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73字 × 345阅

第一次感到生命危险的地震

作为一名胡建人,“托台湾的福”,我从小也是历练过的。犹记得深夜被妈妈摇醒,拖着疲惫的身体揉着困倦的眼睛“逃”到了楼下新修建的宽敞的二环路上。对于闷热的夏天来说倒是不错的乘凉时光,暖黄色的路灯光下,附近的居民三五成团,收音机里的报道声和大伙的闲聊声此起彼伏。直到确定又是台湾“作妖”后大家才渐渐散去各回各家。

刚到日本不久,还跟语言学校的同学住在四人宿舍时,某天凌晨突然感到床铺剧烈晃动,我们都醒了过来,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待我们稍加镇定,地震也消停了,我们竖起耳听发现外面毫无动静,想了想跟着身经百战的日本人应该错不了,况且我们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便继续躺下。但那之后我再没睡着,直到天亮。

后来跟石页先生住进阪大宿舍,某天清晨也是一阵晃动,我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先生扑到我身上紧紧护住了我。那个下意识的举动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暖心,跟我爸妈说了以后他们更放心把我托付给石页先生了,真是用生命怒刷了一波好感。

在日本的六年多时间里,除了上面说到的之外,也经历过一些小地震,比如在美国画家来日开签名会的时候,因为震感并不强烈且我不是一个人,所以很淡定,但是从未体验过地震的美国人就不同了,我看他是真的吓着了。但即便地震经历丰富如我,还是在今早的地震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不夸张地说,我第一次觉得有生命危险。

石页先生如往常一般七点半出门,出门前kiss goodbye时还叮嘱我不要睡过头,我很自信地点点头。之后我睡得很浅,所以在疯狂做梦,突然间伴随着猛烈的晃动,手机警报以惊人的音量响了起来,在不知道是附近的幼儿园还是小学传来的孩子们的尖叫声中,我终于意识到是地震,就在一瞬间我的心脏剧烈跳动着,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着,从未经历过如此强烈震感的我嗖地从床上跳下抓起手机冲出了门。我一直记得,如果地震了,第一时间要把房门打开,以防门框被压坏之后门打不开逃不出去。出门后一阵冷风吹来,我感觉地震缓和了些,于是回屋随手拿了件石页先生的外套披上,在门口又站了一会儿。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周围一片祥和,难道大家都不在家?

地震停了,我关上了门回到屋里,已经八点十分,上班快迟到了。我赶紧照常准备,另一边也不忘打开电视,调高音量。今晨7点58分,大阪北部发生5.9级(后修改为6.1级)地震,受影响的地区主要是大阪北部和京都,我所在的神户也有4级震感。摇晃得厉害,再加上一个人在家,我确实吓得不轻。在路上的石页先生倒是没什么感觉,以为又是像往常那样普通的小地震,所以收到我的短信后反而有些惊讶。

惊魂未定的短信
惊魂未定的短信

定了定魂,我才发现家里散落了一些物品,主要是厨房冰箱上的锅盖和蒜头,还有卫生间架子上的清洗用品。没想到会到这样的程度,也更证明了我的感觉没错,的确晃得很厉害。我把照片发给石页先生,他才警觉起来,千叮咛万嘱咐我要小心余震。而我还在一片混乱中,一边要准备上班啃着早饭,另一边还要看新闻尽快吸收最新消息。

散落的物品
散落的物品

终于到出门时间,路上收到石页先生短信说阪神电车停了,我想既然都出门了还是过去看看实际情况。可还未到车站远远就看到三五人站在路边遮雨棚下发短信,我就知道看来电车是开不了了。进了车站,果不其然,检票口立着一块白板,上面写着「由于地震阪神全线停运。估计重新运行还要很久时间」。我传达给石页先生,他建议我联系公司。经历了上次突然请假,我掌握了突发事件联系法,于是顺利联系到顶头上司并说明了情况。她问了部门主管后让我回家等电车重新运行。到家以后我被加入一个临时的Line群,部门主管重申了一遍相似内容,并叮嘱大家注意安全。后来一直等到下午两点电车仍旧没有复原,于是部门主管说时间不早了今天就休息吧。

運転見合わせ
车站的告示牌

而在车站等消息的时候我终于有时间开始问候在关西的朋友们,一直持续到回家之后,确认了大家的安全,我也放心不少。另一方面在八点十分我就在朋友圈发了句「没事」,但反应过来的人并不多,直到要煮午饭的时候发现没有煤气又发了条吐槽的朋友圈配了车站的告示,大家才发现我这里发生了地震,纷纷送来问候。

虽然这次地震并没有那么大,但却比想像中的以往的那些小震要严重些。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三人死亡,两百多人受伤。处于震中的大阪北部和京都传来了各种墙壁倒塌、站牌坠落、水管爆裂等图片,还有个便利店监视器录像显示刚发生地震的时候大家都有点疑惑地抬头看向窗外,然后突然剧烈晃动,大家马上冲出便利店。难得看到日本人民慌张的一面,因为每次地震我看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逃命而是扶住可能会倒下的东西(倒是也没错啦)。

电视中在解释地震原因
电视中在解释地震原因

总之,接下来的一周内可能还会有差不多级别的地震,新闻不停提醒大家要注意。特别在经历了第二次地震比第一次地震震级还要强烈的熊本地震后,举国上下都不敢掉以轻心。我在石页先生的提醒下,下午去超市买了些干粮,结果发现忘记买水。等晚上再去超市的时候水已经没了,好在最后还是在便利店买到了仅剩的两小瓶矿泉水,有总比没有好。另外经过这次地震get到了重启煤气的技能,原来日本的煤气在遇到一定级别的地震后会自动关闭,需要手动重启,这也是为了防止日本地震中最常见的二次伤害——火灾。


6月9日更新:凌晨五点又被摇醒,大概是经历了昨日的剧烈晃动,现在特别敏感,稍微一晃就醒。我哼唧了一声,石页先生转过来抱住了我。实在睡不着,就拿手机看了最新消息,果然是个小余震。再看发现凌晨零点半也发生了一次4级余震,只是我的所在地并没有太大震感。说服自己闭目养神,结果又被震醒,于是干脆起来恶补地震自救知识,总结起来就几行字:

保证生命安全最为优先,剧烈摇晃中尽量避开大型家具家电,躲到床或者桌子等坚固的遮蔽物底下;
地震缓和后注意不要踩到碎片割伤脚底,把门窗打开,一为逃生二为通风,然后关闭煤气和电源总开关;
用浴缸、脸盆、洗碗池等尽可能地储水,用于冲厕所;
拿出防灾包(包含保证全家存活三天的食粮,水=3L/人/日),确认房间内安全

稍微安心点了,但也到了起床时间。石页先生安慰我说,没事的,真的有什么也逃不掉的,不用担心那么多了。我倒是在想,在生命的危急关头我有哪些未完成的心愿呢?因为我最近状态不是太好,对所有事情都提不起兴趣。现在回想起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正在做的事,倒也没什么遗憾了。总之一切顺其自然,我能做到适当地努力就很满足了。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新加坡之行游记终于开篇了,撒花!最近兴致低落,对啥都提不起劲儿,要不是被地震震了一下,估计还在得过且过。不过确实也在自我调整中,每天做一点点总好过什么也不做。这次的游记还是按照芬兰&挪威之行的格式,分多次更新,这么做可以减少每次更新的工作量,提高更新动力,助我完成整理完全部照片的宏图大业。 先奶一口辣螃蟹再开始更博 这次的新加坡热夏之旅始于2017年7月15日,终于7月19日,头尾加起来不过五天,但对于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也足够了。遥想去年夏天(是的,更新拖了快一年),本打算利用日本盂兰盆节的长假出国畅游一番,毕竟处在自由自在的间隔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但天不遂人愿,因为我没有工作荷包缩水,实在赶不起旺季出行,只好强制错峰,亏得石页先生鬼斧神工的假期分配手腕,在七月份拿到了五日休假。那么这短短五天去哪儿好呢? 时间不长去不了太远的地方,不然......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