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为你好

我之前的那份工作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别人放假的时候我们是最忙的。所以工作一年都没蹭上什么公众假期,没能好好出去旅旅游。到我工作即将进入第三年,也就是石页先生工作刚满一年的时候,老板跟我说今年的黄金周可以放假,我便赶忙动员先生一起去澳洲,但他似乎兴趣不大的样子。那次我们起了点争执,因为准备时间紧迫,我不断催促他快点开好在职证明,但他就只是说忙且不方便。我也看出来他被我催得压力山大,逐渐就想放弃。后来因为签证问题最终没能成行,我想也好,就不用再去催他,惹他不高兴了。他知道我放弃以后也松了口气,我却更难过了。

说实话我完全不能理解先生的行为,只能解释为他真的没有那么爱旅行,或者可以说没有爱到愿意付出一些代价,比如需要走出舒适区。旅行对他来说就是「有的话挺好,没有也罢」的存在,所以不可能为了争取去旅行而做出什么超人的努力。在这点上我恰恰相反,所以这次的不合拍让我们心里都很不愉快。

过了一两年,我们在旅行这件事情上渐渐磨合好了一些,他了解我对旅行的热爱,会尽全力支持我跟我一起出行;我也理解他的想法,安排行程的时候尽量降低难度,确保他也能度过一个平稳开心的旅程。他可以为了我而出门,我也能为了他减少行程,反正最重要的是两个人一起出去玩时的好心情。

某天我们聊天的时候,石页先生说起曾经被上司逼得很紧,他手上的一个项目被要求重做,所以为了赶截止日期忙得不可开交,那时候正是他工作刚满一年的时候。我像被什么击穿了一样,说,「所以当时不方便开在职证明?」石页先生点点头。我说,「那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解释,这样我就能理解你了啊。我那时候还以为你就是不愿意跟我去旅行呢。」他笑而不语。我想他的性格本来就是会把事情憋心里的那种,可能不想我担心就没告诉我。

本以为知道了真相的我会更理解他,但我的第一反应却是「你这样不是反倒让我成为坏人了吗」的委屈。若是当时就说明白,也许那些争执就不会有,后面的残余势力也不会那么大,甚至在我心里也不会留下关于旅行的阴影。而现在更是陷入自责,因为我变成了一个不理解先生还耍任性的人。

谷阿莫讲解电影的时候常常一语道破电影套路,总是有「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的狗血桥段。好像为了对方默默隐忍是一件伟大到没有上限的事。偏偏电影的结局恰好证明了,如果当时讲清楚就不会有这些有的没的了。也许作为电影来说少了情节和看点,但作为生活来说,我实在不想要这些乱七八糟的经历。

很简单,如果真的是为了我好,那就请不要隐瞒,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如果真的是难到无法开口的难题,那就更应该说出来,寻找他人的帮忙。所以自那以后我常常提醒石页先生,如果有烦恼要告诉我,不要一个人憋着,把自己憋坏了不说,原以为是为我好的那些好不仅一点都不好,还让我陷入没能及时帮上忙的愧疚之中。


Click to load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