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20191,755字评论

睡渣坡坡在努力

当妈以后才知道,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就是用「婴儿般的睡眠」来形容睡得好的情况。小月龄宝宝倒是每天都吃吃睡睡,但晚上也是这个节奏实在苦坏了我跟豆哥,导致我并不觉得月子里是最好带的时候。再大一点熬过了昼夜颠倒,晚上睡得好了,我们也逐渐适应婴儿的节奏,接纳这种情况后心态变得比较好,还暗自庆幸坡坡是个好孩子。只是白天因为觉短需要接觉,我仍是24小时与她捆绑在一起。刚开始充满干劲,觉得自己身体恢复后可以独自带娃了,鸡血上头,不醉不休。正当坡坡的睡眠逐渐规律我们如释重负时,令人闻风丧胆的四个月睡眠倒退如约而至。本来夜班只有豆哥一人生扛,倒退期实在扛不住开始跟我轮班。彼时我们最常说的词就是「车轮战」。我们的心态不断在崩溃和重建间往复,我也终于没忍住,在犹豫了许久之后决定开始「睡眠训练」。

坡坡两个月的时候我曾经尝试过「法伯法」,她断断续续哭了一个小时,我的心态也崩了。后来在豆哥和各位长辈的劝慰下暂时放下了睡训。但在经历了可怕的晚上一小时一醒的睡眠倒退后,豆哥默许了我继续睡训的念头。这次我采用了「拍睡」,第一个晚上拍了快一个小时,终于成功了,夜里也确实睡得不错。初尝甜头的我再接再厉,第二天坡坡也很给力,甚至没拍就自己睡了。但到了第三天,反复期来了。前一天表现太好我心一软,没忍住抱了起来,结果就再也拍不睡了。于是我退而求其次开始了「抱起放下法」。抱在手上的时间大大缩小,但重复抱起放下实在太伤腰,没法坚持,也就没了下文。豆哥戏谑道:承认吧,睡训失败了。

于是我消停了一阵,白天不再给她接觉,不再死抠睡眠量。过了倒退期晚上的睡眠也能接受了,便没有再执着。反正承受得起就受着吧。六个月坡坡开始趴睡,白天到点放床她一个翻身自己就睡了,我惊喜不已。但就好像有个互相牵制的关系,白天睡得好,晚上就睡得渣。后来我找坡坡谈心,让她白天渣点没关系,重点是晚上一定要好好睡,别折腾爸妈。于是一个翻身自己睡着就没再出现,又回到了抱哄。

七个月,坡坡跟奶奶日益熟悉,开始接受奶奶哄睡。奶奶谨记我说的「迷糊放床法」,一哄一个准,我又看到了希望。虽然仍是抱在手上哄睡,但在完全睡熟之前放到床上,即使把她弄醒也不会大哭,而是哼唧几句,在拍拍之下继续睡。有时我自己太累,害怕放床后她醒来我得再抱起来哄,就偷懒哄到睡熟,倒是奶奶一直坚持,给了坡坡更多练习在床上入睡的机会。

但坡坡夜里起来玩或者哄不睡的情况越来越多,我跟豆哥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崩溃重建心态之路。八个月,奶奶回国了,我一个人带娃。家里没了隔代亲的长辈,我又开始摩拳擦掌起来。本来打算在调整好房间布局后再开始新一轮的睡训,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默默地开始了,是比之前程度更进一步的「迷糊放床法」。本来是等她刚睡着就放床,现在是在闭眼之前放床,让她在床上闭眼入睡。这次进展很顺利,一来没人打扰,我的心态比较平稳;二来有了之前的积累,坡坡理解我在干嘛,也在努力配合我;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不再认为这是「睡眠训练」,而是在给坡坡累积自己在床上入睡的经验。累积经验当然是越多越好,但不像睡训需要不间断的坚持、容差度低。这么想之后,即使一两次坡坡没法自己睡着,我也能平和接受,按照老方法将她哄至睡熟再放床。现在哄坡坡入睡轻松很多,晚上也睡得不错,偶尔自己接不过去,我们塞个奶嘴拍一拍就好了,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育儿路上最担心,一次发生的事会变为次次发生。一次吃得少了就紧张得不行,不自觉联想到今后都会如此身体会变差;一次没法自己睡了,就觉得以后次次都要哄睡太累了,于是焦虑不已;对手机感兴趣,那将来岂不是要沉迷网络,荒废人生;不吃某种蔬菜,长大肯定偏食挑食身体不好。

我曾和小一轮的网友表达过害怕下一代过早接触网络的担心,她给了我不一样的视角,她说她接触到的更小的孩子,因为早早接触网络,不仅没有“堕落”,还比我们灵光得多。因为通过网络获取知识越来越容易,他们也自然比同样年纪的我们更加优秀。仔细想想,小时候爸妈觉得我们会变坏的那些行为,其实大部分都是一时性的。今天多吃了一根冰棒并不代表每天都想多吃一根,爸妈的过度关注制止反而令我们感觉到失去了基本的自由,为了挑战权威开始反抗。

从像完成KPI一样抓坡坡每日睡眠总量,到放手让她自己选择接着睡或醒来玩,再到放手让她尝试自己睡觉,接下来的路还有很长,但紧紧揪住的心放开以后,似乎无畏了。我客观地记录,看着她时而睡得多时而睡得少,但都不影响她的好心情,我也终于明白小孩还是很强大的,这些生理本能交给他们自己就好了。不代替,而是帮助。希望我今后也能继续这么做。

EOF
185°
新家墙色效果图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