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沟

@ 二零一七

代沟,这个在以前的我看来特别中二的词,不知不觉转为了中性,变成了一种客观存在的、我愿意去理性讨论的对象。代沟之所以特别,是因为它发生在两代人之间,特别是父母和孩子,因为生活在一起,矛盾也更容易显现出来。记得高中跟朋友一起坐车回家的路上,我们聊到跟父母发生争执,其中一位略吃惊地对我说,没想到你也会跟父母吵架。当然,作为一枚曾经的普通中二少年,我也在青春期时感叹过父母无法理解自己,即使心里明白这多半是时代造就的代沟,但仍然觉得心中憋着一口气。

长大后,这类争执少了很多。一来大家的情绪都趋于稳定,二来不一起生活了,反而互相理解了。人就是如此,对于自己了解的东西特别振振有词,对于不了解的反而心存一丝敬畏。我也渐渐学会了跟父母有效沟通,并尝试引导他们,收效颇丰。所以对于现在的相处模式和状态,我还是很满意的。

前段时间辞职了,刚开始父母说尊重我的决定,没过一个月,视频电话的时候就开始催促我找新工作,即使我跟他们解释了一遍又一遍我的间隔年计划。他们可能以为我说着玩呢,也是,从小到大我都是个虎头蛇尾、三分钟热度的人,也不怪他们的“误解”。辞职两个月后回国,姑妈私下叮嘱我要好好找工作,我微微震惊,表面还是装作平静。后来我问父亲,为什么姑妈会说那种话,他说她只是关心我。因为我父亲之前也有借他人之口传达意思的“前科”,所以反而激起了我的逆反心理,甚至有些怨他不直接跟我说。我的母亲倒是很直接,搬出了她的成本收益理论,说供我出国读研,结果我在家里吃闲饭。至此我才真正了解了他们的想法,于是对症下药,详细地解释了我这么做的原因。他们似乎还是不能理解,但至少认可了我的态度,选择了相信我。

在我看来,人生的终极目标无非是有能力过上喜欢的生活。因此我努力读书,考上好学校,找到好工作,赚更多的钱。就像爬山一样,花了大力气终于达到山顶,只是为了看得更清楚,体会一览众山小的开阔,而不是因为山顶有宝藏,可以填补上山以来的所有支出。

前段时间跟前公司的一个后辈聊天,她说工资太低,干不下去了。我问她有没有什么计划,她说可能会去读研再出来找个好工作,同时感叹“你学历那么高怎么能忍受这种工资”(我入社的时候工资比她还低不少)。我淡淡地解释,因为我在意的不是他们给多少工资,而是这份工作能给我更多的业余时间。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即使是我跟后辈,想法也有差异,更别说跟我相差一代的、生活环境完全不同的我的父母了。在他们的认知里,接受好的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能过上安定的生活,而安定的生活来自于一份安定的工作。我不是说面包不重要,只是我觉得面包够吃就可以了。或者我宁愿只吃八分饱,也希望用剩下的两分换取更多自由。

这是我父母以前没条件体验的生活方式,所以我理解他们的不理解。也许现在我能做的唯一一件让他们放心的事就是,在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下生活得更开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