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字 × 5阅

长途

莫要埋头玩手机
而辜负了窗外大好的春光

由于工作性质,我们常常和快递公司打交道。某快递负责我们片区的 I 大叔,性格有点古怪,甚至在上个月当着我和同事 F 的面,跟我们另一个同事 M 吵了起来。因为我一向深谙“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所以倒也和 I 大叔相安无事。 某个周五傍晚,I 大叔又来收货了。通常我们公司发货都是指定翌日到达,但这周六是法定节假日,大叔所在的快递公司也休息。我之前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于是在到达指定日写了周六。大叔看到以后问我,你确定吗?他说话很快,带着很重的口音,常常让我感觉云里雾里。而这次,一来我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二来我想到之前他和 M 的争执也正是起源于到达日期的确认,所以我在慌乱之中只是一个劲儿地说不知道,你要怎么改就怎么改吧,甚至忘记了跟楼上的上司确认,只想着赶紧逃开,留下和大叔同龄的同事 F 应付他。 后来我稍微冷静下来,找上司确认之后,发现有个货物一定要翌日到达。于......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