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1字 × 4阅

有一种孤单叫做想念

跟朋友说到豆哥去研修那会儿,每天住在公司宿舍并不回家,我每天下班回来看见空荡荡的房间倒还好,就是想到晚上也没人陪伴不免有些落寞。再到后来,特别是豆哥周末回来又出发后,我一个人坐在本是两个人的房间里,眼泪就不争气地停不下来。朋友有点讶异,大概觉得我不是这种人,我应该很独立不会为这样的事情伤怀。我被她的眼神提醒,急忙解释说,毕竟是一起生活了那么久的地方,突然只剩一个人肯定会不习惯。

这次回国办婚礼,在准备带去夫家的日用品时,想着要否把牙刷也带走。一来不需要夫家再拿一副,二来免得爸妈看着伤感。人不在痕迹还在的桥段最催泪。于是想到去外地上大学,与我而言新环境新事物让我应接不暇。但是在家的爸妈,是不是会在吃饭的时候下意识地准备了三双碗筷,到点时想着我就快放学回家,下班买菜老想着买些我爱吃的东西。我的生活痕迹,十八年的生活痕迹留在了家里,这些爸妈又是如何适应的。

豆哥说过,你不能一个人出去玩,留我一个人在家里,我很孤单。我那时候还说,没关系啊,我都不会孤单。豆哥说,那是因为你在外面玩!也许豆哥也没有明白透彻,在家的那个人并不是因为没得玩才难过,而是因为物是人非而触景生情。

这些年爸妈并没有告诉我他们是不是孤单了,又是如何适应的。但我现在终于明白他们的心情,所以我要更爱他们一些。即使人不在身边,也要让他们时常感受到我的爱和关心,这才是我应该做也是有能力做的事情。

豆豆,是你高中时候的外号。那时候,你会在炎热的夏天中午回家洗个澡,下午来上课的时候坐在窗边,让风把身上香香的牛奶味带到我这里。感谢在最好的年纪与你相识相知,也感谢从来内向的你对我敞开心扉。于是你就成为了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豆哥。 大学四年,有你省吃俭用的飞机票,也有我一夜未眠的动车程。临近毕业,我一句“不管你去不去我都要去”的任性,让你不得不做决定跟着我来到了完全陌生的国家。很多年后你回忆起刚到日本的第一个周末,我们没有手机无法通信,你跟舍友打了招呼就一个人出去走走。你记得匆忙分配宿舍时我住的那个区的名字,于是跟着路牌沿着河一直走一直走,想着也许能遇见我。 豆哥,从今天开始你就升级为豆先生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你来找我,因为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的。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