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美容院理发

在日本,剪头发的地方分成两种:理容院和美容院。顾名思义,理容院就是整理仪容的地方,比如剪发、剃胡子、修眉毛等等,通常也被称为床屋(とこや)。而美容院则在理容的基础上附加美化效果,比如烫卷发、染发、化妆等等。一般来说男生去理容院,女生去美容院。但相信大家也知道,日本男生还是非常时尚的,所以现在并没有严格的性别区分,大多数男生都爱去美容院做头发。而去理容院的多是中年大叔和一些老爷爷老奶奶(中年妇女还是很爱美的哟,所以还是去美容院的居多)。

来日之前就听说理发很贵,特别是美容院,既然多了个美字,肯定收费会更高一些。于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剪头发,要去也是去理容院。再后来,由于认为理容院也不是很便宜,剪的也不是特别好,所以我们在超市买了理发套装,自己在家开起了“美容院”。就这样我们相互扶持过了一年多,虽然理发技术都有很大进步,但豆哥马上要开始就职,赛恩也要踏入职场了,所以我们决定好好去美容院剪一次头发(其实是发现有阪大生五折优惠我会到处乱说嘛)!

于是赛恩在近日超级热门的 Beauty Hotpepper 上预约了学校附近的美容院,单剪头发原价4200日元,打了五折后就是2100日元啦。不过一般来说,似乎去美容院只剪头发的人很少,大部分要不烫卷,要不染色,我们这对算是“异类”。话虽如此,人家的接待也还是很不错的。在等待期间,赛恩随手翻看边上的美发杂志,所有女模特儿都是染过色的,没见着一个黑头发。赛恩不解地问豆哥,为什么不留住黑发?豆哥说她们崇洋媚外。赛恩还是不明白:亚洲女生留金发也好看,留黑发也好看,但是欧美女生留黑发就 hold 不太住了。这么好的先天条件为什么要舍弃呢。还没想完这个问题,担当的理发师就来跟我们商量待会儿要剪的发型。豆哥要剪个就职活动的清爽发型,只要干净整洁就行。赛恩想要留长发,所以想让他修一下型好慢慢留起来。说清楚发型,确认了金额之后,理发师先给赛恩剪头发。

理发师抓了抓头发问,之前都在哪里剪的?答曰自己剪。理发师又问,你是拿着剪刀一点点剪么?赛恩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我和男友是互剪的。理发师恍然大悟。之后又随便聊了几句,很快就剪好了,还不错。接着理发师让赛恩等着洗头,跑去给豆哥剪了。他抓着豆哥的头发由衷地感叹:你女朋友剪得真好!没多久赛恩被叫去洗头,电动椅嗞得倒下去了!洗头小弟啪得往赛恩脸上盖了一块小手帕,让人一下就想到处死犯人时用浸湿的纸盖在脸上使其窒息的场景。这种“诡异”的做法想必是为了防止水溅到脸上,特别是女生大部分都是带妆去的。同时也为了洗头的时候目光没处放会尴尬。不过后者其实简单地闭上眼睛就能解决呢。就当赛恩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窃喜时,头发也洗得差不离了。小弟用指腹轻轻按摩,比国内的长指甲可舒服多了。回到座位上,豆哥也剪好了。就在豆哥去洗头期间,理发师吹干头发,修了几个地方,然后用电卷棒做了蓬松的型。豆哥由于等下要去打工,所以没有做发型。仔细想想如果做了发型,打工店的爷爷肯定会诧异的吧:你今天有约会嘛?

结账的时候并没有要求我们出示学生证,更有趣的是忘记找零,赛恩也忘记了,还是豆哥脑子灵。对方满脸歉意,不停地道歉,把我们送出了门。至此我们的第一次去美容院理发就献给了阪大坡下十字路口的 MODE K's 了(人家还是连锁店呢)!