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Q

上课铃响了,大家像往常政治课前一样乱哄哄的。

但这并不代表什么,因为我们的政治课总是很安静。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老师的缘故。所以等老师站定,大家正式准备好时,就安静地开始上课了。

但今天不同,老师站定,大家也差不多准备好了,但他突然大发雷霆,因为某君还在讲话,某君又未拿出书。他有些气急败坏了,冲下讲台,直接抓“奸”,欲将某君及其书包赶到年段办公室找老大,而当某君(携包)被赶到讲台边时停下了,他也走回讲台。也许他意识到闹得过于严重了。

正当场面有些尴尬时,不知是老天有眼呢,还是有心捉弄,两个迟到的学生来到门口。老师似乎找到机会解除稍纵即逝的尴尬,于是“凶神恶煞”地责问他们去干嘛了。

“厕所。”短促干脆的语音伴着更加“凶神恶煞”的眼神。

“去厕所啊?”他又强调地问了一次,想长些气势,可是适得其反。

两对“凶神恶煞”的眼神交锋着……

最后还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年龄优势决定了青年人的胜利。

他放他们进来了,那位携包某君也回座“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