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80字 × 99阅

终于治完牙了

9月11日,我第一次踏进日本的牙医诊所。记得等候的时候不停地深呼吸稳定情绪,接受治疗过程中面部肌肉不受控制地抖动。好在牙医很温柔,帮我检查了口腔、拍了X光并说明了今后的治疗方案。由于所在牙科诊所很忙碌的关系,前后时间加起来不过30分钟,我便走出了诊所,且第二次预约排在了九天之后的9月20日。这时候我是庆幸的,毕竟对牙科的恐惧心太大了,能快点“逃”出来真是松了口气。

为了克服恐惧,我在这九天内疯狂地查询中日英文的牙齿相关网站,恶补知识。然后开始怀疑这家诊所治疗太慢,牙医的毕业大学不够好等等,于是跑去另一家寻求second opinion。本来在网上查资料时候这两家就是差不多的感觉,实际体验后也对比不出个高低,最后在朋友和先生的劝诫下,我放下了执念,安心在原来的牙科诊所继续治疗。

  1. 9月11日 口腔全面检查、拍X光、补上填充物丢失的臼齿×1
  2. 9月20日 治疗龋坏臼齿×1
  3. 10月3日 治疗龋坏臼齿×2:要做嵌体,所以削去部分牙体取了模型并做了临时填充
  4. 10月13日 继续治疗龋坏臼齿×2:安装嵌体
  5. 10月25日 治疗龋坏臼齿×2
  6. 11月6日 洗牙
  7. 11月15日 去除洗牙后留下的印迹

本来整个疗程到上周就结束了,但我忍痛洗完牙回来却发现牙齿上有淡银色的线,还以为六年前做的全瓷牙被洗坏了,赶紧又打了电话预约再诊。今天去的时候,所长跑出来看了看说可以磨掉,就吩咐上次帮我洗牙的阿姨处理。阿姨做好后给我看成果,我就问了原因。她说是去牙石的器械留下的印迹,然后跟我道了歉,这时候所长也过来看情况,确认没事后也很有礼貌地说如果还有问题请再打电话来。服务态度真的很好,但是治疗费还是照付不误啊。不管怎么说不是牙齿坏掉我已经很开心了,所以也就不纠结那么多了。

最后走的时候,门口的小姐姐温柔嘱咐,三个月后要再来做定期检查哟。走出诊所,我轻轻舒了一口气,战线长达两个多月的牙齿治疗终于结束了,而石页先生才刚刚开始。他估计要比我拖更久,因为只能周末治疗,不过反正也不着急,慢慢做。毕竟从决定进入牙科诊所的那一刻起,那颗不了解自己牙齿情况的心已经安定下来了。

追记:牙齿治疗是件对我来说挺大的事,非常值得记录。只是今天写博状态不佳,读起来颇有混更的意味。不管了,反正是写给自己看的,什么语气都不重要。

十月份参加绘画班以来,听到老师跟我以及其他学员不断重复一句话——「你想画什么」。有的人想画油画,有的人想画水彩,有的人带了照片,有的人拿着书。好像只有我,只知道自己想学画画,却不知道具体想画什么。 得益于每次去画室的时间不同,能够遇到不同的人,参与不同的讨论。前两次去的时候画完了马克杯后准备开始新的画作时,老师又问了一遍这个问题,我仍旧回答不出。这时画室里的另一位学员问我,「你有喜欢的画家吗?」我摇了摇头。「那你看到过某些画觉得很喜欢或者很讨厌吗?」我想了想说,「没有,似乎我对任何种类的画都还好,没有特别强烈的感情。」我说的是真话,只不过有些画我愿意去尝试的优先度更低一些,甚至不会想临摹。即便如此,想要尝试的范围还是远远大于不想尝试的范围,或者「可能是我看的还不够多,学得还不够精,所以不够了解自己的喜好吧?」老师笑着摇摇头,「喜好跟掌握的知......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