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一个,还不够么

“医生,为什么我会得这种病?”
“回去问你男朋友罢。”
那一刻先是怔住,脑子褪白,随即晴天霹雳,铺天盖地。

走出医院的大门,无意识地抬头看,不知何时,乌云将天空割得四分五裂,周围弥漫着背叛的气息。这三年建立起来的信任感顷刻瓦解。

我没有质问他,只是私下收拾好行李,留了张纸条便默默地离开了。
是我太傻,我不知道他可以心里爱着我,而身体却享受着另一些女人带给他的快感。

我拦下一辆出租车,开到了一个废弃的小码头。望着远处一艘艘鸣笛驶过的船只,被忽略的感受再次涌起。
啊,被抛弃了嘛。因为小码头已经满足不了大商船了。
微风拂过,顺起一片小波澜。流水拍打着木桩,一声一声像在吟吟哭泣。
我躺了下来,试图与码头融为一体。
不,我想与海水融为一体。因为海水才是船只永远的真爱。不论船只航向何处,只有海水可以一直陪伴左右。

顺从自己的身体滑入海中,我没有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