罩一样的两个小圈可以套在耳朵上,这样平躺时就完全影响不到后脑勺了。于我,我只是想先大概做一个给豆哥戴着,有什么不足再修改,等有时间再做一个好的拿得出手的。但第二天早上豆哥端详着眼罩说,做得好漂亮哦,我竟然还有些些感动。我想对于豆哥来说,能做出眼罩就很厉害了吧。男女的分工还真是各不相同啊。

跑题那么远,我还是决定绕回来一下。文章开头的那幅图片中的小毛衣,是妈妈用业余时间织的。爸爸的同事抱了个美国孙子,刚好妈妈跟他同事的妻子很要好,于是就决定送件小毛衣。之后越织越上瘾,渐渐发展成“妈妈制造小工厂”。这也总不能老是织给“别人家的孩子”吧,于是我妈特意留了几件“私藏”,原因你们都懂的(笑不露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