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的第一更

好不容易呐,一切就绪。这话说来长了,介于现在时候不早,我还是长话短说吧。

回顾寒假,过得虽然空虚,但似乎比大四上的荒废相比强些,起码我做了些事儿。回顾大四上,没实习,不读书,考试成绩差,论文也没准备,就光玩玩玩了。起码寒假里,我们腻在一起,过了春节、情人节,帮爸妈分担家务,厨艺进展,准备申请材料,考托福(虽然很X),准备搬家,解决了一些blogger的问题,重装电脑……

自从沉迷拯救我的blogger自GFW中,我摇身一变伪Geek,电脑就是我的另一半,痴迷程度可见一般。是托福把我从这水生火热中解救出来,再推我进入另一个水生火热。考托倒数第五天开始复习,彻底砸掉,等着重考。考完托福身轻如燕,心静如水,回来一阵吃喝,准备搬家事宜。而托福结束后再过4天就是我上学的日子,所以这4天里,我非常忙碌,天天加班,提高了寒假的整体充实度。是寒假体验比大四上体验丰富的直接原因没有之一。

而这4天里,我完成了拷贝重要文件,重装win7旗舰2次(好吧是我蠢第一次重装后莫名很慢,开机速度一度达到3分多钟),完善电脑配置,各项硬件软件文件集合完毕。同时我也着手准备赴沪行装,自有财产的清点(为了搬家)。另外我还对新家做了一次厨房大扫除。同时肩负几乎午餐晚餐,还要保持与豆的紧密联系。所以这几天我真是分身乏术,好不劳累。

别看我现在安分地坐在寝室里,敲打着键盘,其实内心的我很困顿。接下来要过得充实还是继续空虚,都在我的选择。

PS:(不说憋屈,说出来矫情)整理内务的时候,看见自己当年的高考志愿校列表,天大的建筑系排在2志愿4位,我惊了。大学四年,我还是没有找到自己适合和想做的,李开复的境界于我真是难。曾想过如果当时填了天大建筑该多好,不仅能跟豆和恰一起,还能学建筑,况且天大建筑全国第2,而那时候我想考的同济的建筑也只是第3。对比了上外的日语和天大的建筑,同样的A++,只是那时候我一心想去上海,也没考虑到能跟豆发展下去。现在后悔啊,想读建筑啊,真切认为自己有一定的美术天赋和功底且饱含兴趣又有完美主义,但没有选择也就没有可比性,突然很悲凉地感到,一个重要的选择能改变人的一生呐。

今天在动车上,总结了一些日语惯用语,隔壁的先生大概有注意到。快下车的时候,他开口询问我是否在上海上学,是否学日语的。我答应着。他正要说交大神马神马的,因为我急着拿行李,他帮我从架子上拿下来而打断了对话。出站的路上,我在想,难道说到日语想到的是交大?突然想到上外日语全国第一的事实。会心一笑。如果真要说出个选择的理由,那我觉得能安慰我没有选择天大建筑的理由是,天大建筑只是第二,而上外日语是第一。无懈可击了吧。突然觉得自己好阿Q。

以上,睡吧哎。想得多不如动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