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屠鸭”

3月24日补充:雅思成绩出来了,和预想的差不多:总分6,听力6,阅读7,写作6,口语4.5。


3月8日妇女节也是赛恩第一次“屠鸭”的日子。“屠鸭”是奋战雅思考试的昵称,是不是又亲切又泄恨呐。不过赛恩倒是没有升学压力,只是为了 WHV,所以选的也是相对容易的 G 类。即便如此,赛恩由于非常担心自己的口语,所以早在两个月前就制定了复习计划。

果然一点都没有复习。于是再一次踏上裸考征途。豆哥是这么安慰我的:1.找工作重要,找到工作赚了钱考几次雅思都行;2.既然裸考干脆放轻松,说不定能超常发挥。我抱着“测试一下英语真实水平”的心情7点不到就出门了。

路途虽然有些曲折,但还是按照指定时间——8点之前来到了考试会场。办好手续进入考试教室,坐等了一个小时,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考试开始了。比托业合理的一点是,考试介绍都是用英语进行的,所以我也算比较顺利地待在英语地带,没有跑偏。可能是 G 类比较简单的缘故,个人感觉阅读做得最好,还有剩时间;听力也不难,但是没有把握好;写作就是小学生作文了,反正我追求的是意思的传达。

一般来说,笔试和口试是分开的,但赛恩为了不多跑一趟,所以选择了同一天进行。口试是最弱的弱项,曾经有过很不愉快的面试体验,所以非常惧怕说英文。外加最近找工作,面试说日语溜得不得了,想想和英语的差距眼泪就往肚子里流。不过我和英文的关系就是:英语虐我千百遍,我待英语如初恋。我还真就很喜欢英语,我就是喜欢学语言。

比预定时间早了10分钟到场,多紧张了10分钟。听人说中年妇女不好对付,所以一直在祈祷碰到个和蔼的大叔。老天待我不薄,碰上了一位“圣诞老公公”,眼睛是近乎透明的淡蓝色。不过我的口语实在有限,一分钟的陈述都没说满,到后面快结束了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语调有多么低,充满了不自信。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问的问题都能听懂并迅速做出反应,这跟平时的状态很接近,听懂了却回答不出来。另外还有个小插曲是,着急的时候蹦出了几个日语,哎外国人伤不起啊。

结束考试,有种特别对不起“圣诞老公公”的感觉。他都很亲切地鼓励我多说,可是我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给豆哥打了个电话倾诉了一下,便坐上回家的电车。第一次“屠鸭”结束了。其实我还蛮期待分数的,想知道我的真实水平到哪里。按照之前的托福换算的话,大概是6~6.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