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the Memories of the Old One.

@ 二零一零

随着各个博客的迁徙,我开始进行大量整理工作。突而记起曾经的那个 space,它还在默默地工作着。还是走吧。因此准备删除所有的痕迹,关于 cyan---#hotmail.com 和 ccyann#msn.com 的一切。直接删掉又傻傻地觉得可惜,空虚的现在决定了将06年1月至09年搬家间的所有回忆重温一遍。记得昨天看到的一句话:你能回顾得多远,你就能向前看得多远。那我用这三年换未来。为了不至太过不舍,一些想要留下来的东西请零星地重新分布在这里吧。

2006/6/20
在我小时候,曾骂:‘你去死吧!’我多想把那小孩杀掉。

在电话里说真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我偷偷写个条:‘对不起,妈。’

妈,你别遮瞒自己几号衣服好不好?我很难给你挑选外套。

你一定很奇怪,我是从来不给你写信的。彩子她有孕了,妈。

妈,今天我在巴士站上见到一个女人很像你,我帮她担袋子了。

2006/7/2
小树上的蝉声声应和
砾石边的河映照你我
我们的时光逝去不在
爱是不变信念的专一
你将是我难忘的想起

2006/7/24
取色器

毒药

2006/9/16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2006/9/16
丑奴儿
书博山道中壁
【宋】辛弃疾

少年不识愁滋味,
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
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却道新凉好个秋。

2006/9/16
在医院里等待的时候,看见一个新爸爸抱着一个新 baby,可能是刚出生不久,长得太小了,应该说是还没长大。他(她)的妈妈应该是在做检查。baby 每隔几秒干哭一次,爸爸只好又哄又晃。baby 长得好可爱,也引来了周围很多人的注意。我突然觉得,小孩可以穿破陌生人之间的隔膜,让大家都聚集在一起,给彼此的相识,甚至是出现奇迹创造可能。

2006/9/16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自豪的说:
我很瘦,但我有肌肉;
我很黑,但我很光辉!

2007/6/26
现在不愁没大学上,就愁大学毕业后没工作,工作后没房子住,有房子后没男朋友,有男朋友后没老公,有老公后没小孩,有小孩后没人送终。

2009/7/14
文字较多,故转移到这里

2009/8/3
文字较多,故转移到这里

2009/8/8
哭泣的時候 我會選擇低頭
而我的感覺浸透在我的四周
周圍的景物因為我的悲傷而散髮著憂鬱的氣息
那麼你也不一定要看到我的臉才能體會我的心情

2009/10/25
有了自信很多事情都會改變.

如果不是我的錯,就不必再卑微下去.

2009/11/26
生活有两个阶段:
なんとか撑得下去和なんとか撑不下去。
微妙。

2009/11/30
小孩:爸爸爸爸,我妈妈呢?
爸爸(无比伤感地):妈妈在你还没出生之前就病逝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