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刀神》

@ 书影音

只好自己去了。在公司楼下,我碰见一位老者,我双手一拱:“前辈,请问上海西站怎么走?”
老者看了看我,一脸疑惑:“怎么走?”
我说:“是啊,怎么走?”
老者一招“仙人指路”,指向西方,道:“从这边一直走,走到下星期一左转…”

黄昏,冷风,路人。
我和花有缺走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街道的两旁有各式各样的的店铺,有的是饭店,有的是饭店,还有的是饭店。于是,我们感到很饿,便进了旁边的一家肯德基。
我和花有缺在店的一角。
肯德基服务员甲走到我们跟前,礼貌地说:“先生,请不要在座位上,谢谢。”
花有缺说:“哦,了解。”
服务员甲说:“更不能站在上面啊!”
花有缺说:“你还真是麻烦呀,我躺下来行了吧?”

(花有缺)“…是不是以为我没钱付帐啊,我很有钱的我告诉你…”
服务员丙说:“先生,先生,请把你的硬币收起来。”

花有缺说:“人总是想看看外面的城市,等到了外面的城市才发现,所有的城市都不如自己的城市。”
我说:“恩恩,每个人都想知道沙漠后面是什么,其实沙漠后面不过是另一座沙漠而已。我感觉有些累了。”
花有缺说:“恩恩恩,我也蹲累了,你带纸了吗?”
我说:“我靠,我没带纸啊,我以为你拿了手纸了呢。”

买好票我找了个空座位坐了下来。
还没到发车时间,我坐在座位上想心事。
一会儿一个妇女走到我跟前:这位帅哥,请把座位让给我。
我为什么要把座位让给你?
因为我是司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