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的感动

前天去医院吊瓶,爸爸带我去的,但他中途去买药了,我想,好哇好哇,不在也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应付,证明自己的机会到了!于是对阿爸说:你放心去买药吧!

我边吊瓶,边做作业。时间……

我看了下瓶子,差不多完了,于是收好东西,准备叫护士小姐过来搞定一下。结果,刚刚还四处分布的姐姐们,现在全部回护士室了。而我坐在离她们最远的地方。

本来是计算好的:我收拾好东西,总会有一两位在附近,然后我呼唤一下,然后就剩下等爸爸的事了。

结果,啊,我天!我看只剩一点点药液了,不能再等了,于是大声却不失矜持地喊了一句:“护士小姐,19号挂完了。”啊,意料中的事发生了,她们没听到,我呆呆的看着她们忙碌的身影,有些不知所措。

我的思想在迅速挣扎:

再叫一声啊,叫到他们听见为止,否则等到空气进入血管,就不再是矜持的问题了,生命啊!

不要叫了,刚才一叫,全注射室的人都听到了,太丢人了,哎~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刚才一直在旁边看报纸的一位哥哥抬起头,问我是不是19号,我愣愣地点点头,于是他马上站起来走向护士室,我对这意外的援助有些惊讶,没缓过来,只记得好象对着他的背影说了声“谢谢”,然后就看到他叫护士,护士在准备,接着他回来,帮我调慢点滴速度(事后才想起,我怎么这么笨,护士没来,可以先把点滴关掉,以免空气进入造成不良后果),然后护士适时出现,拔开胶布时,管子里有些返血了,护士迅速抽掉针管,叫我用棉签压紧些,我“恩”。

等我缓过来,能够静下来想想刚才发生的事,才发现那位哥哥已经回到他的位子上继续看报纸了。

心里涌起暖暖的感动!

写了这么多流水帐似的文字,只是为了能够对那位哥哥说一声“谢谢”,谢谢你帮助了我,而我却没有当面对您说过谢谢(不是矜持啊,是会觉得怪怪的,要怪就怪这个社会风气不那么开放,而我也没这勇气),实在过意不去,所以写出来,心里也安心点。

另外,本来想证明自己的,结果,虽然爸爸没看到,但在我心里,好像又失败了一回了!可悲啊!

不过跟现在的病情比起来,还是病情更让我担心,祈祷我快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