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文又来了

@ 二零一七

前几天刚说2013年的照片就要整理完,马上可以着手其他目标,后脚就搁浅了。也罢,既然生活琐事又积攒了一些,那就先来做生活汇报吧。

又认识了个程序员

话说每次在 Betty 处看到她跟码农们的亲切友好会谈时还是很羡慕的,因为我野心大能力小,非常需要一位优秀的码农拯救我于(常常实现不了脑中的构思的)水深火热之中。最初“勾搭”的 Hepo 大大虽然有求必应,但回复于我而言仍旧晦涩难懂,逼得我差点去学 python。本来就是无偿求助,即使脸皮厚实如我,也不好意思再问第二次第三次。后来又结识了一位小码农,但是码农分好多种,他好像不在我需要的码农范围里(小码农看到这里可能会出现黑人问号脸)。而最近接触的这位,虽然我们认识了很久,但起初他给我的印象也是很难接近,所以当他说自己不会聊天时,我在心里狂笑了好久。不过实际聊下来还是挺正常的,也是个乐于助人的好人。(好人卡限时派发中,欲购从速!)我以前真的很羡慕程序员们,因为他们不止会写博客,还会写博客程序,我也想写哈哈哈(情不自禁笑出了声)。所以有一位正在写博客程序的程序员在朋友圈,就有如神助一般,心里好踏实。这不,本来想等混熟一点再请教,他竟然主动提供 Disqus 的科学使用法,回头我好好鼓捣一下。

听了个长笛比赛

人生至今为止离西洋乐最近的一天!对!就是今天!我跟石页先生到神户文化会馆听了第九届神户国际长笛比赛的第一场……的上午场。票可以听全天,但是第一场大家吹的都是指定曲目,所以听了七个人就腻了,后来我还睡着了囧。即便如此,我还是有很大收获的,就是欧洲人和亚洲人吹出来的音色很不一样,吹得好不好听外行人也能听出来。我还发现演出顺序很有心机,每个小场都是从差到好,大概是为了照顾吹得不好的选手吧,如果先听了厉害的对手,可能方寸会更加乱。我记住了两个小场中的最后一位,分别是来自斯洛文尼亚和挪威的小姐姐,还有一位好像是天才少女人设的来自韩国的小妹妹。我们打算再去听听决赛,看看今天听的这七个人里面有没有人进入决赛,也想看看进入决赛的选手的实力。

换 iPhone7

据说秋天 iPhone8 就要出来了,连我妈都知道这个消息,不得了。不过因为解释起来太麻烦所以我懒得说的原因,我们昨天跑去升级了手机,从 6s 到 7。石页先生选了磨砂黑,而我选了亮骚黑。本来我想要 32G 容量即可,但是被告知亮骚黑只有 128G,于是在店员给出每月话费模拟发现没有太大变化后还是决定选择亮骚黑。选手机膜的时候也要了普通的光泽版,而石页先生选择了磨砂版。不过戴上手机套以后啥也看不出来,所以我打算先“裸奔”一阵。

新手机一切都好,跟 6s 从外形到内在好像都没什么差别,就是 Home 键不再有实质上的位移,而是用振动代替按压时候的感觉。今天稍微试了下相机,也没有明显变化。很多人说还不如不换,因为看不出来,所以我才“心机地”选择了亮骚黑呀!哦对了,有了 Apple pay,我想对于中国人来说有没有完全无伤大雅,不过在日本算是蛮特别的。正好我的信用卡可以绑定,有机会试试看。另外石页先生买了个贴有防电磁通过贴片的手机壳,这么一来交通卡不用拔出来也能直接使用了。

诡异的“地震”?

就在刚刚,我们坐在厅里,突然楼震了起来。我吓了一跳,石页先生很淡定,说是风吹的。我说怎么可能,此时又传来第二次第三次的震动。我赶紧起身去房里把包带上,时刻准备着逃命。石页先生让我打开电视机,同时他也用手机查一下情况。结果电视里什么事都没有,还在播安倍在 G7 峰会上的讲话。石页先生也说手机上查不到,于是这次的“地震”就成了悬案。回头我又用电脑查了一下,还是不明白刚刚的震动到底是什么。这样就更可怕了,难道在做什么地底实验?!(科幻片看太多的后遗症。)

话说今天是蔡康永的处女作电影上映的日子,老爸还发来票务网站截图说9块9的电影票没了,剩下的都是50多块的。现在的电影票真贵!好嘞,就这样完美地结局吧,准备洗洗睡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